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渡劫之王〕〔不灭霸体诀〕〔鲲鹏归云〕〔药香农女今天成神〕〔传奇浪潮十八年〕〔陛下每天都在套路〕〔农家小福女〕〔大唐的玩家们〕〔农夫凶猛〕〔我的白富美老婆〕〔扶摇而上婉君心〕〔老公每天不一样〕〔我真不是狗官〕〔战神少帅项少龙云〕〔渡月桥边鸢尾花〕〔教父的荣耀〕〔洛诗涵战寒爵〕〔小街包子铺〕〔毒手医妃王爷被休〕〔强化医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355章 三叔受伤了
    车上,浓浓的血腥味再也无法忽视。

    江清柠执着的掀开他那厚厚的外套,却被他一手阻拦住。

    沈烽霖云淡风轻的说着“没事。”

    江清柠沉默中脱开了他的黑色大衣,指尖小心翼翼的从他的衣衫上捻过,接触到的刹那,指尖顿时可见一抹鲜红。

    红色的血灼痛了她的眼,泪水仿佛不要钱似的一颗一颗往外涌。

    她哆嗦着声音,自言自语的问着“为什么受伤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你不去医院?”

    沈烽霖拿出干净的手绢替她将染血的手指擦拭干净,“没什么,一点小伤而已。”

    “流血成这样,会只是一点小伤?”江清柠低下头,“三哥,你真把我当成一无所知的小屁孩吗?”

    “我自然相信你是个聪明的女孩子。”沈烽霖想了想,又道“聪明到可以将计就计,把敌人玩弄于股掌之中。”

    江清柠不由自主的红了脸,“你这是在夸我吗?”

    “与虎谋皮,稍不留意就得掉进坑里。”

    “我有分寸。”江清柠说的信誓旦旦,“各种狗血总裁小白文,各种无逻辑套路文,我都滚熟于心,计中计,我信手拈来。”

    沈烽霖忍俊不禁的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就怕你太得意而忘了形,和江清河一样赔了夫人又折兵,毁了自己的清誉。”

    “三哥,你怎么能把我和这种女人相提并论?我是自保,她是陷害,我们本质就是天壤之别。”江清柠回过神,“你这是在岔开话题。”

    沈烽霖微闭上双眼,“有点累。”

    江清柠急忙捂住自己的嘴,“我不说话了,你睡会儿,等到了医院,我再叫醒你。”

    沈烽霖突然张开手臂。

    江清柠有点懵,寻思着难不成是大老板有点累,需要让我按摩按摩才能入睡?

    于是乎,她很机智的替他敲敲腿,按按肩,保证把大老板伺候的舒舒服服。

    沈烽霖睁了睁眼,一本正经道“不是要抱着吗?”

    江清柠摇了摇头,“万一我一不小心压着了你的伤口,这可如何是好,我就——”

    沈烽霖一把将她揽了过来,心安理得的与她头挨着头。

    江清柠僵硬的连动都不敢动一下,只得安安静静的听着他平稳的呼吸声,不知不觉的满脸通红。

    车窗外的阳光落在玻璃上,照耀着她的脸更红更烫。

    医院

    江清柠走走停停的徘徊在手术室外,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血染得不成样子了,她却是装作看不见那般,一个劲的盯着那盏刺眼的红灯。

    “三爷情况怎么样了?”赵勤然一路心急火燎的赶来。

    江清柠两只手扒拉着裙角,她身上被染上了不少血,待她仔细一看时,当真是惊心动魄。

    赵勤然神色凝重道“看来情况不是很好。”

    “他怎么受伤的?”江清柠尽量保持着冷静,问。

    “科意的维森趁机刺了他一刀,他忙着去林立庄园接你,就随便的处理了一下伤口。”

    江清柠自责的低下头,“他为什么不告诉我?”

    “可能就是怕你现在这样子,我看你脸色不是很好,要不要先去休息一下,等他出来了,我再叫你?”

    江清柠直接坐在了椅子上,“我哪里都不去,就守在这里。”

    赵勤然站在她旁边,

    将半杯温水递给她。

    “三婶。”沈昊廷穿着病服,一路小跑过来。

    江清柠心里一咯噔,蹙眉道“你怎么跑来这里了?赶紧把口罩戴上。”

    沈昊廷看向依旧亮着灯的手术室,小心翼翼道“三叔没事吧。”

    “你听谁说的?”江清柠看向旁边的另一人。

    赵勤然被一口水呛了,他解释道“我可没有大嘴巴见谁都说。”

    “是二哥告诉我的。”沈昊廷喉咙发紧,说出的话就像是咬着舌头。

    “这个大嘴巴。”江清柠突然神色一凛。

    沈昊廷瞧着她绷紧了身体,下意识的往后望去。

    沈二乘神色匆匆的走来,目光凝重道“老三这是怎么受伤了?”

    “父、父亲。”沈昊廷怯生生的低着头,音如蚊音那般轻不可闻。

    沈二乘注意到一旁的小身影,诧异道“你怎么也在医院里?生病了?”

    “没事,就是感冒了。”沈昊廷说的底气不足。

    “生病了就别站在这里瞎掺和了,回你的病房去,病好了赶紧回学校,别以为成绩好就可以随随便便请假。”沈二乘言词很是严厉,几乎不带一点父亲该有的慈祥。

    江清柠每每话到嘴边又被迫咽了回去。

    “三婶,我先回去了,三叔一定不会有事的。”沈昊廷低低的说着。

    “这是大人的事,你一个小孩子别胡乱说话,也轮不到你来安慰谁,回去。”沈二乘沉着脸色,大概是很不想看见这个儿子似的,脸上写满了厌恶。

    沈昊廷脑袋埋得低低的,真是如同犯了天大的错那般,不敢为自己辩解一二。

    “二爷,您这话未免太言重了,昊廷是个懂事的孩子,您不应该这么对他。”江清柠将孩子护在身后。

    沈二乘斜睨了一眼多嘴的女人,道“虽然我三弟承认了你的身份,但我沈家可没有承认,江小姐劝你好自为之,别拿着鸡毛当令箭,你还不够资格。”

    “我虽然不够资格,但我不会把自己犯的错算在孩子身上。”

    “你这是什么意思?”沈二乘怒了,目光阴鸷的瞪着揭他底的女人。

    江清柠不甘示弱道“虎毒还不食子,我就算再不堪,也不会委屈自己的孩子。”

    “你,你——”沈二乘怒不可遏般抬起手,看那势头是打算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娃娃一点教训。

    向来沈家人都知道,沈昊廷就是沈二乘最不能触碰的导火线,也是他婚姻的污点,他决不允许任何人用这个污点来提醒他曾经犯的错!

    “二爷,您冷静一点,江小姐还怀着孩子。”赵勤然挡在两人中间。

    沈二乘目光如炬,抬起手指着沈昊廷,疾言厉色道,“你给我滚回去,别再让我看见你。”

    “我们不走。”江清柠紧握着沈昊廷的手,就这般岿然不动的站在原地。

    “三婶,我没事的,我先走了。”沈昊廷一步一步,走的甚是缓慢,好像每走一步,他的生命就会消失一点,在路的尽头,他便尘归尘、土归土,世上再无他沈昊廷。

    江清柠看得心疼,跟上他的脚步,“我先送你过去。”

    沈昊廷虚弱的摇着头,本是苍白的面色,彻底失了血色,他道“我能自己走回去。”

    “昊廷——”

    “就算是骂,也好过视而不见。”沈昊廷抬起头,眼中的光五彩斑斓,他觉得只要一伸手,应该就能握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