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薄川〕〔重生后我成了护夫〕〔隆武大帝〕〔暴君的鲛人崽崽三〕〔秦芷芯陆慕白〕〔总裁夫人不省心〕〔苟仙人〕〔庆荣华〕〔萌宝助攻爸比这是〕〔总裁的淘气小娇妻〕〔快穿之说好的只是〕〔宫里有位小霸后〕〔穿越星际妻荣夫贵〕〔长夜余火〕〔全世界只有我知道〕〔我在1994〕〔大小姐她又A又飒〕〔我有一座无敌城〕〔掌家娘子的团宠日〕〔王爷,王妃又去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360章 江清柠失踪了
    “滴答滴答。”废旧的仓库库房,水滴从破损的水管子里渗漏出来,一滴一滴的落在那被遗弃的钢管上。

    肮脏的地面上躺着一个人,女人修长的指尖上被染上了不少血液,血迹已经呈现半凝固状态,随着她轻微的动作,血珠融进了地面的灰土里。

    江清柠觉得很冷,身体里像是破了一个洞,寒风拼了命的往她身体里灌去,冻得她一个劲的颤抖着。

    黑漆漆的库房里,静的人心惶惶。

    江清柠睁了睁眼,后脑勺一跳一跳的疼痛着,她尝试着让自己坐起来,刚一动,身体又一次不堪重负的倒在了地上。

    轻微的震动似乎惊着了孩子,她感受到肚子传来难以忽视的刺痛,如同针扎一下,疼的她动都不敢再贸然的动一下了。

    明月当空,四下静籁。

    林景瑄神色匆匆的下了车,瞧着身后迎风而站的一群保镖,面色凝重道“从上午进去后一直都没有出来了?”

    “是。”保镖如实回复道,“我们也不方便进去打扰。”

    林景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按响了门铃。

    “叮咚……叮咚……”

    薛妈打开了大宅铁门。

    林景瑄脸上挂着谦虚有礼的微笑,站在客厅里观察了一番四周,道“江小姐在家吗?”

    薛妈看向楼梯处,江清河一如既往打扮的落落大方,粉色连衣裙下,那双大长腿真是又白又扎眼。

    林景瑄轻咳一声微微侧了侧身,“我说的是大小姐。”

    薛妈道“大小姐上午回来过一次,待了一会儿就走了。”

    “走了?”林景瑄眉头一蹙,“可是没有人看到她出门啊。”

    “姐姐早就走了,我们不知道她去了什么地方。”江清河的声音特别娇气,那发嗲的语调,听得人啊,心扑通扑通直跳。

    林景瑄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噤,他纵横情场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当真像江清河这种撩人的声音甚为少见,再配上她那一双又直又白的长腿,是个男人都想多看两眼。

    俗,俗的让人心旷神怡,按耐不住啊。

    江清河继续说着“林先生是有很重要的事找我姐姐吗?”

    林景瑄回过了神,“江家只有一个出口吗?”

    江清河道“是啊——”

    “还有后院可以离开。”薛妈打断了江清河的话。

    江清河脸上的笑容一僵,忙道“后院的草都快有两米高了,姐姐没事怎么可能会从那里离开?”

    林景瑄捕捉到江清河眼中那一闪而过的仓惶,说着“麻烦领一下路。”

    江清河尽量的稳住自己的镇定,看着离开的两道的背影,双手紧握成拳。

    薛妈打着手电筒,紧张道“大小姐不会出事了吧?”

    林景瑄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惴惴不安着,手电光照耀在四周,夜深人静的后院,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萧瑟感。

    “血?”薛妈突然一惊一乍的叫了一声。

    林景瑄急忙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过去,手电的光反射着地面上的一团深色痕迹,痕迹长达几米远,就像是有人受了伤被一人拖着走而留下的血路。

    薛妈跌坐在地上,胆战心惊的指着杂草丛里染血的铁铲,

    “怎么办?大小姐受伤了吗?”

    林景瑄冷静不下来了,双手颤抖着拿出手机。

    “我还想着叫你出来喝两杯,地点我发给你了,赶紧的,半个小时到不了,你知道处罚后果的。”裴熙那玩世不恭的声音混合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声,搅得林景瑄更是心绪不宁。

    林景瑄喉咙里像是卡上了一颗核桃,他很努力的想要组织好自己的语言,却是说的语无伦次,更有好几次连他自己都没有听见自己在说什么。

    裴熙听着对方断断续续的说了一大串话,音乐声太响,他当真是一个字都没有听清楚,打趣道“你别像个娘们儿一样支支吾吾了,赶紧的,我挂了。”

    “江清柠失踪了。”林景瑄几乎是咆哮出来的。

    在那一刹那,音乐声戛然而止。

    裴熙听清楚了,连带着在他旁边喝的正兴的赵勤然也听得清清楚楚。

    两人面面相觑一番。

    林景瑄喘着粗气道“江家后院留下了一大滩血迹,我想她肯定是被人打晕了带走的。”

    “你没玩我们吧,这事可不能乱开玩笑。”

    “我是有九条命嫌命多找死吗?”林景瑄稍稍冷静了些许,“赶紧找人吧。”

    赵勤然站起身,“这事先不能通知三爷。”

    “你确定瞒得住?”裴熙松了松领带,“江城上午才说苏菲娅失踪了,那个小丫头现在就不见了,你觉得这只是巧合吗?”

    “不像是。”

    裴熙目光一定,“恐怕有人已经先我们一步通知三爷了。”

    赵勤然拿起外套,“那你还愣着做什么,去医院啊。”

    裴熙甚是惋惜的看了一眼刚刚开瓶的拉菲。

    “你还愣着做什么?”赵勤然站在门口喊了一声。

    “啪。”裴熙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巴掌,“我竟然在兄弟和红酒之间犹豫了。”

    医院里,早已是人去楼空。

    赵勤然摸了摸床上的温度,道“怕是已经离开有一两个小时了。”

    裴熙不停的喘着气,后背一阵一阵发凉,他说着“还是让那个女人有机可乘了。”

    “少说废话了,调监控吧。”赵勤然走到窗边,面色严肃的拨打着电话。

    通往城外的高速公路,一辆轿车以着一百五十码的时速不要命的穿梭在车流中。

    沈烽霖双手紧握着方向盘,看着手机上闪烁的红点,他几乎已经将油门踩到了最底处。

    月夜下,汽车绝尘而去。

    “滴答滴答。”水流声还在继续,墙角处有老鼠在啃食什么东西,那磕磕磕的细碎声音太过刺耳。

    江清柠攒了一点力气,缓慢的坐起身,她环顾着陌生的四周,伸手摸了摸疼痛不已的脑袋,伤口已经结痂,但只要她一碰,新鲜血液就会涌出来。

    看来伤的不轻啊。

    “真的是几天不见,江小姐越发丰腴了起来,瞧瞧这肚子都大了好几圈了。”阴测测的笑容从不远处响起。

    江清柠看着越来越靠近自己的影子,月光忽明忽暗的落在她的眉梢间,将她眼底那放肆的笑容照耀的无处遁形。

    苏菲娅将视线投掷到她微微隆起的小腹上,嘴角高扬,“去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真没想重生啊〕〔万族之劫〕〔在港综成为传说〕〔第一战神杨风〕〔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大周仙吏〕〔北玄门〕〔天官赐福〕〔麻衣神婿〕〔穿梭在轮回乐园〕〔剑来〕〔我在秦朝当神棍李〕〔飞虎战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