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娇娇林荣〕〔丹宫之主〕〔觅仙道〕〔重生投资大佬〕〔上门女婿叶辰〕〔玄浑道章〕〔极品透视民工〕〔贞观憨婿〕〔古代美食评论家〕〔你是我戒不掉的甜〕〔战神无双九重天〕〔极品女婿〕〔听说你很拽啊〕〔农门婆婆的诰命之〕〔大佬退休之后〕〔重生弃少归来〕〔农家相公是个娇气〕〔天降女婿〕〔狂神战云妃〕〔帅教官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440章 沈三爷的浪漫流程
    江清柠不得不再次感叹钱果然是万能的。

    沈烽霖等得脖子都僵硬了,他偷偷地瞄了瞄正神色如常吃着爆米花喝着可乐的女人,她好像没有一点被感动的样子啊。

    江清柠注意到旁边醒目的眼神打量,侧了侧身子,急忙端正自己淑女的坐姿,她笑:“三爷为什么要这么看着我?”

    “爆米花好吃吗?”沈烽霖将目光投掷到她怀里的那一桶爆米花上面。

    江清柠递了过去,“您也尝尝。”

    沈烽霖拿起了两颗,细嚼慢咽一番,“香精味挺重的。”

    “您喝可乐吗?”江清柠这才想起自己好像忘拿了另一杯。

    沈烽霖没有说话,等待着她的下一步动作。

    江清柠苦笑道:“我忘了拿另外一杯。”

    “没事,我不渴。”沈烽霖故意掩嘴咳了咳。

    江清柠为难道:“您如果不介意,可以喝我的。”

    “我不介意。”沈烽霖直接拿起喝上一口。

    他是基本上不喝这种碳酸饮料的,但今日这碳酸饮料竟是出奇的好奇,可能是因为他们喝着同一根吸管同一杯可乐。

    电影结束,已经是临近中午。

    阳光明媚,碧空如洗。

    沈氏大楼下的咖啡厅,早已是人满为患。

    江清河走到最末的角落位置,摘下墨镜,言笑晏晏,“夫人,让您久等了。”

    沈娉霜搅着咖啡杯,指着身前的位置,“坐吧,我给你叫了一杯拿铁。”

    “谢谢。”江清河环顾一圈四周,“这里是沈氏?”

    “没错,果真是闻名不如见面,繁华又富饶啊。”

    “夫人可真会开玩笑,京城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都是繁华富饶之地。”江清河呡了一口苦咖啡,“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人趋之若鹜的想要在这里站的一席之地。”

    “你是个聪明人,我很欣赏你那份锲而不舍的勇气。”沈娉霜嘴角轻扬,“我们也不必拐弯抹角相互吹嘘了,直接开门见山吧。”

    江清河莞尔,“我想您现在最着急的就是该怎么留在京城吧。”

    “我那个侄子可不是好对付的,只要静静一出院,我想他便会迫不及待的送我们上飞机。”沈娉霜越想越是不甘心,语气难免重一些。

    “听说上次陈小姐差一点就成功了,可惜用错了东西。”

    沈娉霜眯了眯眼,“你怎么知道这件事?”

    “京城这种地方,太小了,稍稍一发生点什么,就会传得人尽皆知。”江清河端起咖啡杯,再喝上一口,继续道:“我这里倒是有个好东西,更适合陈小姐。”

    沈娉霜挑明道:“你说得那种东西我也有,只是静静的身体不适合,毕竟那种东西一旦服用,男人可管不住自己了,万一伤害了她,岂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

    “这孰轻孰重,夫人可得拿捏好了,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我想陈小姐也不愿意就这么被灰溜溜的赶回去吧,这一别说不定就是一辈子退让了。”江清河拿出皮夹里早已准备的东西放在了桌上。

    沈娉霜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个纸盒子,上面没有任何署名,简单的就是随便丢在地上,怕是也没有人知道它是什么东西。

    江清河说着:“再过两天就是我江家的周年庆了,我想三爷也会如约而至。”

    “你果真是个聪明人。”沈娉霜将盒子收回了皮包里,继续品着咖啡。

    月色朦胧,河畔两岸已经降温了。

    “阿嚏。”江清柠着实是想不通这大晚上的沈三爷为什么要把她带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夜风吹得她都快得重感冒了。

    沈烽霖脱下外套搭在她肩膀上,寒风撩起她的长发,她一个没有忍住,又是连打了两个喷嚏。

    江清柠揉了揉自己发痒的鼻子,抱歉道:“我一个没有控制住,对不起。”

    沈烽霖问:“冷吗?”

    江清柠打着哈哈道:“还好,还好。”您老人家看不出来吗?我都打喷嚏打的鼻涕眼泪流了,这不是冷是什么?

    沈烽霖清了清嗓子,大概也是想着尽快做完流程,当皓月星空,当夜风宁静,当四下无人,当你我脉脉含情对视的时候,深情一吻,事半功倍。

    他在心里默默的念着,最后慎重的握紧了她的双手。

    江清柠见他突然严肃起来,心里一咯噔,有些不安着,这荒郊野外的,沈三爷他老人家莫不是想着跟自己玩这种野外游戏?

    虽然有点小刺激,但……她拱了拱鼻子,似乎有点不安全啊。

    沈烽霖目光灼灼的凝望着她的眉眼,月光朦朦胧胧的落在河面上,微风吹拂而过时,波光粼粼。

    江清柠屏住呼吸,不敢动弹。

    忽然间,乌云蔽月,周围的光芒黯淡了些许,连带着荡漾在湖面上的碎光也是消失不见了。

    沈烽霖情不自禁的皱了皱眉,这似乎少了一些景致,会不会不够浪漫了?

    江清柠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他的下一步工作,心里更是七上八下慌得不安,她在考虑要不要问问三爷是嘛意思呢,咱们能不能不要这么干瞪眼了。

    沈烽霖在等待,等着这团乌云被吹散。

    时间一分一秒的弹指即逝,江清柠觉得自己的腿都快站麻了,三爷他还是一声不吭,是不是他在等自己先说话?

    “三爷,您怎么了?”江清柠用着低不可闻的声音询问着。

    “再等等。”沈烽霖抬头望了望夜空,快了,乌云快散了。

    江清柠顺着他的动作同样抬起头,夜色渐深,夜风更凉了,他究竟在等什么?

    渐渐地,乌云散开了,月光再一次照耀了下来,像一面碎镜子洒在了河面上,闪闪烁烁。

    沈烽霖面色一丝不苟的看着她,他慢慢的,静悄悄的朝着她低下了头,仿佛鼻间都萦绕着属于她的芬芳。

    江清柠条件反射性的往后缩着头,大概有些搞不懂三爷为什么要用这种表情靠近自己,难道是自己眼睛里有眼屎脏了他的眼吗?

    沈烽霖越来越靠近她了,他虎视眈眈的盯着她一张一合的唇,最后闭上双眼,准备按照教科书那样吻上去。

    “阿嚏。”江清柠忍无可忍一个大喷嚏打了出来,毫无意外,喷了他一脸口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天官赐福〕〔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第一战神杨风〕〔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北玄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来〕〔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