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丹〕〔陆爷的小祖宗又撩〕〔孙猴子是我师弟〕〔大奉打更人〕〔全能大佬又被拆马〕〔女总裁的第一高手〕〔邪王,你家王妃不〕〔三个姐姐砍我升级〕〔高考失利,回到山〕〔我的女团爆红了〕〔徒儿她总想改邪归〕〔我的绝美冷艳总裁〕〔灵魂冠冕〕〔神秘复苏〕〔桃源山村〕〔最强医圣林奇〕〔第五浩劫〕〔我在大唐开酒馆〕〔巨星从退伍开始〕〔闪婚甜妻:慕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436章 你在害怕
    “你不怕我了?”沈烽霖的语气带着三分调侃之意,大概就是想逗一逗这很喜欢跟自己耍小聪明的小丫头。

    江清柠犹如拨浪鼓似的晃着头,“没有,我这不是怕,我这是尊重,像您这样优秀的人,我理所应当放在心里供奉着。”

    “所以你是当我死了吗?”

    “……”江清柠当真是三魂六魄都被他那一句轻飘飘的死了吓飞了,她的头摇得更起劲了,生怕对方真的就这么误会了似的,她连忙解释着:“是我嘴误胡说八道,您别误会。”

    她是越说越没有底气。

    沈烽霖瞧着她深埋着头,两只小手又开始薅着裙角,明明是挺漂亮的裙子,硬是被她薅秃了皮,线缝都断了。

    江清柠察觉到车内又安静了下来,心脏七上八下的打着鼓,传闻都说沈三爷他老人家喜怒无常,更是喜怒不形于色,就算是生气了也是那冷冷冰冰不近人情的样子。

    现在这封闭空间里那诡异的气氛,仿佛就是有一把刀架在她的脖子上,她是一时松懈就说错话了吗?

    怎么办?如果被沈三爷误会自己诅咒他英年早逝,那明年的今天岂不成了自己的忌日?

    “你在害怕?”沈烽霖温柔的握上她轻微发抖的右手。

    江清柠恍若触电般的缩回自己的手,大眼睛里写满了惊恐,不用回答,她已经把答案表现的淋漓尽致。

    她就是在害怕。

    沈烽霖忍俊不禁道:“我看着很可怕吗?”

    “没有,您一点不可怕,您长得玉树临风,潇洒不羁,一看就是人中龙凤的大人物。”

    “那你为什么要害怕我?”沈烽霖明知故问着,难不成是他表现的太严肃了?

    江清柠耷拉着头,不敢再自作聪明的拍须溜马了,怕一个嘚瑟拍到马腿上就适得其反了。

    沈烽霖抬起她低垂的下颚,四目相接,他觉得这个脉脉含情对视的时候,他应该展颜笑一笑,让她知道自己其实是和蔼可亲又平易近人的好男人。

    江清柠两眼一眨不眨的盯着他那微微上扬的嘴角,原本心里还平静如水,这下倒好,跟起了狂风似的,汹涌澎湃。

    那是笑容吗?

    那分明就是杀人前让人不寒而栗的阴邪样貌,不言不语间,已经用眼神把她凌迟处死了。

    “嗝。”江清柠控制不住的打着嗝。

    沈烽霖继续笑着:“不用害怕,我不会对你做什么。”

    “我想——”

    “去十四院。”沈烽霖打断了她的话。

    江清柠默默的低下头,她刚刚其实想说我想回江家,但她怕自己这话一出口,可能都活不到回江家了。

    车子疾驰而过,卷起一片片枯黄的落叶漫天翩跹。

    十四院:

    秦妈抱着孩子正乐呵乐呵的唱着儿歌,听见玄关处传来声音,下意识的看过去。

    江清柠左右打量着这栋别墅,不知为何,有一种熟悉感油然而生。

    “夫人,您出院了吗?”秦妈兴高采烈的跑过去,“这真是太好了,我得赶紧把鸡汤给您炖上。”

    江清柠还有点懵,瞧着地上多出来的一双拖鞋,粉红色的兔耳朵,再配上她最喜欢的那种闪闪烁烁的钻石贴片,这一看就是她喜欢的那种拖鞋。

    “换上鞋子进来吧。”沈烽霖从容不迫的脱下了西装随意的挂在了衣架上。

    江清柠小心翼翼的往里面挪,她好奇的打开了距离她最近的一个柜子,有什么东西从她记忆的缝隙处钻了出来,她好像记得这里面藏着一只迷你熊。

    果不其然,柜子打开的瞬间,迷你熊掉了出来,正好滚到了她脚边。

    她很喜欢这种布偶,她在江家便买过一个房间的布偶娃娃。

    “丫头。”沈烽霖见她一动不动,轻声喊了她一声。

    江清柠突然抬起头,她急急忙忙的往卧房里走去,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知道这里是睡房,双手一推开,她便马不停蹄的跑到了床前,弯下腰在床底处扒拉着什么。

    沈烽霖跟在她身后,也不打扰她寻找东西。

    江清柠从床底处拉出了一个盒子,兴奋的拆开了。

    包装精美的盒子里装着一只限量版的水晶娃娃,在灯光的照耀下五彩斑斓。

    沈烽霖没有出声打扰她,任她捧着娃娃笑的乐不思蜀。

    江清柠张口,仿佛那些话并没有经过脑子,而是自然而然的脱口而出,“三哥,我找到了。”

    沈烽霖好一会儿都没有回应。

    江清柠说完这句话完全愣住了,她惊慌失措的放下水晶娃娃,心里一阵惶恐,她怎么一时大意又胡说八道了?

    沈烽霖慢慢的走近她,蹲在她身前,莞尔道:“喜欢吗?”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跑来这里。”江清柠手忙脚乱的把礼盒装起来,生怕被误会成自己是大大咧咧不懂礼节的乡野丫头。

    沈烽霖按住她的双手,“这本来就是你的东西,只是你一直都没有找到而已。”

    江清柠不知不觉的红了脸,她慢慢的缩回自己的手,微微点了点头,“谢谢。”

    “别动。”沈烽霖抬起头温柔的拂过她的额头,“有脏东西。”

    江清柠当真听话的不再乱动了,他的指腹很轻很柔不着痕迹的拂过她的额角,鼻间又一次萦绕着只属于他的那股檀香味,清清淡淡,不浓不烈,着实好闻。

    沈烽霖忽然抬起了她的下颔,在她没有反应的瞬间,吻住了她的唇。

    江清柠倏地瞪直了双眼,唇间馥郁着淡淡清香,那石破天荒的一吻就像是沉香用开天神斧砸华山那样劈开了她的天灵盖,惊得她仿佛都石化了。

    她被亲了?

    她被沈三爷亲了?

    这可是她的初吻啊!

    不对,娃都生了,这怎么可能会是初吻。

    可是……可是她真的是被沈三爷亲了啊,京城里呼风唤雨人人敬畏的沈烽霖主动亲了她?

    江清柠脑子里走过了山路十八弯,原本混沌的意识这下子就像是一堆麻绳全部搅合在了一起,越拧越紧,越紧越乱。

    她成功眼前一黑,晕过去了。

    沈烽霖一把抱住她软下来的身体,慌不择路的将她抱了起来,“柠柠,柠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林平李静名字〕〔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古斯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