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韦恩明叶雪榕〕〔太荒吞天诀〕〔一世独尊〕〔女神的上门豪婿(又〕〔重生之最强人生〕〔穿越成女生后的若〕〔玄傲轮回〕〔安公主〕〔我真的是女帝夫君〕〔怪物合成大师〕〔腾飞我的航空时代〕〔穿越后加错点怎么〕〔教授你老婆活了千〕〔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古第一龙〕〔重生农门小福妻〕〔我被五个反派爸爸〕〔被大佬们团宠后我〕〔老祖宗她又美又飒〕〔裴先生娶了个200斤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435章 我应该住哪里
    “叮咚……叮咚……”门铃声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

    林景瑄听着这闹心的铃声,神色不耐的打开了大门,“是谁呀,今天不见客。”

    门外,齐刷刷地站着一群人。

    林景瑄眼疾手快想要关上门。

    保镖立马伸手挡住了门前,抑制住了对方的动作。

    下一瞬,保镖们分站两排。

    沈烽霖一步一步的走来,面色如常,不苟言笑。

    林景瑄苦笑着放弃了抵抗,乖乖地让开了自己那渺小又瘦弱的身子。

    沈烽霖一路目不斜视的进了屋子,第一眼便是瞧见了餐桌上那摇曳的红烛光还有那美味的牛排。

    林景瑄全程耷拉着脖子,他大概是做梦都没有想到沈老三会来的这么快。

    赵勤然不得不为他的勇气竖一竖大拇指,他道:“我以为你只是随口说说,哪成想你真的这么做了。”

    林景瑄道:“我这都是为了他们的幸福着想啊。”

    “你是没有感受到刚刚来之前车里的氛围,但凡只要我穿的单薄一点,你就得去给我收尸了,我是被冻死的。”赵勤然还有些毛骨悚然的擦了擦自己的胳膊。

    沈烽霖站在餐厅里,声音不疾不徐道:“柠柠呢?”

    林景瑄被提问,有些难以启齿的指了指卧室的方向。

    卧房里,江清柠趴在门上仔细的留意着外面的动静,她好像听见了熟悉的声音,像是沈烽霖的。

    完了完了,她这是被林景瑄这个大木头给害死了,如果被沈三爷知道他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她岂不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江清柠环顾着屋子,卧房里的摆设极少,她听着脚步声,对方已经近在咫尺了,她来不及思考什么,一蹦一跃,滚进了床底下。

    “咔嚓”一声轻响,卧室的房门被人从外推开了。

    沈烽霖环顾一圈空荡荡的屋子,又将目光移到身后姗姗来迟的林景瑄身上,问:“人呢?”

    林景瑄瞠目,愕然道:“她确实是在这里啊。”

    沈烽霖走了进去,注意到床脚处有什么东西在动。

    江清柠铤而走险的把自己暴露在外的裙角拽了回来。

    林景瑄找完了衣帽间,一脸慌张道:“不可能啊,这大活人不可能说消失就消失啊。”

    沈烽霖坐在了床边,对着二人说着,“你们先出去。”

    房间,再一次恢复安静。

    江清柠趴的腰酸背痛,却又不敢乱动。

    沈烽霖拍了拍床沿,“出来吧。”

    江清柠小心翼翼的往外挪,最后像个知错就改的学生规规矩矩的面壁思过着。

    沈烽霖道:“过来说话。”

    江清柠摇头,“我接受批评。”

    “你做错了什么?”沈烽霖明知故问。

    “不该跟林先生乱跑。”江清柠两手揪着裙角。

    “还有呢?”

    江清柠思来想去,她好像就犯了这么一个错。

    “你躲床底下做什么?”

    “我、我怕您误会。”江清柠轻咬红唇,说得低不可闻。

    沈烽霖走到她身后,将她的小身子扳了过来,两两四目相接。

    江清柠近距离的看着他的眉眼,自己的影子印在了他的眼中,忽然间有什么东西在她的脑子里裂了一条缝,她恍惚间有什么片段从脑海里一晃而过。

    她一把捂住自己的头,疼痛感呼啸而来,让她差点大叫出声。

    沈烽霖急忙抱住她瑟瑟发抖的身体,慌乱道:“怎么了?”

    “头痛。”江清柠双腿一软,身体受不住平衡的往地上栽去。

    沈烽霖将她稳稳抱在怀里,“别想了,咱们不想了。”

    话音未落,他打横将她抱起。

    林景瑄等候在外,很奇怪,他房间里的隔音效果并不是很好,可是他为什么一点声音都没有听见。

    正当他准备继续偷听时,紧闭的门从内推开了。

    林景瑄立马后退好几步,做贼心虚道:“我没有偷听。”

    沈烽霖没有理会他的不打自招,抱着江清柠就往外跑。

    林景瑄见状,紧跟上前,“这是怎么了?你打她了?”

    江清柠轻轻的拽了拽沈烽霖的衣角,明显有气无力,却还是惦记着那盘刚刚煎好的牛排,她问:“我能吃了再走吗?”

    沈烽霖停了下来,回头看向餐厅里那一只还在燃烧的烛光,道:“头不痛了?”

    “还是有点痛,可是不影响我吃东西。”江清柠话还没有说完,肚子便应景般的咕噜咕噜叫了好几声,可想而知,她是真的饿了。

    餐厅里,江清柠大快朵颐的吃着,时不时的会留意一下窗前正在谈论什么话题的三位男士。

    林景瑄僵硬的咧开嘴一笑,“我就想刺激一下她的记忆,看看她能不能想起什么?”

    “重要吗?”沈烽霖问,“过去的那些记忆重要吗?”

    林景瑄与赵勤然面面相觑一番,他道:“不重要吗?她可是忘了你。”

    “那些东西并不重要,她一定是在很痛苦的情况下才会忘了那些,既然都忘了,就没必要再去折磨自己想起来,只要她好好的活着,就行了。”沈烽霖单手斜搭在口袋里,仰头望向青天白日,“这样挺好的。”

    赵勤然回头看了一眼,瞧着她继续没心没肺的吃着牛排,感叹一句:“确实是挺好的,无忧无虑。”

    “所以说我是在自作多情了?”林景瑄嘴角抽了抽。

    “你是在自作聪明。”赵勤然提醒道。

    林景瑄规规矩矩的闭上了嘴,不再作死。

    沈烽霖看了看时间,“她应该也吃得差不多了。”

    车上,气氛严肃。

    江清柠可能吃多了,她一个劲的打着嗝,她轻轻的拍了拍心口位置,想着顺顺气。

    沈烽霖递给她一瓶水,“你应该可以出院了。”

    “我应该痊愈了。”江清柠拧着瓶盖,有些心不在焉,她在思考自己出院后会住在哪里?

    按理来说他们是夫妻,是不是应该共处同一屋檐下?

    沈烽霖道:“你想回江家吗?”

    “啊?”她不受控制的打了一个嗝。

    沈烽霖又问:“或者住十四院?”

    江清柠呡了一口水,“您安排就是了。”

    “我尊重你的意见,如果你觉得跟我在一起很是不方便,我可以送你回江家住一段日子。”

    “没有、我们、我们不是夫妻吗?夫妻如果分开住,如果、如果被人知道了,岂不是落人口实?别人非议我不算什么,我不能让您成为他们茶余饭后的笑话,我、我不用回江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林平李静名字〕〔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