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洛青羽〕〔安宁王〕〔华夏守护战〕〔这皇帝实在太阴险〕〔开局直达元婴期巅〕〔厉司珏〕〔逍遥战神江策丁梦〕〔走在为爱奋斗的路〕〔醋精Boss从不掉线〕〔逍遥战神江策〕〔废柴王妃是块宝〕〔逍遥战神江策丁梦〕〔修仙从钻木取火开〕〔根在东方〕〔骆风棠杨若晴〕〔凌天宇〕〔龙血战神萧辰姜诗〕〔叶思诺〕〔师傅不要逃之女修〕〔天禄星今天又在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415章 你必须负责
    “不行,不可以。”沈娉霜将孩子从地上扶了起来,义正言辞道:“他欺负了你,这事就不能不了了之,我得让他们给一个说法。”

    陈静静紧紧的拽着她的手,摇头道:“姨,不要这样,我不想让他们知道这件事,如果传出去了,以后我还怎么做人啊。”

    “怎么做人?你怕什么?他沈烽霖如果敢辜负你,我必搅得他们永生不得安宁。”沈娉霜扶着她,“我带你去沈家。”

    陈静静拒绝着,“姨,你不要逼我。”

    沈娉霜斩钉截铁道:“你别怕,有姨给你撑腰,他们无论如何都得对你负责!”

    陈静静挣脱了她的手,踉跄着往洗手间跑去,更是反锁上门,伤心的说着:“姨,你让我静静,我谁也不见,谁也不说。”

    沈娉霜拍打着房门,“静静,你听我说,你如果再这么善良下去,不让他们知道你的委屈,只会苦了你自己,这件事,他沈烽霖必须给一个说法才行。”

    “咚”的一声异响吓得沈娉霜心里一慌,她急忙拍打着玻璃门。

    里面却是鸦雀无声了。

    沈娉霜着急了,“静静你在做什么?你可别做傻事,你如果不让姨做主姨不说就行了,你快把门打开。”

    紧闭的洗手间大门依旧没有动静。

    沈娉霜等不下去了,直接撞开了玻璃门。

    陈静静躺在地上,额头上撞出了一道口子,鲜血汩汩的往外涌,吓得沈娉霜更是不知所措。

    夜,乱得人心惶惶。

    一辆轿车疯狂的在车流中穿梭着,几乎是将油门踩死,就算遇到红灯也不带停一下的疾驰而过。

    十四院内,一阵急刹。

    江清柠跌跌撞撞的进了宅子,双腿一软,她跌倒在地上。

    “夫人,您怎么了?”秦妈听到动静,立马跑了过来。

    “我、我没事。”江清柠从地上爬了起来,摇摇晃晃的进了房间。

    随后不过十分钟,玄关处又传来惊响。

    秦妈拿着奶瓶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沈烽霖神色匆匆的跑过去。

    “柠柠。”沈烽霖尝试着打开门锁,却发现被反锁了。

    秦妈上前道:“夫人好像遇到什么事了。”

    沈烽霖道:“你把孩子抱去二楼。”

    “是。”秦妈不敢多问,拿着奶瓶抱着孩子安安静静的上了二楼。

    沈烽霖继续拍打着房门,“柠柠,你把门打开,我们好好说说。”

    江清柠把房间打开了,然后丢了一床被子一个枕头出来,随后又关上了门。

    沈烽霖站在门口处,大概是第一次被人赶出来,他一时半会儿还没有反应。

    江清柠蒙头把自己藏进被子里,不听任何只言片语。

    沈烽霖道:“柠柠,有很多事不一定眼见为实,难道你真的相信我会做出那种畜生不如的混账事?”

