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护花战神李航许沐〕〔秦羽夏晓薇〕〔七爷是个妻管严〕〔夏天周婉秋〕〔盛莞莞凌霄〕〔网游:每十小时创〕〔第一兵王〕〔在柯南世界装好人〕〔许若晴厉霆晟龙凤〕〔至尊神婿〕〔唐残〕〔叶昊郑漫儿绝世赘〕〔慕林〕〔小宝寻亲记〕〔太初符神〕〔王妃在京城当团宠〕〔木叶之贼手〕〔大国金融〕〔火种进化〕〔金刚不坏大寨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353章 江清河和沈天浩躺在一起
    “天浩,你冷静一点,冷静一点。”江清河拼尽全力想要挣脱开他的钳制,奈何这疯狂起来的男人,哪怕下边半身不能动弹,也能压制着她动弹不得。

    沈天浩哪里听得进去,他就像是走进了一个满是雾障的森林,看不见一丝光芒,甚至都听不见什么声音,只一昧的知道自己浑身如同火烧一样,只要抓住什么东西,才能抵去他身体里的火焰。

    “天浩,我求求你清醒过来。”江清河的声音越来越渺小了,她只觉得舌头在发紧,喉咙处堵上了什么东西,脑袋里也开始被一种很混乱的想法占据。

    最终,两人失去理智。

    江清柠站在门外,听着里面那惊心动魄的动静,捂着肚子往后退。

    这画面,孩子不能看。

    “清柠,你在这里做什么?”江来找了她一晚上,没想到这丫头竟然跑来听墙角。

    江清柠被吓了一跳,打着哈哈回过头,支支吾吾的说的前言不搭后语,“我刚刚看见清河进去了,就想着她大晚上的进去干什么。”

    江来忍俊不禁的戳了戳她的脑门,“别站在这里了,这太晚了,我送你回去。”

    江清柠摇头,“您也说了太晚了,今晚上咱们就不回去了。”

    江来考虑一二,“也是,我让人准备房间,你早点休息。”

    “嗯。”

    江来走了两步又折了回来,“三爷不过来了?”

    “他应该开完会就过来了。”

    “行,正好我也有事要跟他商量。”江来的视线落在她那已经掩饰不住的肚子上。

    江清柠微微侧过身,“爸,您这是什么眼神?”

    “你这肚子越来大了,现在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你们俩的关系,他是不是还打算等孩子出世后才举行婚礼?”

    “这不是还早吗?”江清柠心虚的低下头。

    “再拖下去,别人一眼就能看出你是奉子成婚了。”

    “我会尽快举行婚礼,”苍劲有力的男人声音一遍又一遍的回荡在走廊上。

    江清柠听见声音的刹那,双腿早已是不受控制的朝着他跑了过去。

    沈烽霖温柔的揉了揉她的小脑袋,“我来接你回家。”

    江来刚刚还说的骨气铮铮,现在俨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只能干巴巴的笑着。

    沈烽霖面朝着准岳父大人,再次信誓旦旦的说着“您放心,我不会委屈了柠柠。”

    “是是是,我当然相信三爷的人品,只是这日子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孩子就大了。”江来摸了摸额头上的虚汗。

    江清柠握着他的手,“今晚上咱们就在这里住着吧,明早再回去。”

    沈烽霖想不出这丫头又在倒腾什么,但自己确实是没有多少力气,他点头道“好。”

    江清柠握上他的手,察觉到他手心里都是汗,又抬头看向他的额头,灯光照耀下,他头上竟是密密匝匝布满了汗水。

    “三哥,你是跑上来的吗?”江清柠问。

    沈烽霖道“没有,就是有点热。”

    江清柠看着他厚厚的深色大衣,“你穿的太多了,要不脱下来?”

