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环斗罗〕〔毒门太子妃〕〔雷霆具现师〕〔苏扬叶慧云〕〔精灵侦探社〕〔崛起在港综世界〕〔脑海里飘来一座废〕〔这是我的星球〕〔宁璃陆淮〕〔我真的只有一个老〕〔隋末之大夏龙雀〕〔大奉打更人〕〔我真不是仙二代〕〔一世龙皇〕〔叶慧云〕〔无限血核〕〔旧日盗火者〕〔王婿叶凡〕〔医婿叶凡〕〔妖魔哪里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350章 各自算计的宴会
    江清河回了房,瞧着桌上静放着的几只香薰烛,这可是些好东西。

    光是想想姐姐那天早上醒来,自己的身边躺着别的男人,又被沈三爷当场揭穿,那画面,一定很刺激。

    叔侄俩共枕一个女人,这剧情,电视剧都不敢这么编。

    太让人期待了。

    江清河将蜡烛一枚一枚的放回了盒子里,盼望着那一天早点到来,她可是迫不及待的等着江清柠沦落到跟自己一样的境地……走投无路。

    这是多么美妙的未来啊。

    “阿嚏。”

    房间里,江清柠忍不住的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她揉了揉发痒的鼻子,刚打开灯光,紧闭的房门便被人从外推开了。

    沈烽霖穿着睡衣,惊魂未定的站在门口。

    江清柠愣了愣,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只手已经不管不顾的贴在了自己的额头上。

    沈烽霖道“这天气凉,别着凉了。”

    江清柠忍俊不禁道“三哥,卧房的温度都快三十度了。”

    沈烽霖知道是虚惊一场,道“怎么一直在打喷嚏?”

    江清柠摸了摸鼻子,“可能是有人在偷偷算计我。”

    沈烽霖戳了戳她的小脑袋,“胡思乱想什么。”

    江清柠逮着机会一把抱在他的腰上,“三哥,你说的没错,这天气冷了,容易着凉。”

    沈烽霖没有揭穿她那点司马昭之心的心思,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道“你想说什么?”

    江清柠一只手扒拉着他的衣角,“我一个人睡就喜欢踢被子。”

    “睡吧。”沈烽霖直接躺下。

    江清柠忙不迭的躺在他身旁,黑暗里,他的身体轮廓有些模糊,她谨慎又谨慎的朝着他的方向伸了伸手,在即将碰到他衣衫的刹那,又认怂的缩了回来。

    沈烽霖连呼吸都慢了两拍,装聋作哑的等待她主动靠近。

    “三哥。”江清柠试探性的喊了一声。

    “嗯。”

    “我可以抱着你睡吗?”江清柠挺着胆子往他身旁挪了挪。

    “你身体不方便,别乱动。”沈烽霖嘴上虽然说着不允许,但却是主动的张开了手臂。

    江清柠枕在了他的胳膊上,一本正经的说着“我保证不乱动。”

    黑漆漆的房间里,没有人能够注意到他上扬的嘴角。

    江清柠屏住呼吸,美色在怀,她如何能坐怀不乱啊。

    沈烽霖听着她明显快一拍的呼吸声,开口道“又怎么了?”

    江清柠轻咳一声,“喉咙有点痒。”

    “要喝水吗?”

    “不是。”江清柠鼓着嘴,小声道“嘴巴它想亲亲你。”

    “……”这丫头还能再说的荒唐点吗?

    江清柠眼珠子转了转,“它保证不乱动,就亲亲。”

    沈烽霖面不红,气不喘,说的大仁大义道“好,就一下。”

    江清柠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那点小激动,兴奋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沈烽霖皱了皱眉,问“坐起来做什么?”

    江清柠吞了一口口水,“我得好好计划一下从哪里下口。”

    “……”她是不是最后还得再写一份三千字的报告书来抒发抒发自己当时的感受?

    江清柠目光灼灼的盯着秀色可餐的沈三爷,两只手紧张的无处安放。

    沈烽霖当真被她那色米米的样子逗乐了,道“睡觉。”

    “三哥,你是不是把我当成了那种女人?”

