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石飞〕〔冷少的傲娇萌妻〕〔巅峰赘婿〕〔最强废婿〕〔林子铭楚菲〕〔龙婿林子铭〕〔上门女婿林子铭〕〔超凡强龙〕〔我,开局复活了远〕〔山野糙汉小娇娘〕〔一胎两宝:萧少的〕〔逆天丹帝〕〔最强医圣林奇〕〔帝皇神座〕〔刘大红〕〔第一仙师〕〔林诗语〕〔千古第一圣贤〕〔不好好搞科研就要〕〔我真的只有一个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352章 谁走错了房
    华灯初上,庄园内,一片喜庆。

    大红灯笼高高挂起,一盏接着一盏,美不胜收。

    江来张望着四周,对着身边的侍应说着“去找找清柠,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

    “是。”

    江来眉头不可抑制的皱了皱,刚准备亲自去找人,就被一人挡住了去路。

    程家成笑的春风满面,高高举起酒杯,“亲家,虽然咱们程易没有福气和清柠在一起,但我瞧着清河也是个好女孩,我当真欢喜。”

    江来连连附和道“是是是,程易能喜欢我家清河,是她的福气。”

    程家成看向正相聊甚欢的两个年轻人,叹口气道“这孩子从小就执拗,现在能想通,真是出乎我的意料,还是得多感谢清河,这孩子品行好。”

    江清河羞赧的呡了一口红酒,察觉到有人在注视她,抬了抬头,侧目望过去,与两位长辈一对视时,那笑容,有多甜就有多甜,如同扑面而来的似的,不知不觉就融化了,像是让人甜进了心坎里那般。

    程家成真是越看越欢喜,笑道“咱们喝酒,今天真是个好日子。”

    江来不敢拒绝,只得规规矩矩的陪着他痛饮好几杯。

    江清河喝了一点红酒,面颊殷红,她说着“我去趟洗手间。”

    程易点了点头,依旧独自喝着闷酒,企图用这微不足道的酒精味来麻痹自己。

    江清河一路上了二楼,酒店早早就准备好了新人喜房,偌大的卧房里铺满了一地的玫瑰花瓣,她拿出钥匙,推门而进。

    大红喜床上,静悄悄的躺着一人。

    江清柠没有反应的睡着,那娇艳欲滴的模样,可真是迷人啊。

    江清河喜笑颜颜的把香薰烛点燃了,瞧着那一丝一缕飘散开的香气,脸上的笑容更是绽放的花枝招展,更是难掩得意。

    “姐姐,你可得好好享受妹妹精心替你安排的一切。”

    江清河掩上了房门。

    落针可闻的屋子里,香薰几乎溢满了整个房间,浓浓的味道,让人如梦如幻那般。

    江清柠很难受,肚子里的宝宝像是装上了马达似的止不住的窜动着,窜得她想吐。

    “呕。”最终她还是没有忍住,一张口,吐在了地毯上。

    江清柠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瞧着陌生的房间,她安抚了一下还在鼓动的肚子,跌跌撞撞的从床上站了起来。

    这里是什么地方?

    江清柠晃了晃晕眩的脑袋,这才记起在洗手间内发生的一切。

    又是沈天浩!

    江清柠扶着墙

    缓慢的往大门口移去,这里不能久留,她必须要离开。

    走廊上空空荡荡,但清冷的空气让她混沌的脑袋终于有了一丝清醒。

    “天浩。”

    江清柠听见了楼梯间传来的声音,急忙东张西望一番,蹲在了两墙之间的卡缝处,完美的把自己藏了进去。

    “天浩,你怎么来了?”江清河推着轮椅从楼梯间走来。

    沈天浩直言不讳道“我来带你离开。”

    “今晚上我不能回去。”江清河止步。

    沈天浩诧异道“你还想留在这里做什么?”

    江清河急忙解释道“我刚刚去了酒店给我安排的房间,发现我姐姐在里面,她似乎不舒服的样子,我得守着她。”

    沈天浩毫不掩饰道“是我把她扔进去的。”

    江清河故作惊愕的掩住嘴,“你这是做什么?姐姐还怀着孩子,你把她弄晕的?”