    江清柠还是不听,捂住自己的耳朵生着闷气。

    沈烽霖叩着门,“我知道你肯定以为我是在哄骗你,可是柠柠,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房间很安静。

    沈烽霖说着:“虽然有些事我说了一些善意的谎言,但这种原则性的问题上,我绝对不会犯下任何错误,如果你不信,让我天打雷劈。”

    “咔嚓”一声,江清柠打开了房门。

    沈烽霖跻身进去,信誓旦旦的三指朝上,“柠柠,我发誓,但凡我做了一点对不起你的事,让我不得好死。”

    江清柠捂住他的嘴,“举头三尺有神明,有些话别乱说。”

    沈烽霖一脸严肃道:“我行得正坐得端,不怕毒誓。”

    江清柠失魂的坐在床边,两眼连眨都不带眨一下的盯着他。

    沈烽霖恍惚道:“你还不相信我?”

    “你脸上还有唇印。”

    沈烽霖眉头一拧,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进了洗手间,反复用着毛巾擦拭着脖子上的红印子,硬生生的擦秃了皮才停止下来。

    江清柠依旧呆呆的坐着,两眼空洞无神,很明显,她很难过。

    沈烽霖蹲在她面前,温柔的握紧她冰凉到没有一丝温暖的双手,“我这辈子只对你一个人起了色!心!”

    “……”

    “我馋的只有你一人。”

    江清柠原本还是失魂落魄,听他这么一说,面颊竟是不知不觉的一片绯红。

    “砰砰砰。”敲门声震得整个门板都在颤抖。

    沈烽霖懒得搭理门外的人,将她用力的揽紧自己怀里,“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让这些人对我有机可图了。”

    “砰砰砰。”敲门声还在继续,对方誓死不休更是加大了力度。

    “别把孩子吵醒了。”江清柠推了推他的胳膊,“开门吧。”

    沈烽霖轻轻的撩起她的碎发,“你就在房间里,我去解决。”

    “嗯。”江清柠点了点头。

    门外,沈娉霜早已是火冒三丈,恨不得卸了这扇大门。

    沈烽霖打开门,如同一尊佛那般岿然不动的挡在门口处。

    沈娉霜不曾拐弯抹角,直言不讳道:“你必须负责,我不管你结婚还是没有结婚,你必须对静静负责,立刻娶她。”

    “飞机已经安排好了,半个小时后我会派人接你们去机场。”沈烽霖没有理会她的话,自顾自的说着。

    沈娉霜恼羞成怒道:“你现在是想拍拍屁gu不负责了?”

    “如果陈小姐还在乎那点声誉,最好别闹得太难看。”沈烽霖作势准备关门。

    沈娉霜伸手挡住门,“静静自杀了,你知道她是带着什么样的绝望自杀的吗?她为了不让你为难,为了不让你们争吵,宁愿委屈自己,宁愿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自我了断,你现在就告诉我不能闹得太难看?”

    “陈小姐自己做了什么她心知肚明,我可以既往不咎,但劝她好自为之,飞机会准时送你们离开,如果你们不愿意离开,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不近人情了。”

    沈娉霜气得浑身直喘气,“你玷污了她还想着把她送走?沈烽霖,你真是好大的本事啊,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本事堵住这悠悠众口,我会立刻召开新闻发布会,真是好有担当的沈三爷,敢做不敢当!”

    “你敢!”

    “你试试看我敢不敢跟你鱼死网破。”沈娉霜拿出手机。

    沈烽霖目光如炬,声音冷冽,“那我倒拭目以待谁敢报道,谁敢议论,谁敢胡言乱语!”

    “沈烽霖。”

    “酒店的监控记录我已经让人保存了,陈小姐是如何对我下药,如何把我弄进客房,如何买通工作人员的画面,姑妈想要亲眼目睹一遍吗?”

    “就算、就算这样也不能说你没有欺负她。”沈娉霜竟是有些语塞了。

    沈烽霖轻描淡写的反问一句,“你倒可以回去问问她,我有欺负她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我真的是正派〕〔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万族之劫〕〔穿成权臣的心尖子〕〔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