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敖雨辛〕〔男人三十林端沈箐〕〔港综1986〕〔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我在大唐开酒馆〕〔超级神医女婿〕〔大魏影帝〕〔剑仙在此〕〔大佬被美人所困〕〔高天策高微微〕〔萧天策高薇薇最新〕〔萧天策高薇薇〕〔萧天策高微微〕〔肖天策高微微〕〔肖天策与高微微的〕〔娱乐超级奶爸〕〔布衣宁北〕〔道祖,我来自地球〕〔霸婿崛起〕〔御魂者传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424章 他是你丈夫
    江清柠也说不出来那是什么感觉,隐隐之中,有一种熟悉感油然而生,却又不记得在什么地方见过。

    徐萌萌发觉到自己的衣角被人拽住了,垂眸看过去,江清柠正用着一个很别扭的眼神盯着自己。

    江清柠朝着她勾了勾手指头,示意她靠过来一点。

    徐萌萌俯身侧耳倾听着,“你要说什么?”

    江清柠面红耳赤道:“他是谁?”

    “你丈夫。”徐萌萌不假思索道。

    江清柠嘴角恍若中风患者那般不受控制的痉挛着,最后傻乎乎的大笑起来。

    徐萌萌确定她是被撞傻了,这鬼畜的笑声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正常人。

    “所有人都出去。”沈烽霖一声令下,没有人敢耽搁一分一秒,不过弹指之间,病房只剩下一躺一站两人也大眼瞪小眼。

    江清柠脸颊更烫了,好像结痂的伤口又在隐隐作痛了,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在这个尴尬的氛围里晕一晕。

    “你知道我是谁吗?”沈烽霖近她一步,他很明显的感受到她在抵抗自己的靠近。

    江清柠摇头,越想越是头疼,最后她放弃了折磨自己,一个劲的摇着头。

    “没关系,慢慢想。”沈烽霖将热水壶打开,给她倒了一杯温水。

    江清柠目不转睛的注视着他,待他一回头时,急忙移开目光,呵呵呵的又傻笑着。

    “头还疼吗?”沈烽霖尝试着想要摸一摸她的额头。

    江清柠下意识的避开他的接触,往后一挪。

    他的手有些僵硬的悬在她的面前。

    江清柠苦笑道:“我有点累了,再睡一会儿。”

    “睡吧。”沈烽霖默默的掖了掖被子。

    病房出奇的安静,江清柠躺在床上,装睡着,她会时不时的留意一下病房里坐着一动不动的男人,每一次偷看时,他都会心有灵犀般抬一抬眸。

    江清柠心虚的闭上双眼,两只手藏在被子里拼了命的搅着床单,他为什么不走呢?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

    “三爷,陈总到了,我安排在隔壁休息室。”林栎推门道。

    “嗯。”沈烽霖起身,犹如自言自语的说着:“等一下秦妈会送午饭过来,多少吃一点,你昏迷时间太久,不能再靠营养剂了。”

    江清柠听着关门声,长吁出一口气。

    她坐起身,单手托腮,脑子里很混沌,半点关于那个男人的记忆都没有,他难不成真的如同徐萌萌所讲是自己丈夫?

    江清柠被自己这个异想天开的想法惊愕到了,她是走狗屎运了吗?怎么可能捡到这种完美到无懈可击的老公?

    她急忙晃了晃头,这一定是她昏迷久了产生的幻觉。

    “咚咚咚。”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杂乱声。

    江清柠还没有反应过来,紧闭的门被人不请自来般推开了。

    沈天浩推着轮椅趾高气昂的滑了进来。

    江清柠不敢置信的瞪着他的代步工具,一时语塞,但又不得不相信老天开眼,果然恶有恶报。

    沈天浩觉得这死丫头的眼神很不对劲,好像在嘲笑自己。

    江清柠捧腹大笑起来,“你怎么残了?啧啧啧,太磕碜了,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像什么玩意儿吗?”

    沈天浩听着她前言不搭后语的一席话,眉头微蹙,“你这是又在盘算什么?”

    “沈天浩你别再跑来我面前假惺惺的演戏了,江清河都给我说了,你们俩真的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真是太低估你们了。”

    沈天浩心里一惊,难不成她知道自己是故意绑架自己然后趁乱偷走她孩子的事情了?

    江清柠掀开被子,长时间躺在病床上,让她脚一沾地就双腿发虚,她努力地撑着床沿,尽量的保持平衡。

    沈天浩猜不透她要做什么,刚想开口,嘴里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就见这死丫头张牙舞爪的朝着他扑过来,然后毫不留情的甩了他一巴掌。

    “啪。”江清柠打得又快又狠,她道:“真的是见你一次就想打一次,太上火了。”

    沈天浩被打懵了,脑袋以着一个扭曲的姿势倾斜着。

    江清柠知道自己体力不济,打了一巴掌之后连忙后退。

    沈天浩回过神,怒不可遏道:“你敢打我?”

    “打你就打你,难不成还要我挑个黄道吉日?”江清柠指着门口,“你给我滚,以后别再让我看见你,狗男女。”

    “江清柠!”沈天浩哪里是这种能忍气吞声的性子,他是知道自家三叔今天有个不得不召开的会议,才寻着空档趁机溜进来准备好好教训教训这个病弱的死丫头。

    这倒好,自己还没有动手还先被打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滑动轮椅就想着以牙还牙,连本带利的打回去。

    江清柠上蹿下跳像个猴子一样一跃跳上了床,更是双手叉腰,一副你上来啊,你快上来打我啊的模样。

    沈天浩龇牙列齿的吼着,“你给我下来。”

    江清柠挑衅般的朝着他竖起中指。

    沈天浩的血压直升到一百八,他环顾一圈屋子里,寻找着能不能把她戳下来的武器。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沈老夫人提着餐盒站在门外,大概也是没有想到自己打开门后会看见这番情景。

    江清柠一见来人,立马规规矩矩的坐回了床上。

    沈天浩也瞬间如同被消去菱角的绵羊,老老实实的不再闹腾了。

    沈老夫人将目光投掷到冒冒失失跑来的沈天浩身上,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来探病。”沈天浩道。

    江清柠不得不佩服他那撒谎都撒得如此面不改色的脸皮,不愧是背着自己暗度陈仓的贱男人。

    “清柠刚醒,不适合探病,你回去吧。”沈老夫人推着轮椅将他送到了门口。

    江清柠斜着头看着门口处正一脸怨念不肯离开的男人,继续挑衅般的朝着他竖起中指,一脸来啊,揍我啊,别走啊的嘚瑟。

    沈老夫人关上门,转身,两两四目相接,“你这几日一直昏迷着,不过万幸的是总算醒来了。”

    江清柠正襟危坐,一丝不敢马虎,“让您担心了。”

    “你这次真是吓着我们了。”沈老夫人心有余悸的握紧她的手。

    “沈奶奶,您——”

    “你叫我什么?”沈老夫人以为自己听错了,连忙打断她的话。

    江清柠被吓了一跳,慌乱道:“是我僭越了,老夫人您别生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