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护花战神李航许沐〕〔秦羽夏晓薇〕〔七爷是个妻管严〕〔夏天周婉秋〕〔盛莞莞凌霄〕〔网游:每十小时创〕〔第一兵王〕〔在柯南世界装好人〕〔许若晴厉霆晟龙凤〕〔至尊神婿〕〔唐残〕〔叶昊郑漫儿绝世赘〕〔慕林〕〔小宝寻亲记〕〔太初符神〕〔王妃在京城当团宠〕〔木叶之贼手〕〔大国金融〕〔火种进化〕〔金刚不坏大寨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343章 设计
    程易只是出去抽了一根烟让自己冷静下来,只是一进包间,一见到让自己魂牵梦萦的那个人时,他心脏处那被囚禁的念想又一次疯狂的燃烧起来,一点一点肆虐着他的理智。

    这一顿饭,可谓是说不出来的尴尬。

    江清柠随意的吃了一点青菜,也寻思着这场戏快落幕了,她起身,道“我已经吃饱了,就不打扰你们谈正事了。”

    “我让司机送你回去。”江来刚拿出电话,手机号码还没有拨出去,另一道声音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程易一同起了身,“我送你。”

    一双眼,两双眼,所有人的眼几乎都同时落在了他身上。

    程家成厉声斥责道“还轮不到你送。”

    江清河脸上的笑容僵了僵,但很快又恢复了那大家闺秀该有的知书达理形象,她柔柔弱弱的说着“姐姐一个女孩子大晚上的回去确实不是很安全,程先生刚刚也没有喝酒,就麻烦你送姐姐回去了。”

    “不用了,我已经叫了车。”江清柠拿起外套,前脚刚出了包间,后脚就跟上了一人。

    程易执拗起来怕是十匹马都拽不回来,他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了她面前,用着不容商量的语气道“我送你回去。”

    江清柠摇头,“今天是你们见家长的日子,我确实是不应该出现。”

    “你是清河的姐姐,自然也是一家人。”程易低着头往前走着。

    江清柠看着他落寞的背影,微微摇了摇头,“表哥。”

    “姐姐。”江清河一路小跑着过来,“你忘了东西。”

    江清柠并不记得自己还有什么东西落在了包间里,正疑惑间,一股刺鼻的味道充斥在鼻间,她猛地睁大双眼。

    江清河一把扶住她,惊慌失措道“姐姐你怎么了?”

    江清柠头脑发胀,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蚕食着她的意识。

    程易听见声音急忙调转回头,“她怎么了?”

    江清河一脸无辜道“姐姐说她有点累,可能是怀着孩子的原因,要不让她休息一会儿再离开?”

    程易瞧着江清柠那顿失血色的脸颊,弯下腰打横将她抱了起来,“你去开一间房。”

    江清河自责道“也是我不对,明明知道姐姐身体不方便,还让她大老远的跑来。”

    “不怪你,这事先不告诉你父亲了,免得他担心。”程易抱着她往电梯间走去。

    卧房里,加湿器升起袅袅水雾。

    江清河拢了拢被子,压低着声音道“我留在这里照顾姐姐,你如果有事就走吧。”

    程易吞吞吐吐道“我、我也没事,我出去等你们,等她醒了,我送你们回去。”

    江清河关上了大门,瞧着床上熟睡不醒的女人,慢步走过去,不得不感叹一句“姐姐,你看看,咱们程先生见到你连魂都没有了,你说说看,他这般爱惜你,我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失魂落魄呢?”

    房间忽然静的可怕。

    程易一路魂不守舍的走到了酒店吧台前,“一杯威士忌。”

    “也给我来一杯。”沈天浩推着轮椅坐在了他面前。

    程易知道他是谁,冷哼一声,“你离我远一点,我不想看见你。”

    沈天浩却是不怒反笑,“同是天涯沦落人,我觉得我们应该一起

    喝一杯。”

    “谁跟你是一路人?”

    “你得不到你想要的,我得不到我想要的,你说我们是不是一路人?”沈天浩一口饮尽杯中酒。

    程易低头不语,一个劲的喝着闷酒。

    沈天浩自嘲般苦笑一声,“我懂你现在是什么心情,就跟我一样,有火在燃烧,快要把自己烧死了。”

    程易闭口不谈,又灌了自己好大一杯酒。

    沈天浩搭手在他的肩膀上,说的条条是理,“你为什么要放弃江清柠,她就在你眼前,你怎么能放弃她呢?”

    “你别说了。”程易烦躁的扔下酒杯,“我跟你不一样,我不会用不择手段的方法去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那是你没有完全失去过。”沈天浩质疑的瞪着他,“如果你知道自己这一错过就是一辈子,你还会义无反顾的说自己愿意放弃吗?”

    程易愣了愣,收回目光,继续喝着酒。

    沈天浩靠近他耳侧,“像个男人一样,别让你看不起的人看不起你。”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现在就看不起你,懦夫。”沈天浩大笑起来,一口咽下这苦涩的酒,“这酒都比你有味道,比你有分量。”

    程易摇晃着身子站了起来,目眦欲裂的瞪着敢轻视他的男人,吼道“我现在就让你看看,我够不够男人。”

    沈天浩摇晃着杯中烈酒,双目一瞬不瞬的注视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啧啧嘴,“可别让我失望啊,记者们还等着你给他们带去更有价值的新闻啊。”

    他好像都想好了明天的新闻头条该怎么写了程家太子爷与沈三爷夫人夜会酒店,彻夜未归,江清柠腹中之子是姓沈,还是姓程?真是扑朔迷离!

    沈天浩笑的无法自控,他重重的放下酒杯,满眼都是兴奋。

    突然间,他鼻间馥郁着一股熟悉的味道。

    沈天浩抬了抬眼,正巧对视上江清河那满目担忧的神色。

    江清河摸了摸他滚烫的脸颊,道“你怎么喝醉了?”

    沈天浩一把将她抱在怀里,“清河,你别离开我好不好?”

    江清河被他抱的快喘不过气了,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后背,“咱们别再这里说话,人太多了,我带你去楼上休息。”

    沈天浩醉的一塌糊涂,一个人软在轮椅上,动弹不得。

    江清河将他推进了电梯里。

    电梯合上的刹那,镜面上映着她高高上扬的嘴角,两眼都是藏不住的得意与狡黠。

    这一夜,真是有多刺激,就有多刺激。

    程易跌跌撞撞的进了房间,他晃了晃自己并不怎么清醒的头,踉跄着扑倒在床边。

    床上的女人还安静的熟睡着,他有多少夜晚都渴望着这般近距离的留在她身边。

    心里的谷欠望快要破胸而出,他颤抖着手轻抚过她的容颜,接触到的刹那,仿佛指尖都在发烫。

    时间,婆娑了秋风,诗化了伤痛,踏碎了这一枕黄粱美梦。

    记忆,淡化了闲愁,误酿了苦酒,摇曳了那一场残花邂逅。

    你说,让我忘了。

    却不知,我早已走火入了魔。

    如何忘,谈何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周仙吏〕〔天官赐福〕〔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第一战神杨风〕〔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北玄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来〕〔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