    沈天浩点头,“程易不是喜欢她吗?我给他们制造机会啊。”

    “不可以这样。”江清河单手掩鼻,“我们不能这么做。”

    “清河,你放心,我会带你离开的,没有人再欺负你。”沈天浩紧紧的握住她的手。

    江清河似乎还在考虑,她的眼神飘渺不定,左右为难着。

    沈天浩激动的说着“只要程易得到了江清柠,他就不会再来把你当成替身了。”

    “可是——”

    “你放心,我已经安排好了,我在程易的酒里下了药,他会情不自禁的放弃抵抗的。”

    江清河轻咬红唇,“真的可以这样吗?”

    “你不要担心,一切都有我在。”

    “那、那,万一姐姐中途醒了怎么办?”江清河举措不定道“你先过去看看,如果她醒了,咱们就认命,好吗?”

    “我现在就去守着她,不会让她醒过来的,等程易喝的差不多进了房,咱们就可以功成身退了。”沈天浩兴奋的两眼都在冒光。

    江清河那犹犹豫豫的样子,真是把白莲花演绎的炉火纯青,她怯弱的说着“那我去看看程易。”

    江清柠躲在墙缝里,听着两人那步步为营的计划,还真是不愧是沆瀣一气的女干夫贱妇。

    设计我是吧,让你们捉女干在床是吧。

    江清柠扯了扯自己的领口,宝宝已经完全安静了下来,她小心翼翼的走到了房前,推开了一丝门缝。

    沈天浩依旧坐在轮椅上,只是老半天的没有一点反应。

    空气里那股清甜的味道里像是洒了蜜,他晃了晃头,眼前忽明忽暗,那

    微微有些弧度的被单下,真像是躺着一个人。

    沈天浩单手捏着鼻梁,尽量的让自己保持一丝清醒,他可不能惊醒熟睡的猎物。

    江清柠闻着从门缝里飘散出来的味道,本是安静的宝宝又开始鼓动了起来,她急忙关上门。

    就算她再单纯再天真,也能明白房间里多了什么东西。

    大厅里,程易已经喝得酩酊大醉,一个人东倒西歪的坐在椅子上,有好几次都差点摔下去。

    江清河扶住他,“你已经醉了,我带你去楼上休息。”

    程易靠在她的肩膀上,嗅着那熟悉的薄荷清香,他激动的抱住了她,“是你吗?”

    江清河莞尔,“是我啊。”

    程易任凭她把自己带走了。

    程家成故意沉着脸道“这两人也不知道分分场合。”

    江来笑,“新婚燕尔,总是这般腻腻歪歪,咱们老了,不能用我们那套老顽固的想法去约束孩子们。”

    江清河扶着程易进了另一间房。

    程易浑身发烫,他气喘吁吁的躺在床上,头晕目眩。

    江清河正准备脱了衣服,衣兜里的手机孜孜不倦的闹腾起来。

    她本是不在意这是谁的电话,但一瞧那号码,目色一沉。

    江清柠三个字很是刺眼的进入眼帘。

    “姐姐。”江清河温柔的轻唤一声对方。

    “清河啊,我很难受,你能过来一趟吗?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房间,花花绿绿的。”

    江清河眉头一拧,“就你一个人在房间吗?”

    江清柠明知故问道“难不成我房间还有别人?”

    “我马上过来。”江清河放下手机,这个沈天浩不知道在搞什么。

    难道是药效不对?

    江清河来不及多想,这千钧一发之际,可不得出一丝纰漏。

    贴着喜字的房间,一推开门便是一股馥郁芳香扑面而来。

    江清河连忙捂住口鼻进了房。

    屋子里黑漆漆的一片,连窗帘都拉上了。

    江清河尝试着喊了一声,“姐姐,你在哪里?”

    突然,她腰上多了一双手。

    江清河下意识的挣扎起来,“你是谁?”

    沈天浩已经失去了理智,发疯一样的压制着拼命挣扎的女人。

    江清河渐渐的适应了黑暗,她看着眼前人,沈天浩的瞳孔好像是红色的,像充血了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林平李静名字〕〔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古斯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