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环斗罗〕〔毒门太子妃〕〔雷霆具现师〕〔苏扬叶慧云〕〔精灵侦探社〕〔崛起在港综世界〕〔脑海里飘来一座废〕〔这是我的星球〕〔宁璃陆淮〕〔我真的只有一个老〕〔隋末之大夏龙雀〕〔大奉打更人〕〔我真不是仙二代〕〔一世龙皇〕〔叶慧云〕〔无限血核〕〔旧日盗火者〕〔王婿叶凡〕〔医婿叶凡〕〔妖魔哪里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448章 废物
    江清柠被呛了好几口水,嘴巴却被堵得死死的,她觉得自己快被憋死了,嗯,是被沈三爷给活活憋死的。

    “咳咳咳。”江清柠终于将失去理智的男人给推开了,趴在池边一个劲的喘着气,整张脸都被憋得青紫,怕是在晚个几秒钟,她就得宣布英年早逝消香玉陨了。

    沈烽霖好似已经完全的走火入魔,在他的意识里,没有镇定,只知道抱住她,束缚她,强迫她。

    江清柠察觉到自己的胳膊又被他给拽住了,还没有反应过来,又一次被拉了回去,池子里的水好像结冰了似的,冷得她不停地颤抖着。

    “三爷,您怎么了?”江清柠使出浑身解数逮住机会就往池子外爬去。

    沈烽霖听不见她的询问声,见她逃了出去,同样翻身一爬,成功的将她按在了地板上。

    江清柠这下子才完全明白过来,沈三爷的双眼是无神的,甚至都没有焦距,他看着自己时,恍若猛兽见到了小绵羊,那种意图,一目了然。

    “三爷……唔……”她的嘴被直接堵死了。

    一室旖旎。

    另一间客房里,地毯上斑驳的血迹已经干了,只剩下那一阵阵让人难以忽视的血腥味萦绕在空气里。

    江清河面色凝重的看着狼狈不堪的陈静静,眉头不可抑制的紧蹙成川,看来不仅是失败了,还失败的一塌糊涂毫无转圜的余地。

    果真,这长得漂亮的女人,都是愚蠢到无可救药的玩意儿。

    自己都给她精心布置了这么一出戏,她只需要坐享其成就好,却没有想到,这最后临门一脚了,她还能失败!

    陈静静失血过多,早已是面无血色,她戚戚然然的双手捧着脸,伤心欲绝的哭泣着,“三哥哥,他太狠了,他宁愿自残也不愿意碰我一下。”

    江清河蹲在她面前,惋惜的摇了摇头,“我之前就建议过你,别把所有男人都想成一根筋的动物,你只需要一声不吭的坐着等,等药效起来,他就算再理智,也会束手无策。”

    “他一早就识破了我。”陈静静觉得自己今晚上闹得这一出就是一个大笑话。

    “我真是高估了你。”江清河冷漠的站起身,“起来吧,别哭了。”

    “我不甘心。”陈静静一拳头重重地砸在地毯上。

    江清河斜睨她一眼,“你不甘心还能做什么?沈三爷这种睚眦必报的人物,得罪他,你觉得你还有出路吗?”

    “这一切都是你设计的。”陈静静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指着她,“我只要坦白的告诉他,他会原谅我的。”

    江清河真是羡慕她那天真到让人啼笑皆非的脑回路,嘲笑着,“有谁看到是我下药吗?相反你倒是脱不了干系,毕竟可是你在想入非非。”

    “我就算有预谋,可是主使是你。”

    江清河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将她狠狠的抵在了墙上,目光阴鸷,“陈小姐,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我掏心掏肺的替你筹划,你就这么回报我?”

    “都是你害得我走投无路了,现在三哥哥肯定恨死了我,我不能让他恨我,我爱他啊,我只爱他啊。”陈静静扳着她的手,企图将她推开。

    江清河越发用力的钳制着她,“我如果知道你这么蠢,我宁愿置身事外,也不会来插上这一脚,不仅什么好处都没有捞着,还惹了一身腥。”

    “你算什么东西,你放开我。”陈静静嫌弃的朝着她吐了一口口水,“你以为自己有多么了不起甚至清高?江清河,你难道忘了你被那几个臭流氓——”

    “啪。”江清河一巴掌狠狠地抽在她脸上,目光如炬,“你如果再说一个字,反正今天也没有知道我来了这里,你就算死了,沈三爷也只会认为你是羞愧自尽。”

    陈静静瘫软在地上,失血之后,头晕眼花,被对方一激,更是血气不顺,眼看着就要倒下去了。

    江清河目眦欲裂的瞪着她,“你也知道我有多么的心狠手辣,别逼着我站在你的对立面,这样你只会更惨更落魄。”

    “你、你这个肮脏的女人,给我、给我滚。”陈静静虚弱的躺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江清河踩着高跟鞋从她身上跨了过来,头也不回的出了房间。

    陈静静绝望的躺着,眼前晕晕实实,越来越恍惚了。

    清晨,阳光明媚。

    江清柠撑着自己快要折断的老腰动作僵硬的坐了起来,她还有些木讷,可能是昨晚上发生的一切太过惨烈,惨烈到她不用多想便能记起那一幕又一幕。

    地上全是破碎的衣服裙子,更是血迹斑斑,直接从洗手间蔓延到卧房,看的人惊心动魄,惊悚不已。

    不知情的人怕是还得以为这里是不是发生了命案!

    江清柠扭了扭脖子,大概还在找昨晚上的罪魁祸首。

    沈三爷已经是人事不省的躺在距离她两米外的位置处,浑身上下都是血,特别是左臂处那道几公分长的伤口,血肉外翻,深可见骨。

    江清柠吞了一口口水,艰难的爬到了他面前。

    她尝试着将他唤醒,轻轻地推了推他的肩膀,“三爷,三爷。”

    沈烽霖依旧没有回应,他一动不动的躺着,脸色灰败,惨不忍睹。

    江清柠声音发哑,她摸了摸他的额头,一片滚烫,看来真的是伤口发炎了。

    也对,昨晚上的战况十分激烈,甭说一个受伤失血的人了,就算是虎虎生威的正常人,估计也得虚脱了。

    江清柠急的一个头两个大,如果被传闻出去,堂堂沈三爷是因为那啥啥早亡,这都闹多大的笑话啊。

    古时候再昏庸的帝王也没有被迷惑成这种人亡方式的,她怕是要坐稳红颜祸水这个称号了。

    江清柠扶额,裹着被单一瘸一拐的将昏迷不醒的男人往床上拖去。

    “叮铃铃……”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江清柠犹如逮到了救命稻草,毫不考虑的将沈三爷放了下来,踉跄着把地上的手机捡了起来,不管这是谁的手机,直接按下接听。

    “三爷,今早的会议需要暂时延迟吗?”林栎反复确认了时间,这都快十点了,三爷他老人家是忘了公司这档子事了吗?

    “您是林助理?”江清柠问。

    林栎神色一凛,“是,夫人,我是林栎。”

    “这个,能麻烦你先送两套干净的男女衣服来宁安酒店8808房间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真没想重生啊〕〔万族之劫〕〔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第一战神杨风〕〔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大周仙吏〕〔北玄门〕〔天官赐福〕〔麻衣神婿〕〔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在秦朝当神棍李〕〔剑来〕〔飞虎战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