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丹〕〔陆爷的小祖宗又撩〕〔孙猴子是我师弟〕〔大奉打更人〕〔全能大佬又被拆马〕〔女总裁的第一高手〕〔邪王,你家王妃不〕〔三个姐姐砍我升级〕〔高考失利,回到山〕〔我的女团爆红了〕〔徒儿她总想改邪归〕〔我的绝美冷艳总裁〕〔灵魂冠冕〕〔神秘复苏〕〔桃源山村〕〔最强医圣林奇〕〔第五浩劫〕〔我在大唐开酒馆〕〔巨星从退伍开始〕〔闪婚甜妻:慕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370章 大乱
    “你是哪家医院的?”沈烽霖再问。

    医生顿时心虚的把头埋得更低了,甚至连看都不敢再看一眼对方。

    “说话。”沈烽霖加重语气。

    “第三医院。”医生说的含糊不清。

    “你不是我安排的医院。”沈烽霖扭头看向不远处的助理。

    林栎明白自己老板的意思,挤出人群,大概是去找别的医生了。

    程易实在是受不住如此咄咄逼人态度的沈烽霖,质疑道“你是不是真的想要逼死她你才肯满意?”

    “这位医生并不是我安排的,所以我怀疑她有机可乘,有可能她根本就没有检查清楚,安全起见,我会再找一位医生过来。”沈烽霖往门口那么一站,仿佛是告诉所有人,今个儿谁也别想从里面出去。

    程易怒得浑身都在颤抖,狠狠摔门而进。

    江清河平躺在沙发上,满脸憔悴,更是血色全无,就像是吊着一口气,随时都有可能消香玉陨了。

    程易守在她旁边,小心翼翼道“没事的,我们再坚持一下,救护车马上就来了。”

    江清河轻轻的握上他的手,“宝宝会没事的,对吧。”

    “嗯,有我在,会没事的。”程易拿出手机。

    江清河依偎在他怀里,在对方看不见的地方,唇角高扬幸好我留了一手。

    休息室外,讨论声依旧此起彼伏,大概都是被如此不讲道理不留情面的沈三爷吓坏了。

    这人命在他手中似乎一文不值啊。

    “这沈家莫不成是打算为沈天浩报仇,所以故意为难江清河,毕竟都说沈天浩变成这样全拜她江清河所赐啊。”

    “难怪今天宴会场都不见沈天浩,可能是沈家人顾忌着他的颜面,没让他出席吧,想想堂堂沈家大公子半身不遂的坐在轮椅上,确实是有些伤自尊。”

    “只是这大人再有错,孩子也是没错的,沈三爷何必这般欺负人,万一江清河真的有个三长两短,这沈家也怕是不好交代吧。”

    “更何况程家也不是吃素的,瞧着这程易的态度,和江清河的婚事也是板上钉钉了。”

    江清柠听着周围的三言两语,用力的握紧了沈烽霖的手。

    她很紧张,也很担忧,手心里全是汗。

    沈烽霖拿出干净的手绢替她擦了擦,“累不累?累了就先去休息,这里有我守着。”

    “三哥,还是送医院吧,如果真的出事了,我也会良心不安的。”江清柠不关心江清河的死活,但孩子终究是无辜的。

    沈烽霖安抚道,“我说过了,我有分寸,别担心。”

    江清柠瞧着附近还在评头论足的宾客们,心有余悸道“我不想让别人胡诌你的对错。”

    沈烽霖一个眼神看过去,原本还说的津津有味的一群人瞬间鸦雀无声了。

    徐总硬着头皮上前道“三爷,这时间也不早了,我家里还有事,就不留了。”

    “是啊,这年三十的,也该回家团圆团圆了,我们就先走了。”

    “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麻烦各位先留步。”沈烽霖抬起手,下一瞬,宴会场四周,大门一扇接着一扇,全部关上了。

    众人不敢置信,一个个面面相觑一番,沈三爷这是想做什么?

    沈老爷子气得血压直冲冲的往头顶上灌,他道“你这是在干什么?”

    “医生很快就来了。”沈烽霖看了一下时间,继续像一尊大佛那般杵在原地。

    有人小声议论道“沈三爷的意思可能是想封住我们的嘴。”

    “可是这也做得太明显的,就差把刀架在脖子上命令我们别胡说八道。”

    “我堂堂上市公司董事长,凭什么被他牵着鼻子走?”陈总面色不悦,当场撂杯子,“他敢这么做,还不敢让人这么说了?”

    “陈老哥说的没错,要不你去说说?”徐总道。

    陈总又一次默默的拿起了酒杯,选择性失忆中。

    江清柠也是糊涂了,三哥这样无疑就是在得罪全京城的名流大鳄们啊。

    只是她嘴里的话还没有问出口,门外一阵阵救护车响声贯彻了整座庄园。

    “来了,车来了。”程易忙不迭的把江清河抱起来。

    江清河双手本能的缠绕在他的颈脖间,“别担心,我会没事的。”

    程易兴冲冲的往外跑,却在休息室门口被拦了下来,他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吼着“给我滚开。”

    沈烽霖没有吩咐,没有人敢放任他出去。

    程易将目光落在一旁不做声的江清柠身上,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清柠,这可是你亲妹妹,就算你再不喜欢她,也不能这样对待她,更何况她肚子里还怀着孩子。”

    沈烽霖挡住了他的视线,依旧是不近人情的那句话,“救护车是来了,但我安排的医生还没到,别着急。”

    “沈烽霖,你是不是欺负我程家没人?”程易加重语气,“我告诉你,如果我老婆孩子出了什么事,我绝不会放过你。”

    “我好痛,好痛。”江清河虚弱的说着,脸色白的都快成透明了。

    程易完全淡定不下来了,看那样子,是打算闯过去。

    “病人在什么地方?麻烦请让我们进去。”医生被挡在了门外。

    程易听着外面的闹腾,吼道“沈烽霖,你这是在草菅人命。”

    “我说过了,医生检查过了之后我会亲自送你们去医院。”

    “砰砰砰。”门外一系列的破碎声传来,宾客们听得人心惶惶,这是打起来了。

    程易冷哼道“别以为就你沈家有人。我程家也不是来看热闹的。”

    打闹声还在继续,落地窗上突然多出了一条细缝,霎时,全部噼里啪啦的碎开了。

    宾客们被吓得七零八碎。

    “这是在闹什么啊。”沈老爷子单手扶额,“都给我停下来。”

    他的声音在嘈杂声中显得那么的单薄又无力,似乎并没有人听见。

    沈一成嘲讽道“真的是祸水,三番四次搅得沈家鸡犬不宁,我这个好三弟聪明了三十年,没想到现在却糊涂的比傻子还缺根筋。”

    “你也别说风凉话了,现在成笑话的是咱们沈家一家人,可不单单是你老三一人,瞧瞧附近的一群人,刚刚还闹着要离开,现在看得比任何人都起兴,怕是还嫌不够热闹。”蒋氏道。

    程易想着趁乱离开,却被一尊大佛再一次挡住了去路,他顿时火冒三丈,不顾形象的打算硬冲。

    沈烽霖下意识的抓住他的胳膊。

    程易手一松,怀里的江清河刹那间失去平衡,咚的一声滚在了地上。

    “呼。”众人倒抽一口凉气。

    如果说刚刚她肚子里的孩子还有得救,那现在怕是也救不回来了。

    “清河,清河。”程易吓得口齿不清,踉跄着跑过去。

    江清河同样也被摔蒙了,再一次没有动作的趴在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林平李静名字〕〔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古斯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