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武大帝〕〔穿越八年才出道〕〔洛婉〕〔大明最狠一个山贼〕〔贵妃每天只想当咸〕〔医武高手闯天下〕〔我在大明割韭菜〕〔旷世神胥〕〔司礼监〕〔入赘为婿〕〔慕斯盛莞莞〕〔不败神婿〕〔战锤巫师〕〔不败神婿〕〔史上最强练气期方〕〔不败战神秦惜杨辰〕〔方羽修炼五千年〕〔都市绝品仙尊〕〔炼气五千年李道然〕〔史上最强炼气期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358章 三爷的口是心非
    江清柠扭扭捏捏的出了洗手间,欲哭无泪甚是尴尬的看向床上与自己四目相接的男人。

    她要说点什么来挽回自己的形象呢?

    沈烽霖朝着她招了招手,“过来。”

    江清柠鼓着嘴,挪着小碎步,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慢慢的的走了过去,支支吾吾的不知如何启齿。

    “敢这么觊觎我的人,你是第一个。”

    江清柠羞赧的低下头,那发红发烫的耳根子时刻提醒着她赶紧找条缝把自己塞进去。

    沈烽霖还是那漫不经心的语气,说的不疾不徐,“敢这么对我的人,你更是第一个。”

    “……”江清柠两只手无处安放的薅着裙角,着实是像极了认真认错的乖孩子。

    “敢这么轻薄我的人,这辈子就属你一人有胆量了。”

    江清柠闭上双眼,认命的把自己的脑袋伸过去。

    沈烽霖瞧着她别扭的动作,问“怎么?想告诉我头已经洗干净,任我处置的意思?”

    “不是。”江清柠大义凛然道“我让你亲回来就是了。”

    “……”

    江清柠毫不知羞的把自己的头抵到了他的嘴边,笑嘻嘻的说着“我能屈能伸,不怕你轻薄。来吧,不用怜香惜玉,随便摧残我吧。”

    “咳咳咳。”门外,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人,来人正有些不好意思的掩嘴轻咳着。

    江清柠瞬间绷直身体,僵硬的扭动着脖子。

    江城道“我有敲门的,可能是你们交谈的太过认真,没有听见我的敲门声。”

    江清柠这下子脸红的更无地自容了,双手蒙着面直接跑出了病房。

    她刚刚都干了些什么?

    耍流氓就算了,还当着外人的面调戏沈三爷。

    江清柠脑袋重重的磕在墙上。

    算了,我以死谢罪把。

    她磕了两下磕疼了,揉了揉有些泛红的额头。

    算了,好死不如赖活着。

    病房里,江城有些进退为难,他觉得三爷他老人家注视自己的眼神很不对劲,似有一种冲动,想要杀人灭口。

    沈烽霖又恢复了往日那不苟言笑的面瘫脸,道“你这个时候跑来应该不是为了探病。”

    “苏菲娅不见了。”江城坐在椅子上,翘了起一腿,“连医生都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醒的,今早突然不见了。”

    “看来是筹谋已久。”

    “她失踪对我们没有好处。”

    “维森呢?”沈烽霖想要坐起来,挣扎了两下之后,还是放弃了。

    江城看着他像咸鱼一样翻腾了两下,最后还是翻不起来之后认命的躺了回去,隐忍不笑道“还在羁押室里,执刀伤人,罪名不轻。”

    “她肯定会想办法把她父亲弄出去的,派人守在维森周围。”

    “嗯,你这边需要加派人手吗?”

    “一个女人我还能对付。”沈烽霖望向病房门口,“你可以走了。”

    江城笑了笑,看那样子似乎是不打算离开。

    沈烽霖道“你笑什么?”

    “三爷这么着急把我赶走,是为了让那个小丫头进来吧。”

    “知道的太多对你而言没有好处。”

    “是是是,我这就去把她找回来。”江城看破不说破,哼着曲儿的出了病房。

    n

    bs  江清柠听着背后的脚步声,立马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那般,头抵着墙,面壁着。

    江城走到她身后,悠哉悠哉的说着,“我家老三挺闷骚的,他嘴上越是不愿意,心里就越是期待,这种欲拒还迎的感觉,他非常享受。”

    江清柠面红耳赤道“我听不懂江先生的意思。”

    “你听不懂没关系,你只要记住就行了,三爷的不要就是要,三爷的不喜欢就是喜欢,三爷的不可以就是可以。”

    江清柠顿时茅塞顿开,点了点头,“我会记住的。”

    夜,静了。

    清晨的曙光从白纱中照耀进来,暖暖和和的落在地板上。

    一双赤脚踩过厚厚的地毯,站在了窗口处。

    江清河瞧着院子里走来的身影,虽然距离有些远,但她也能看清楚他脸上的疲惫。

    看那样子,应该是彻夜未眠吧。

    姐姐,你瞧见了没有,这男人啊,就是这么容易上当。

    客厅里,江来无话可说的坐在沙发上,茶气氤氲在眼中,他甚是无望的摇了摇头。

    程易坐姿拘谨又严肃,同样是默不吭声。

    江夫人亲自煮了一杯咖啡,端放在客人面前,同样是哭得两眼又红又肿。

    “谢谢。”程易干哑着声音道。

    “我去看看清河起来了没有。”江夫人单手掩了掩鼻,那样子,好像又要哭了。

    程易一听这个名字,身体不由自主的挺得更直了。

    江来狠狠的灌了自己一大口浓茶,他道“我知道我现在再解释什么,都是枉然,但我相信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清河再糊涂,也不可能会在这一天干出这种诨事。”

    “我昨晚上想了很久,我既然答应了娶她,我就应该相信她。”程易道。

    江来诧异的抬起头,“你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会娶她的。”

    “你说——”

    “虽然很荒谬,但我应该相信她。”程易喝了一口咖啡,同样是喉咙发紧,“不管我父亲同意还是不同意,婚期照旧。”

    江来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慌乱,他站起身,有些不知所措道“程易,你如果、如果觉得清河她、她不干净了,没必要委屈自己,我们江家不想亏欠你。”

    “江叔叔,我是认真的,无论清河和沈天浩之间有什么过去,我相信清河已经处理好了,从她答应我的那天起,她已经想好该怎么做了。”

    楼梯处,传来脚步声。

    江清河穿着单薄的连衣长裙,面容憔悴的看着说的斩钉截铁的男人,水汪汪的大眼睛里,瞬间泪如雨下。

    那凄然又绝美的样子,真是让人心疼极了。

    程易放下咖啡杯,朝着她走去,“我会给你和孩子一个未来。”

    江清河轻咬红唇,微微摇着头,“你没必要强迫自己做不愿意做的事,我不怪你,是我自己福薄。”

    “昨晚上我仔细的想了一整晚,江叔叔说的没错,你就算再糊涂也不可能会在我们的订婚典礼上搞出这种事,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隐情,我会调查清楚,还你一个清白。”

    “对不起,是我让你为难了。”江清河哭得梨花带泪。

    程易抱住她,轻声细语的安抚着,“别哭了,我的承诺从来都不是说说而已,我会言出必行,婚期照旧。”

    江清河依偎在他怀里,哭得更是不成样子,“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好好的,等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林平李静名字〕〔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