    沈烽霖担心她真给自己脱了,忙道“现在不热了。”

    江清柠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但潜意识里觉得他就是不对劲。

    房间里,气氛甚是怪异。

    沈烽霖坐在椅子上,双手随意的叠放在膝盖上,他注意到头顶上空犀利的眼神注视,抬头,四目相接。

    江清柠蹲在他面前,开口道“三哥,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沈烽霖伸手刮了刮她的小鼻子,“胡说八道什么,这么晚了睡觉。”

    说完,他起身便准

    备离开。

    江清柠下意识的抓住了他的手臂。

    沈烽霖身体不由自主般颤了颤。

    江清柠皱紧了眉头,“三哥,你怎么了?”

    “没事,睡觉吧,我去隔壁。”

    江清柠跟着他一同走出了房间,却被他直接拒之门外。

    她贴耳在房门上,屏息听着里面的动静。

    沈烽霖坐在了椅子上,脱下了厚厚的外套,他拿出一早备好的纱布,哭笑不得的压在了伤口处,他这是在自找虐吗?

    但一想到那个丫头急的痛哭流涕的样子,咬咬牙自己就挺过去了。

    清晨,阳光灿烂。

    沈烽霖一打开门,突然从门缝中倒进来一颗脑袋。

    江清柠躺进了屋子里,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她捂了捂被撞疼的脑袋,急忙站起身。

    沈烽霖看着她,不说话。

    江清柠瞧着他的脸色,眉头紧蹙,“三哥,你脸色怎么这么差?”

    “你昨晚上就坐在这里?”沈烽霖握了握她微凉的双手,“为什么不回房间睡觉?”

    江清柠企图用傻笑唬弄过去,“就是、就是——”

    “以后别这么傻了。”沈烽霖牵上她的手,“饿不饿?我带你去吃点东西再回家。”

    “等一下,三哥,我还要看场好戏呢。”江清柠直接跑到了贴着喜字的房门前。

    沈烽霖不懂她的言外之意,就这般站在她身旁,“你想看什么戏?”

    “清柠?”程易捂着头疼不已的脑袋从走廊另一头过来。

    程家成昨晚也是喝的大醉,瞧着自家生龙活虎的儿子,拍了拍他的肩膀,“清河还小,你也不知道绅士一点,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幸好你旁边是我,不然就得让人笑话了。”

    程易有些糊涂了,不明道“爸,您在胡说什么?”

    程家成轻咳一声,“还得让我挑明了说吗?”

    “我昨天喝醉了,刚刚才发现自己睡在了别的房间里。”

    程家成霎时瞪直了眼睛。

    两父子面面相觑一番,似乎有什么答案呼之欲出。

    “亲家,你们一大早的就守在新人房间,难不成还想讨喜糖吃吗?”江来笑逐颜开的走来。

    程家成脸都青了,举起手正准备按门铃,又冷静下来,对着自己的儿子吼道“房卡呢?”

    程易胡乱的摸了摸自己的衣服口袋,拿出了房卡。

    程家成黑着脸将房门推开。

    江来还有些糊涂,但见着这里的气氛不对劲,也是不敢再说话了。

    喜房门被人粗鲁野蛮的推开了。

    江清河睡得糊里糊涂,听着响动声,浑身精疲力竭的坐了起来。

    “你、你们——”程家成一口气没有提上来,差点晕过去。

    程易不敢置信的瞪着未着寸缕的两人,他明明张着嘴在说什么,却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出声。

    江清河似乎记起了什么,裹着被子踉跄着从床上爬了起来。

    沈天浩头晕眼花,用力的晃着脑袋,在众目睽睽之下难受的清醒了过来。

    “啊。”江清河撕心裂肺的大喊了一声。

    沈天浩彻底清醒了,瞧着满屋子的一群人,再看了看衣不蔽体的两人,哪怕他再愚笨,也知道昨晚上发生了什么事。

    江清河抓住了程易的手,语无伦次的解释着“不是这样的,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也、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程易,你相信我。”

    程易愤怒的将她推开,嫌弃的擦拭着被她接触过的每一寸皮肤,只觉荒唐的往后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周仙吏〕〔天官赐福〕〔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第一战神杨风〕〔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北玄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来〕〔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