    “什么女人?”

    江清柠低下头,“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肤浅?”

    沈烽霖坐起身,嘴里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听得她掷地有声的自己反驳了自己。

    江清柠说的言之凿凿,“我绝对不是那种肤浅的女流之辈,我就是贪财又好色。”

    “……”还真是不谦虚啊。

    江清柠一把将他扑倒在床上。

    沈烽霖托着她的腰,感受到她的肚子正顶着自己的肚子,道“小心一点。”

    江清柠一口吧唧犹如蜻蜓点水般亲在了他的嘴上,随后翻身躺在了一旁,拉过被子将自己藏了进去,小声嘟囔了一句“睡觉了。”

    沈烽霖愣愣的躺在一旁,那不着痕迹的一吻恍若大旱天的时候不知道是谁扔了一把火在草地里,瞬间燎原了。

    江清柠怯怯的把被子拉卡一角,恨不得自己扇自己一耳光,你刚刚都说了些什么话?

    虽然你心里想的是那样,但咱们身为有骨气的三好青年,无论如何都应该矜持一点,理智一点,稳当一点。

    怎么能被区区美色捕获就失了分寸呢?

    “三哥。”江清柠不怕死的又喊了一声。

    沈烽霖沉稳的声音响起,“嗯。”

    “我还可以抱着你睡吗?”江清柠默默的往他身旁挪去。

    沈烽霖真是有苦说不出,他的小丫头就没有考虑过三十如虎这层意思吗?

    江清柠得不到回应,索性自己自作主张的抱住了他,反正现在的她可是挟天子以令诸侯,肚子里有货撑着,三哥肯定不会拒绝她的。

    沈烽霖望着枕着自己胳膊沉沉睡去的小丫头,抬起手,指尖轻轻的拂过她额前的碎发,眼中的宠溺都快将寒冬腊月的冰雪融化了。

    隔日,天色晴好。

    江清柠动了动自己僵硬的脖子,扭头看向连胳膊都举不起的三爷,傻傻发笑。

    沈烽霖手臂发麻,见着她的歪脖子,本是严肃的面容竟是破天荒的笑了起来。

    江清柠鼓着嘴,活脱脱的把自己气成了一只河豚。

    沈烽霖轻咳一声,“我让林栎给你请一个按摩师傅。”

    “三哥,你胳膊还好吗?”

    沈烽霖尝试着抬起自己发麻的胳膊,刚举了一半就放弃了,“没事。”

    江清柠笑而不语,拿起一旁的领带,有模有样的替他系上了。

    这一日,可真是碧空如洗,晴空无云。

    一晃数日。

    江清柠很不屑出席江清河的订婚,但受不住父亲一天十几趟电话的打,打得她耳根子都起了泡,这才不情不愿的答应了会准时出席。

    程家也算是低调,订婚仪式选在了距离京城几十公里外的林立庄园,几乎没有邀请任何宾客,大致只是一家人坐在一起吃一顿饭,唠唠闲话家常。

    陈思一大早便将衣帽间翻了个底朝天,每一件礼服都来来回回试了无数遍。

    江来穿着西装,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开口道“你选好衣服没有?”

    陈思站在镜子前,翻来覆去的捯饬着,“这件衣服会不会显得太花哨了?”

    “今天只是订婚,没有别的宾客,不需要太过隆重。”江来提醒道。

    “我当然知道只是订婚了,可是这也是我女儿的大喜日子,清河受了那么多的苦,好不容易苦尽甘来,我怎么能不精心打扮一番?”陈思继续试着衣服。

    江来扶额,“得了,你慢慢选,我先过去了。”

    陈思看着渐行渐远的背影,嘴角刚更是抑制不住的上扬着“我当然要好好打扮一番了,不然怎么去欣赏江清柠成众矢之的的这一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真没想重生啊〕〔万族之劫〕〔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第一战神杨风〕〔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大周仙吏〕〔北玄门〕〔天官赐福〕〔麻衣神婿〕〔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在秦朝当神棍李〕〔剑来〕〔飞虎战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