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霹雳之圣星之行〕〔我的师傅每到大限〕〔小阁老〕〔诸天最强肉盾〕〔豪婿临门王锐卫清〕〔仙草供应商〕〔我家王妃是逗比〕〔港九枭雄〕〔我家反派女主追夫〕〔契约总裁:冤家甜〕〔夜半鬼点灯〕〔甜蜜定制计划〕〔霍格沃茨之血脉巫〕〔攻心为上老公诱妻〕〔女主林辛言男主宗〕〔总裁诱妻成瘾〕〔树海林深〕〔一品荣华之医妃要〕〔林梓言宗景灏的故〕〔林辛言宗景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359章 偷袭
    医院内,人来人往。

    江清柠前脚刚出医院,就发觉身后有人尾随,她立刻加快脚步。

    “咚咚咚。”一连串的杂碎声从花坛后传来。

    江清柠紧张的连头都不敢回,站在路边招呼着计程车。

    “你跑什么跑?”沈天浩上气不接下气的从草丛里窜了出来,他抄的近路,一路走得跌跌撞撞,有好几次都差点从轮椅上滚下来。

    江清柠高悬的心脏缓缓的降下来了,她瞧着不请自来的家伙,开口道“你跟踪我干什么?”

    “我什么时候跟踪你了?我刚看见你出来就滑过来了,是你跟见了鬼似的一个劲的往前跑。”沈天浩扯掉脑袋上的杂草,恶狠狠的瞪着她。

    江清柠反应了过来,这个家伙肯定是来者不善。

    沈天浩沉着脸色,别有企图的上下打量着她。

    “你想做什么?”江清柠把包包攥在手里,“你可别乱动,否则别怪我欺负你这个残疾。”

    “我和清河的事是你搞出来的,对吧。”沈天浩直接开门见山的撕开这层纱。

    江清柠不置可否,“是我又怎样,还不是因为你们心术不正,才会偷鸡不成蚀把米。”

    “你在房间里放了什么药?”

    江清柠笑了,“你觉得我有机会吗?”

    沈天浩眯着眼,“你少搬弄是非,不是你还有谁?”

    “啧啧啧。”江清柠一副看待傻子模样的看着他,这孩子究竟得多天真才会相信道貌岸然的绿茶婊江清河啊。

    沈天浩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了轻蔑,她是在嘲讽自己?

    江清柠直言不讳道“就是挺可怜你的,江清河这摆明就是陷害你跟我啊,亏得你还一根筋的扑在她身上。”

    沈天浩牙关咬得紧紧的。

    江清柠还不忘火上浇油道“别傻了,她就是意图你跟我睡在一房间里,然后第二天大摇大摆的领着一群人来捉女干。”

    “你别以为我听不出来,你是故意这么说,想让我怀疑清河。”

    “真是个可怜的孩子。”江清柠等到了计程车,上车前,再一次看了看还在自欺欺人的沈天浩,摇了摇头。

    沈天浩只是想要一个结果,想麻痹自己,事情的真相不是他们所有人猜测的那样。

    清河不会这么对他,清河不会这么算计他。

    可是江清柠又好像没有说错,这个局从一开始就是清河设计好的。

    “叮铃铃……”车上,江清柠本是不打算接听这个电话,但对方却似乎猜出了她的心思,一遍又一遍的打过来。

    “你想说什么?”江清柠被吵得头疼,语气不耐道。

    “姐姐,我在你房间里找到了一个东西。”

    江清柠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发嗲声音,头皮都在发麻,毫无耐心道“谁允许你进我房间的?”

    “薛妈说好久没有打扫了,我就替你打扫了一下,在你的抽屉里找到了一个盒子,我一个不小心摔坏了。”

    江清柠目光一聚,盒子?

    “里面好像有什么粉末撒出来了。”江清河又说着。

    “你给我滚出去。”江清柠几乎是咆哮着吼出来。

    正在驾驶车子的司机也被她吓了一跳。

    江清柠忙道“师傅,枫林路别墅区。”

    计程车后的

    几辆奔驰同时掉头,紧跟其上。

    江清河挂断了电话,笑靥如花的把玩着手里的木盒子,又拨出一个号码。

    “你说的地方我已经到了。”苏菲娅站在荒寂的后院,杂草几乎都有一人高。

    江清河道“我姐很快就会过去了。”

    “你最好没耍我。”苏菲娅放下手机,拨开身前那茂密的草丛。

    别墅前,计程车稳稳的停在路边。

    江清柠一路心急火燎的跑进了宅子里。

    不远处,几辆奔驰也一并停了下来。

    “江先生,沈太太回了江家。”保镖汇报着情况。

    “守在那里,别让任何闲杂人等靠近。”

    别墅里,江清河笑意盎然的从楼梯上走下来。

    江清柠气喘吁吁的瞪着她,“盒子呢?”

    江清河一脸无辜道“我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了,好像是你母亲的骨灰,我这才发现我犯了错,所以我已经替你把盒子埋起来了。”

    江清柠抬起手一巴掌不留情面的打在江清河脸上,怒不可遏道“谁允许你动的?”

    江清河被打懵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回过神,她委屈极了,说着“我这不是想着让你母亲入土为安吗?”

    “你埋在哪里了?”江清柠抓紧她的胳膊。

    江清河轻咬红唇,“后院。”

    江清柠将她推开,拿起院子里的铲子就往后院跑去,丝毫不顾及自己那四个月的肚子,一个坑一个坑的刨着。

    江清河捂着红肿的脸,道“我想着要找个风水宝地,得是人杰地灵的地方才能让你母亲入土为安,所以我埋在了那颗黄果树旁。”

    江清柠有些力竭,头也不回的跑向了那棵参天大树。

    阳光洒下,树影潺潺。

    江清柠蓬头垢面的挖着坑,一边挖着一边暗暗的咒骂着“江清河,你这个瘪犊子究竟埋了有多深?”

    “铿铿。”铲子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

    江清柠急忙丢开铲子,就这般用手将泥土刨开。

    盒子上布满了泥土,脏的已经不成样子了。

    江清柠小心翼翼的擦拭着,把盒子上的灰土全部抖干净。

    突然间,她身前的阳光被一道身影挡住了。

    江清柠下意识的抬起头。

    来人逆着光,五官模糊,但她却能看出大概,这个人满脸堆着笑,笑得很贱很贱。

    苏菲娅捡起了被她丢弃在一旁的铲子,扬唇一笑,手里的铲子高高的挥下。

    “嘭。”江清柠只觉得双眼被一片血色染红,她甚至都来不及叫一声,就这般倒在了地上。

    盒子滚在了地上,里面仅剩的一点骨灰完全洒了出来,慢慢的融进了泥土里。

    江清柠拼了命的想要把撒出来的骨灰捡起来,手指头往盒子方向伸了伸,脑袋却像是破了一个口子,寒风肆虐的往那个口子里灌去。

    她痉挛了两下,再也没有了力气。

    苏菲娅走到了盒子前,铲子抵在那个早已上了岁月的木盒子上,她笑着说“很珍惜这个东西?”

    江清柠张了张嘴,大概是在求着“不要,不要。”

    苏菲娅不容犹豫,铲子一挥,木盒子瞬间四分五裂,里面残余的骨灰也是随风而散,一点不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林平李静名字〕〔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古斯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