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弃后:殿下,〕〔江百川〕〔神道帝尊〕〔农女柳月牙〕〔好歹也是个皇帝〕〔五个孽徒都想争夺〕〔洪荒历〕〔最强妖孽特种兵王〕〔顶级神豪〕〔麻衣神婿〕〔第九星门〕〔他和她们的群星〕〔重生弃少归来〕〔陆爷的呆萌甜妻〕〔医路坦途〕〔战皇〕〔农夫凶猛〕〔传奇机长〕〔千秋我为凰〕〔我老婆是女学霸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395章 被打
    “咚咚咚。”江清柠是被一阵脚步声惊醒的。

    因为初醒,她眼中氤氲着些许水雾,迷迷糊糊间转动脑袋,看向了房门口又一次不请自来的女人。

    江清河笑靥如花的捧着一束鲜花走进,刻意的关上房门,避开了外界多余的纷纷扰扰。

    江清柠懒得理会她的阳奉阴违,闭上眼,继续休息着。

    “姐姐今天的气色看起来好了不少啊。”江清河自顾自的把鲜花放入花瓶中,那尖锐的声音怎么听怎么刺耳。

    “我以为你是个识趣的女人,知道什么叫做不待见就不见,看来我果然高估了你的厚脸皮和假聪明,哪里讨嫌往哪里凑。”江清柠道。

    江清河显然是故意装作听不懂她的言外之意,悠悠哉哉的坐在了病床边,嘘寒问暖一番着,“姐姐现在可是坐月子,你母亲早亡没有人教你怎么坐月子,无妨,我常听我妈说,这女人——”

    “就是可惜了,你这辈子都没机会坐月子了。”江清柠直接打断她那些没用的废话。

    江清河掩嘴一笑,“所以说我一定要更好的照顾姐姐,我没这个福气,姐姐可得好好珍惜。虽说孩子没了,但咱们养好身体,还有机会的。”

    “你三番四次提醒我孩子没了,是怕我听不见,还是怕我不肯相信?”

    江清河摇头,“我这不是关心你吗?孩子没了,姐姐一定很伤心。”

    “让你多虑了,我的孩子还活着。”

    江清河面上的表情一僵,却又很快被她掩饰过去,她低眉浅笑,“姐姐难不成还想自欺欺人吗?没关系的,咱们都是女人,都失去过孩子,你也不必太难过。”

    “把你手机里的照片打开。”江清柠直言不讳道。

    江清河愣了愣,犹豫中把手机拿了出来。

    江清柠直接抢了过来,三下五除二就将照片调了出来,道:“这是女孩吧。”

    江清河有些糊涂,不明所以道:“这本来就是女孩。”

    “可惜了,我生的是男孩,你下次要调包的时候,记得把性别搞清楚。”江清柠压抑着怒火,狠狠的将手机扔在了对方的身上。

    江清河眉头紧蹙,“这、这不可能。”

    江清柠冷笑道:“很失望?”

    “不会的,这本来就是你的孩子。”江清河站起身,大概连她自己都没有搞清楚事情。

    江清柠看着她假惺惺的样子,隐忍的怒火一发而不可收拾,她突然从床上站了起来,随后以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一巴掌扇在了江清河的脸上。

    “啪”的一声,江清河当真是没有想到身体虚弱的江清柠还有这样的力气,直接将她打懵了。

    江清柠居高临下的瞪着她,“趁我还能好说好话的时候,把孩子还给我。”

    江清河右手捂着脸,不怒反笑道:“姐姐,你可真会自我安慰,愣是把自己的孩子说成别人的孩子,也对,谁也不愿意承认自己生了一个死婴。”

    “江清河——”

    “这是怎么回事?”江来推门而进,见着针锋相对的两个女儿,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

    江清河提起包包,委屈的捂着自己被打得又红又肿的脸颊,伤心的说着:“既然姐姐不想见到我,我离开便是了,你好好休息,别为了我这么一个无足轻重的人动了肝火。”

    言罢,她没有给任何人再说话的机会,转身就跑出了病房。

    空留下两父女大眼瞪小眼。

    江来皱眉道:“这又是怎么了?”

    江清柠力竭的躺回床上,闭上双眼,“我想休息。”

    江来知道孩子的事情,也不忍再过多的刺激她,就这般安静的坐在床边,也不说话。

    病房,安静了。

    江清河坐上车子,一脚踩上油门,往着城外驶去。

    黄昏下,夕阳红霞将整片夜空熏染的一片鲜红。

    “老大,有一辆车子朝着咱们这边冲过来了。”男子惊慌失措的跑进了库房。

    沈天浩被殴打的伤痕累累,正被夹着板子固定着受伤的肋骨。

    大汉一听来了人,立马精神紧张起来,戒备道:“能看清楚是谁吗?”

    “嘭。”车子已经不管不顾的撞在了库房前的石墩上,下一刻,女人摔门而出。

    “是个女人。”男子拿出武器警告着对方别再靠近。

    江清河扯开嗓子吼道:“天浩,是我。”

    沈天浩刷的睁开眼睛,“让她进来。”

    大汉道:“她是谁?”

    “我女人。”沈天浩挺着僵硬的身体坐了起来,看着一路疾行而来的江清河,忙道:“出什么事了?”

    江清河将目光投掷到一旁睡得高枕无忧的小家伙身上,“江清柠已经知道孩子被调包了。”

    沈天浩眼神毒辣起来,“我知道怎么了,我会立刻处理了他。”

    江清河看着他身上的夹板,“怎么受伤了?”

    “我三叔不愧是我三叔,得罪了他免不了被一顿揍。”沈天浩不以为然道:“只是这个孩子,我下不了手。”

    江清河沉下脸色,“一个孩子你怕什么?”

    沈天浩哭笑不得道:“就是一个孩子才于心不忍。”

    江清河目光如炬,径自走向还在大摇大摆睡得安稳的小家伙,沉默中朝着他伸出双手,看那样子是打算直接掐死他。

    “嘭。”大汉突然一木棍敲在江清河头上。

    江清河踉跄了一小步,眼前一黑,就这般悄无声息的倒在了地上。

    沈天浩诧异道:“你在干什么?”

    大汉丢下手里的棍子,怒吼一声,“你他妈只让我们绑架,没有让我们草菅人命,你是想让我们背上谋财害命的重罪是吧。”

    “你、你是不是不想拿钱了?”沈天浩威胁道。

    “呸。”大汉直接吐了他一口口水,“老子早就不想干了,这么一个小娃娃你们也下得去手。”

    言罢,大汉将孩子抱了起来。

    沈天浩吼道:“你给我把孩子放下!”

    “你慢慢玩吧,我不奉陪了。”

    大汉正准备抱着孩子离开,紧闭的库房大门又被人推开了。

    男子仓惶中跑进来,“老大,外面来了很多车子,看那样子是暴露了。”

    大汉来不及多想,忙道:“从后门走,让小七把车子开过来。”

    沈天浩神色一凛,身体忽然失去平衡,直接从轮椅上摔了下来,一不小心又伤到了肋骨,一个劲儿的嗷嗷嗷直叫唤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林平李静名字〕〔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