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渡劫之王〕〔不灭霸体诀〕〔鲲鹏归云〕〔药香农女今天成神〕〔传奇浪潮十八年〕〔陛下每天都在套路〕〔农家小福女〕〔大唐的玩家们〕〔农夫凶猛〕〔我的白富美老婆〕〔扶摇而上婉君心〕〔老公每天不一样〕〔我真不是狗官〕〔战神少帅项少龙云〕〔渡月桥边鸢尾花〕〔教父的荣耀〕〔洛诗涵战寒爵〕〔小街包子铺〕〔毒手医妃王爷被休〕〔强化医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366章 你好,合葬吗
    沈烽霖愣了愣,又装作什么都不知情的样子倒着汤。

    江清柠越想越是想不通,嘀嘀咕咕的自话自说着“我百思不得其解,这女人是什么时候跟我表哥扯上关系的。”

    沈烽霖将汤碗递到她面前,“喝汤。”

    江清柠搅着汤勺,继续道“你说她是不是也对我表哥下了药?”

    沈烽霖忍俊不禁道“你就没有怀疑过?”

    江清柠不明所以,“我怀疑什么?”

    “你和江清河长得挺像的。”

    “咳咳。”江清柠被一口汤烫了舌头,她连话都捋不顺了,哭笑不得道“我们是长得有点像,但我表哥也不至于老眼昏花认错了我们两人吧。”

    “一个人在失去另一个人的时候,总是会做出一种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比如就是这件事,他可能只是想找个影子,你江清柠的影子。”

    江清柠突然觉得后背阵阵发凉,她表哥这般情深义重,怕是要走火入魔了。

    她不敢再深入乱想,只得吞吞吐吐道“我表哥不可能这么糊涂。”

    沈烽霖也不打算反驳她,只是轻轻的指了指自己的嘴。

    江清柠眨了眨眼,实在是看不懂他的意图。

    沈烽霖再擦了擦自己的嘴。

    江清柠微微皱眉,腹诽着难不成是三哥一听说自家表哥觊觎自己,所以吃醋了,让自己亲他一下补偿补偿?

    这该死的老男人,情情爱爱的事都表现的这么闷骚。

    沈烽霖轻咳一声,见她半天看不懂,索性直接揭穿道,“嘴——”

    江清柠伸长脖子吧唧一口亲在了他的脸上。

    沈烽霖感受到他糯糯的唇带着余温碰在了自己的脸上,唇齿间似乎还留着鸡汤的浓香,不止好闻,还很醉人。

    江清柠面红耳赤的搅着汤匙,“就算我表哥对我如何的想入非非,我心里都只有你一个人。”

    沈烽霖被她那夯实又羞赧的样子逗乐了,朝着她伸出右手。

    江清柠见着他越来越接近自己的手,小心脏扑通扑通直跳,心里打着鼓,三哥难不成是觉得自己那蜻蜓点水的一吻就像是挠痒痒一样不够猛烈,所以打算用手把自己勾过去,然后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各方位来一遍吗?

    她情不自禁的低下了头,虽然是新婚燕尔,情到浓时不由自己,但毕竟是医院,这被人看见了多不好意思啊。

    沈烽霖的指腹轻轻的擦拭过她的唇,轻声道“嘴上有多东西,别乱动。”

    江清柠的脸刚开始还只是一点泛红,像还没有成熟的西红柿,绿中只带着一抹红晕,只是在他说出这句话之后,脸色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成熟了,红的闪亮亮的,跟刷了一层油漆之后,还反光。

    “喝吧。”沈烽霖抽出一张纸擦了擦手上的油,装作没有看见她窘迫的样子,说着“江清河跟你说的她怀孕了?”

    江清柠脑袋似乎还没有转过弯,一时半会儿没有了反应。

    沈烽霖用着手指点了点她的额头。

    江清柠立刻坐直身体,傻乎乎的笑着。

    沈烽霖道“江清河告诉你的?”

    江清柠点头,“她还

    特别得意,这女人怎么那么命好,孩子就跟开玩笑似的,说怀上就怀上了,那她上辈子是接生婆吗?”

    “你就没有怀疑过她说的是真是假?”

    江清柠瞬间哑口,她自然是不可能会怀疑真假,只是三哥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江清河肚子里的孩子是假的?

    “我就随口一说,就如你说的那般,这怀孩子哪有那么轻松,更何况我相信你表哥的为人,他不可能会糊里糊涂到跟江清河乱搞,所以说,他们之间只有一次的机会。”

    “一次就中?”江清柠越发稀奇了,“还真是应了那句话,旱的旱死,涝的涝死,命啊。”

    “你从哪里学到的这些五花八门的词?”沈烽霖轻轻的碰了碰她的头,避开着她的伤口,只要一想起那个破开的口子,他到现在浑身都在冒冷汗。

    “萌萌告诉我的。”江清柠吐了吐舌头。

    “徐小姐好像还没有男朋友。”

    “像她这种性子确实难。”

    沈烽霖问“什么性子?”

    “三哥,如果我们初次见面,我就对你说,你好,合葬吗?你会怎么想?”江清柠反问的很认真。

    沈烽霖尝试着幻想了一下那种局面,这怕不只是轻浮那么简单吧。

    江清柠依旧是严肃着一张脸,“她这见谁长得帅就扑上去的秉性,我想是个正常人都会考虑一下。”

    “你这么说我倒是觉得她和一个人挺合适的。”

    江清柠好奇了,迫不及待道“谁这么命苦?”

    “林景瑄。”

    江清柠扑哧一声笑了,“三哥说的有几分道理,这臭味相投大致就是这么一个意思。”

    “叩叩叩。”敲门声甚是应景的响起。

    徐萌萌推开了一丝门缝,咧着嘴笑的眉眼弯弯,“我没有打扰你们吧。”

    “你进去就进去,别挡着我。”林景瑄直接将虚掩的房门推开,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江清柠瞧着一同出现的两人,目光更是晦涩不明的从两人身上来来回回了无数遍。

    林景瑄被她那别有企图的眼神注视的心里有些发虚,道“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你们为什么一起过来了?”江清柠见着打扮的甚是有些妖孽的徐萌萌,一副心知肚明的笑了笑,“我们萌萌今天这么漂亮,怕不只是随便穿穿吧。”

    徐萌萌面上一喜,“漂亮吗?”

    “头上如果再戴朵花的话,和古时候的头牌简直就是不相上下了。”林景瑄自顾自的点头,好像自己说的很有道理似的。

    徐萌萌一脚踩住他的大头皮鞋,“嘴是用来说话和吃饭的,不是用来放屁的。”

    林景瑄疼的龇牙列齿,“你自己不信的话去照照镜子,这脸画的比猴子的红屁屁还红,脸白的跟刷了腻子膏似的,你家里的腮红的粉底是大风刮来的吗?这般糟践它们?”

    徐萌萌咬紧牙关,隐忍着那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的怒火。

    林景瑄继续侃侃而谈,“至于你身上这件衣服,你以为自己穿的花一点就能像朵花了吗?你这不是单纯性的审美问题了,你这是色盲啊,五颜六色在你眼里都只是一个颜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