刚刚更新: 〔林娇娇林荣〕〔丹宫之主〕〔觅仙道〕〔重生投资大佬〕〔上门女婿叶辰〕〔玄浑道章〕〔极品透视民工〕〔贞观憨婿〕〔古代美食评论家〕〔你是我戒不掉的甜〕〔战神无双九重天〕〔极品女婿〕〔听说你很拽啊〕〔农门婆婆的诰命之〕〔大佬退休之后〕〔重生弃少归来〕〔农家相公是个娇气〕〔天降女婿〕〔狂神战云妃〕〔帅教官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335章 沈三爷吃醋的后果
    江清柠听见声音朝着门口处望了望,见着那一群进退为难的陌生人,尴尬的吞了一口口水。

    沈烽霖托着她的腰,浑身都被她那粗鲁又野蛮的动作吓出了一阵冷汗,生怕她一个不留意受伤了。

    江清柠收回眼神,轱辘着两只大眼珠子目不转睛的盯着与自己零距离接触的沈三爷,嘴巴好像被黏上了。

    “先站起来。”沈烽霖的嘴被堵住了,几乎是从喉咙里发出来的声音。

    江清柠清醒过来,着急着站起身,却因为紧张,手脚僵硬,撑了好几次才成功的站稳了身体。

    她的脚边,洒落了一地的餐具。

    工作人员悄无声息的把地上的狼藉收拾干净了。

    沈烽霖若无其事般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随后扭头看向门口处呆若木鸡状态的一群人,道“请进。”

    江清柠已经无颜再面对任何人了,面朝着落地窗,一个劲的锤着自己米青虫上脑的头。

    大白天的让你想入非非,这下好了,所有人都知道是你霸王来硬上弓。

    朱琪的目光直勾勾的落在江清柠那微微隆起的小腹上,今早闹出的新闻,他们身为同行,自然也实时的关注着。

    在看到沈三爷结婚证的刹那,她有那么一瞬以为自己眼花认错了人,现在,女主角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所以说,她并没有看错人!

    这豪门,果真复杂。

    “她不是程家太子爷的未婚妻吗?”有人小声的嘀咕着。

    “是啊,怎么现在又成了沈三爷的夫人了?”

    “沈三爷请我们吃饭究竟是什么意思?”制作人着实纳闷,以他们那微不足道的身份,何德何能会被沈三爷邀请啊。

    “这里的海鲜很不错,都可以试试。”沈烽霖看着拘谨的众人,扭头望向旁边随时待命的经理,道“上主菜吧。”

    “是,三爷。”

    江清柠觉得自己的位置有些尴尬啊,三爷让她过来吃饭是所谓何意?眼前这些人又是什么人?

    “大家不是很好奇我夫人的身份吗?现在她来了,你们有什么问题但说无妨。”沈烽霖将甜品放入江清柠的盘子里,那呵护备至的样子真的是像极了慈祥又温柔的老父亲。

    采访团见状,哪里会放过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一个个急忙拿出吃饭的家伙,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对准了江清柠。

    别的话先不说,第一时间就来一张双人照,证明两人是同场出境。

    沈烽霖贴心的凑近了江清柠,并且相当熟稔的搭手在她的肩膀上,如此亲昵的动作,谁还会怀疑他们是逢场作戏?

    “笑。”沈烽霖低喃道。

    江清柠身体本能的弯了弯嘴角,露出一个仿佛是发自肺腑的真诚笑容。

    “江小姐——”朱琪迫不及待的将录音话筒递到了江清柠面前,刚说出一个称呼,便被一旁安静就餐的沈三爷打断了。

    沈烽霖一脸严肃道“她是我太太。”

    朱琪嘴角抽了抽,连忙换了一个称呼,“沈太太。”

    江清柠龇着牙,笑的有多虚伪就有多虚伪,她道“不是吃饭吗?怎么突然变成采访了?”

