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凌天宇〕〔不会真有人觉得师〕〔超级海岛大亨〕〔史上最强练气期方〕〔方羽修炼五千年〕〔团宠真千金每天都〕〔比邻〕〔二嫁医妃:王爷他〕〔女神的上门狂婿陈〕〔琪琪〕〔陈华〕〔废婿归来〕〔女神的上门狂婿〕〔炼气五千年李道然〕〔史上最强炼气期方〕〔褚临沉我怀孕了〕〔总裁的甜宠新娘〕〔史上最强炼气期〕〔摄政王的药膳小医〕〔脉脉春风,冰雪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442章 我是来见他最后一面的
    江清柠觉得自己恋爱了,完完全全被这个该死的成熟的的老男人迷住了。

    他总是不露痕迹的撩拨着她这颗情窦初开的小心脏,就如同把自己囚禁在一个金碧辉煌的地方,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用着一根羽毛不停的挠痒痒。

    太丧心病狂了,却又让人难以拒绝。

    “得了,你别笑了,你再笑下去,我得怀疑你是不是中邪了。”徐萌萌来了一下午,她就在自己面前笑了一下午,还笑得比外面盛开的花还灿烂。

    江清柠控制不住自己的面部表情,她低头窃笑着,“三爷他总是偷偷地趁我不备亲吻我。”

    徐萌萌仰头望着头顶上空的蓝天白云,她道:“你这是存了心的想要在我这个单身狗面前秀恩爱是吗?”

    江清柠毫无半点愧疚的继续说着:“他刚刚又派人送来了很多东西,有好多都是我这辈子见都没有见过的,你知道吗?原来真的有鸽子蛋那么大的钻石。”

    徐萌萌嫌弃的瞥了她一眼,“你们江家也不差钱啊,你怎么跟一副乡巴佬进城似的,你差鸽子蛋那么大的钻石吗?”

    “听说价值好几个亿。”

    “……”徐萌萌嘴巴张了张,默默的闭上了嘴,她好像也没有见过那么大的钻石啊。

    江清柠抬了抬手,拿出口袋里的护手霜,挤了一点在手背上来回擦拭着,她道:“这一天天的,手怎么这么的干巴,瞧瞧,干巴的都快蜕皮了。”

    徐萌萌当真被她无名指上那鸽子蛋一样巨大的钻石晃瞎了狗眼。

    江清柠心满意足的放下了双手,“你今天来找我是想说什么事来着?”

    徐萌萌被她这么一笑差点把正事给耽搁了,她轻咳一声,环顾一圈四周,确认并没有闲杂人等之后,谨慎的说着:“陈静静出院了。”

    江清柠诧异道:“她什么时候住院了?难道是去做无痛人流了?”

    徐萌萌一指头戳在她的脑门上,“你还真是信了他们的鬼话?”

    江清柠摸了摸自己被戳的隐隐作痛的额角,哭笑不得道:“那么漂亮的女孩子也不像是会说瞎话的人啊。”

    徐萌萌啧啧嘴,“亏得三爷对你掏心掏肺的,你就真把他当成了那种饥不择食的登徒子?”

    “三爷不像是那种卑鄙小人。”

    “陈静静是旧毛病的原因才住院了一段时间,不过今天出院了。”徐萌萌忧心忡忡道:“按照电视剧的剧情发展,我觉得她很有可能病愈之后就跑来你这里作妖。”

    江清柠若有所思着:“她肯定会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求我别赶她走,然后当牛做马的报答我的这辈子的恩情,最后背着我勾引我的丈夫。”

    “叮咚……”话音未落,门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

    两人立马紧张的面面相觑一番。

    徐萌萌眨了眨眼,“这真的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江清柠皱了皱眉,刻意的压低着声音,“我要不要当做自己不在家?”

    “叮咚……”门铃继续响起。

    徐萌萌一个头两个大,“咱们这样会不会像是不战而屈人之兵?认输了?”

    江清柠哗啦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我像是那种懦弱而无能的妇孺吗?”

    陈静静站在门外,因为大病初愈,脸上还是那病态的苍白,甚至有一种弱风扶柳摇摇欲坠的虚弱感,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两眼一黑就倒下去了,着实是让人有些于心不忍。

    江清柠面无表情的瞪着果真说来就来的女人,道:“看着陈小姐的气色,似乎不太好啊。”

    陈静静弱不禁风的说着:“我是来道别的。”

    江清柠稀奇了,“我和陈小姐似乎并没有那么深的感情,难不成陈小姐是对我一见如故进而惺惺相惜,就算是生病了也不忘来我这里溜一圈?”

    陈静静垂了垂眸,满眼都是说不尽道不明的委屈惆怅,她道:“我是来见三哥哥最后一面的。”

    “陈小姐来的不凑巧,三爷并不在家。”江清柠顺手准备关门。

    陈静静却是眼疾手快的挡住了大门,那行动迅速的样子可不像是弱质芊芊的病西施啊。

    江清柠望着她突兀的右手,反问,“陈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我知道三爷这个时候不在家。”

    “陈小姐这话是越说越奇怪了。”

    “这里是他家,他迟早都会回来的,不是吗?”陈静静抬眸,四目相接。

    江清柠道:“陈小姐既然不嫌累得慌,你就等着吧。”

    陈静静依旧挡在门口,虚弱的掩嘴咳了咳,“我方便进去吗?”

    “不方便。”江清柠毫不怜香惜玉的拒绝着。

    “我见过他最后一面,马上就走。”

    江清柠真是觉得好笑极了,她道:“陈小姐你真把我当成了电视剧里那种傻白甜女人了?我为什么要让企图抢走我丈夫的女人堂而皇之的进自家房子?我看着有那么大度吗?”

    陈静静两眼泛红,泪光闪烁,她带着哭意解释着:“我别无他想,只是想要在临走前再和三爷说一句话,他不接我电话,不让我进公司,我只有来这里等他了。”

    “门口有的是地方,陈小姐不介意的话可以站着坐着躺着等,都可以。”江清柠作势便准备关门。

    陈静静依旧像一尊佛像那般屹立不倒的挡住了门,她摇头,“我想进去等。”

    江清柠犹豫了片刻,当真是不再拒绝,用着半分和善的语气道:“既然这样,你进来吧。”

    陈静静始料未及她竟然就这么同意了,还没有来得及展颜欢笑,手刚从门上放了下来,突然一股蛮力冲击在自己的肩膀上,她来不及反应,身体往后踉跄了好几步。

    “嘭。”江清柠干净利落的关上了大门,她得意地拍了拍双手,冷哼道:“你真把我当成了缺心眼的傻子吗?”

    陈静静站在门口处,不敢置信的瞪着被紧紧闭上的大门,她抬起手正准备再按响门铃,但自尊心不允许她再这么作贱下去。

    行,她就在这里坐着等!

    微风徐徐,一辆车平稳的停在了别墅前。

    陈静静双手抱膝,面色比起之前更苍白了几分,连带着唇色都快接近透明了。

    她眼中忽然出现了一道人影,那是她梦寐以求的男人啊,她几乎是没有考虑的从台阶上站了起来,却因为起得太猛,身体一晃,作势就往男人身上倒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我真的是正派〕〔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万族之劫〕〔穿成权臣的心尖子〕〔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