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宁王〕〔帝尊王妃〕〔一胎多宝之奶爸的〕〔江北辰王子晴_〕〔骆风棠杨若晴〕〔狐情一世缘〕〔从水浒到洪荒〕〔顾老太〕〔顾小鱼〕〔江黎〕〔陆总〕〔全职之怪物猎人〕〔陈文泽〕〔神魂丹帝〕〔林霄〕〔浴火狂少〕〔凌天宇〕〔不会真有人觉得师〕〔超级海岛大亨〕〔史上最强练气期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345章 我来借钱
    江清河战战兢兢的离开了房间,她望着记者群被轰赶之后那散落的满地狼藉,双手不自然的紧握成拳。

    就差最后一步,她甚至都想不明白沈烽霖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房间里,静若无声。

    江清柠自知犯了错,面壁思过的站在墙角,小手扒拉着自己的衣角,连哼都不敢哼一声。

    “过来。”男人毋庸置疑的命令声自她身后传来。

    江清柠扭了扭小脑袋,鼓着嘴,一小步一小步的挪了过去。

    沈烽霖瞧着她那认错的态度,真是气都气不起来,只得伪装着自己很生气的样子,加重语气道“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江清柠小声的嘟囔着,“我就来蹭顿饭吃而已。”

    “我是饿着你了?”沈烽霖又好气又好笑,她这样子就跟自己欺负了她似的。

    江清柠摇头,“就想着白吃白不吃。”

    “是我没用让你三天没开荤?馋到需要来蹭饭吃?”

    “不是,我这不是想着以后养孩子要花更多的钱吗?能省就省。”江清柠说的连自己都没有底气。

    沈烽霖是在中途转机回来的,一路奔波,结果她就给了自己这么一个理由,嗯,连理由都不算的狡辩。

    江清柠偷偷的观察了他一眼,咧开嘴笑了笑,“三哥,你不是出国了吗?”

    “你知道我这一趟损失了多少钱吗?”

    江清柠心里一咯噔,忙道“我错了。”

    “错在哪里?”

    “不该蹭饭。”

    沈烽霖哭笑不得,道“以后离你家里的那个好妹妹远一点。”

    “我时刻戒备着,就是不知道她用了什么东西,我一闻就晕了。”江清柠两只手搭在肚子上,小手没事就戳着宝宝玩。

    突然间,她神色一凛。

    沈烽霖见她面色急变,满脸自责的扶住她,小心翼翼道“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江清柠喜极,“三哥,宝宝动了。”

    沈烽霖愣了愣,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的手有些不自然的放在她的肚子上,轻轻抚摸着。

    他莫名的有些期待着。

    掌心里好像被什么东西弹了一下,他急忙缩回了手。

    江清柠惊讶道“他真的动了。”

    沈烽霖微不可察般点了点头。

    屋内其乐融融,屋外却是寒风瑟瑟。

    程易快哭了,他就这么上不去下不来的挂在酒店阳台上,脚底下是万丈深渊,他就这般死死的抓住护栏,真正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

    江清柠听见了什么异响,扭头看向虚敞的阳台玻璃门,愕然道“表哥还挂在外面。”

    沈烽霖充耳不闻般的哗啦一声将窗帘拉上了。

    “……”

    “……”

    程易扯着嗓子大吼大叫着,“把我、把我拉上去啊,我快掉下去了。”

    江清柠急了,“三哥,他会掉下去的。”

    “没用的男人。”

    程易凌空踢了好几脚,他真的是下不去啊,他甚至都想不通这个沈烽霖是怎么爬上来的,他是壁虎吗?黏在墙上就掉不下去了?

    沈烽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苦苦挣扎的家伙,道,“跳下去。”

    程易哭了,“我不敢。”

    “摔不死。”沈烽霖依旧说的冷冷冰冰,瞧那态度,似乎是不打算把他拽上来了。

    程易卯足了劲往上前爬,“拉我一把。”

    “跳下去。”沈烽霖还是

    那句话。

    “我跳不进去。”程易摇头,当真是不敢直接跳下去。

    江清柠站在一旁,摇旗呐喊着,“表哥,加油,我相信你。”

    程易瞬间犹如灌满了鸡血,深吸一口气,纵身一跃,完美落地,他骄傲的抚了抚自己的额前碎发,粲然一笑,“清柠,我做到了。”

    他高兴的难以自控,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啊。

    楼上却是没有人回复他。

    程易伸着脖子往楼上看去,“清柠,你看到没有,我跳下来了。”

    楼上依旧没有回复。

    程易落寞的看向大楼下的车水马龙,默默的滋生一种被全世界都抛弃的即视感。

    一夜闹剧,渐渐落幕。

    清晨,阳光柔和的从虚敞的窗户照耀进屋子。

    江清柠睡意惺忪的卷起被子,忽然清醒过来。

    她有些发呆的看着熟悉的房间,这才想起昨晚上被三哥抱回来的点点滴滴。

    “啊啊啊,全是三哥的味道。”她就像是个犯了瘾的病人贪婪般的闻着被子里的味道。

    “叮咚……”突兀的门铃声响起。

    江清柠站在玄关处,眉头紧蹙,她大概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这个小家伙了。

    沈昊廷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戴着口罩,整个人都给人一种病态的感觉,身材瘦弱,面色苍白。

    “三婶。”他摘下口罩,声音很低。

    江清柠给他倒了一杯水,“你最近好像都没有怎么去学校。、”

    沈昊廷立刻紧张起来,“我有点事,过几天再回学校。您、您怎么知道的?”

    “我上次路过你学校时想着去看看你,你老师说你请假了。”江清柠不知是不是孕期太敏感,她潜意识里觉得这个孩子很不对劲。

    沈昊廷面上难掩喜色,“你去找过我?”

    “嗯,你最近在做什么?”江清柠注意到他手背上的淤青,“生病了?”

    “没有。”沈昊廷急忙把双手缩回了桌子下。

    “你突然找我,是需要让我帮忙吗?”

    沈昊廷有些难以启齿,耷拉着脑袋,闷声不响。

    江清柠再道“你有什么事就说,别藏着掖着。”

    “三婶,我、我——”沈昊廷两只手就揪紧了裤脚,他每每话到嘴边又被迫咽了回去。

    江清柠被他这吞吞吐吐的样子憋得更急了,“别担心,你说吧。”

    “您能再、再借我点钱吗?”沈昊廷说的断断续续,本是苍白的脸瞬间变得通红。

    客厅,好像刹那间人去楼空了那般落针可闻。

    沈昊廷得不到回应,抬了抬眸,一见到对方正注视着自己,立马有心虚的低下头。

    江清柠语气凝重道“你先告诉我你拿钱做什么?”

    “有很、很重要的事。”

    “我上次给你的那张卡里,至少有五万,这么快,你就用完了?”江清柠实在想不通他一个小孩子能有什么天大的事。

    沈昊廷更是坐立难安了。

    江清柠看着他那卑躬屈膝的样子,不忍再逼迫,她温和着语气道“是不是生病了?”

    沈昊廷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强颜欢笑的摇了摇头,“我学校还有事,先走了。”

    “你刚刚才说你请假了。”江清柠挡住他的去路。

    沈昊廷不敢直视她的双眼,怯生生的低着头,卑微而无助。

    江清柠弯下腰,“你告诉我究竟怎么了?你要多少钱?”

    沈昊廷的声音几乎是低不可闻,“五十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我真的是正派〕〔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万族之劫〕〔穿成权臣的心尖子〕〔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