    “也是,先吃饭。”沈烽霖一挥手,所有摆在面前的机器一一撤去。

    朱琪话到嘴边又一个字一个字的被自己吞了回去,虽然低头不语了,但目光依旧炯炯有神的落在女主角身上。

    江清柠被看的心里有些发虚,抬眸,两两四目相接。

    朱琪非常礼貌的露出一个职业笑容,“沈太太,前段时间有记者曝光您背后有金主,所以说您背后的男人就是沈三爷了?”

    “难不成她身后还有别的男人?”沈烽霖看似说的风平浪静,眼神却是犀利的落在问出此话的朱琪身上。

    朱琪被瞪,心里瞬间被揪紧,急忙转移话题,“这家餐厅的海鲜真的好吃。”

    “或者说大家都以为今早上的新闻是真的?”沈烽霖从容淡定的放下了刀叉。

    江清柠手一松,刀具哐当一声落在了盘子里。

    偌大的餐厅,静若无人。

    朱琪头冒虚汗,果真自己不能太松懈,这一松就犯了沈三爷的大忌啊。

    这不是明摆着让沈三爷觉得自己被戴了绿帽子吗?

    是个男人都得生气啊。

    制作人看过来,龇牙列齿却是连大气都不敢出,只得小声的警告着“让你谨言慎行,你怎么就能放飞自我不顾后果?”

    朱琪心里也是悔啊。

    沈烽霖轻呷一口咖啡,不疾不徐的说着“媒体工作者的职责是让所有人知晓百事,上到国家大事,下到市井小民的鸡毛蒜皮小事,但唯一要求就是实事求是,绝不能虚假报道。”

    “是是是。”所有人应声附和。

    “今早的新闻让我很苦恼,也让我夫人名声受损,我想身为一个称职的丈夫,我不应该坐视不管。”

    众人心里一阵发毛,看来又有同行的饭碗保不住了。

    “程易当街轻薄我夫人,我会追究到底。”沈烽霖说的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一群人面面相觑一番,这沈三爷第一追责的人难道不应该是胡乱报道的记者吗?

    “丫头,你说对不对?”沈烽霖侧目。

    从那江清柠这个角度看过去,隐隐约约的竟然发现向来不苟言笑的沈三爷竟是嘴角带笑,那别有企图的样子,把狡黠演绎的入木三分啊。

    不知为何,江清柠竟然闻到了一股很特别的味道,好像是被打翻了什么醋缸子,空气里酸气沉沉。

    一顿饭后,餐厅里多余的人撤了下去,宽敞的地方,只剩下两人安静的坐着。

    沈烽霖刚站起身,身侧的小丫头便紧跟着一同起了身。

    江清柠挺着胆子与他面面相视。

    沈烽霖道“怎么了?没吃饱?”

    江清柠往前跨了一大步,离他更近了些许。

    沈烽霖倒是并不介意她的主动靠近,弯下腰,与她视线平行,“你想说什么?”

    江清柠打了一遍腹稿,随后高高的仰着头,几乎鼻尖都贴在了他的鼻尖上。

    沈烽霖不动作。

    江清柠一字一句,字正腔圆,“三爷,您是吃醋了?”

    “是。”他的回答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江清柠当真是没有料到他回答的这般镇定自若,以至于她想好的说辞愣是被他一个字的回复给弄得语塞了。

    江清柠捏住了她的下巴,感受着她湍急的呼吸完全喷洒在自己的脸上,正透过他细小的毛孔一点一点的渗进他的身体里。

    江清柠愣了愣,还没有反应过来,熟悉的味道忽然馥郁在鼻息间,他强势霸道的堵住了她的嘴,更是毫不怜香惜玉的一口咬住了她的唇。

    轻微的疼痛唤醒了她的意识,江清柠惊慌间尝到了一股甜腥味,那是血的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天官赐福〕〔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第一战神杨风〕〔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北玄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来〕〔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