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环斗罗〕〔毒门太子妃〕〔雷霆具现师〕〔苏扬叶慧云〕〔精灵侦探社〕〔崛起在港综世界〕〔脑海里飘来一座废〕〔这是我的星球〕〔宁璃陆淮〕〔我真的只有一个老〕〔隋末之大夏龙雀〕〔大奉打更人〕〔我真不是仙二代〕〔一世龙皇〕〔叶慧云〕〔无限血核〕〔旧日盗火者〕〔王婿叶凡〕〔医婿叶凡〕〔妖魔哪里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449章 那画面感
    林栎就算再愚钝,也是自然明白了江清柠的言外之意。

    这不就是明摆着昨晚上有发生什么羞涩到不能言说的事吗?

    果然啊,自家总裁常挂在嘴边的她还小,她还生着病,这些看似大义凛然的话,都是借口。

    男人,都是腹黑的玩意儿。

    听着江清柠嘴里隐含的话,送衣服,那不就是避讳的告诉他,他们的衣服都不能穿了吗?

    什么情况下衣服不能穿了?

    林栎似乎已经能够幻想到昨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们家总裁是有多么的丧心病狂,怕是把夫人折磨到遍体鳞伤了。

    唉,太可怕了。

    江清柠裹着浴袍,反反复复的替他擦拭着额头上的虚汗。

    沈烽霖一直没有醒过来,脸色比起之前更难看了,怕是就吊着一口气。

    江清柠更加慌不择路了,她心里有两道声音同时响起,一人在提醒她必须立刻送去医院,然而另一人却是委婉的劝诫她好歹也要穿上衣服再去,否则这时事新闻就得变成:

    沈氏掌门人沈烽霖一早便是衣不蔽体的被送往医院。

    那画面感,她家沈三爷的一世英名就得全毁了啊。

    “叮咚……”门铃声响起。

    江清柠几乎连问都没有问一下门外是谁,迫不及待的把门打开了。

    林栎双手递上衣服包装袋,嘴里的话还没有说,对方已经啪的一声把门又关上了。

    江清柠将衣服翻了出来,先把自己穿好了之后,又开始犯难了。

    她也不可能让林栎进来,如果他进来了,看见这一幕,她怕是得害臊到跳楼自尽了。

    “三爷,三爷,您醒了吗?”江清柠轻轻地推了推他的胳膊,还是没有反应。

    江清柠咬了咬指甲,为难的掀开了被子。

    “我只是替您穿衣服,我不会对您做什么。”江清柠自我保证着。

    沈烽霖意识忽远忽近,他有听见什么人在叫他,可是就是浑身疲惫到睁不开眼。

    倏地,他身上的被子被人掀开了,他条件反射性的抖了抖。

    江清柠面红耳赤的把小裤裤拽在手里,闭着眼睛,企图凭着感觉替他穿上去。

    “你在避讳什么啊?”江清柠哭笑不得的抽了抽自己的耳光。

    她一个劲的麻痹着自己:你们是夫妻,你难道还没有看见过?怕什么?睁开眼睛,正大光明的看!

    江清柠深吸一口气,眼睛鼓的比铜铃还大,心脏跳得如同装上了小马达,蹦的她心率直奔一百八。

    沈烽霖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却是一声不吭的看着她,更是不闻不问她在干什么,任她自由发挥着。

    江清柠终于完成了这第一步,她如释重负的长吁出一口气,随后擦了擦额头上那本不存在的热汗,慢慢地抬起了头。

    画面死寂。

    沈烽霖嘴角轻扬,似带着笑,目光缱绻的与她四目相接。

    江清柠一个没有坐稳,从床边摔了下去,哐当一声,脑袋磕在了床沿处。

    沈烽霖单手撑着自己坐了起来,一晚上的高烧,烧的他早已口干舌燥声音发哑,他问:“有没有磕到自己?”

    江清柠恨不得咬舌自尽,所以说她刚刚那色米米的一幕都被他全看见了吗?

    沈烽霖朝着她伸出右手,“站起来说话。”

    “你、你什么时候醒过来的?”江清柠保留着最后的倔强,他有可能是刚醒,而不是一早就醒了。

    “你扇自己耳光的时候,我就醒了。”他直言不讳道。

    江清柠最后的希望全落空了,他全部都看见了。

    沈烽霖指着床脚处的衣裤,“麻烦帮我穿一下,我真的没有力气。”

    江清柠嘴角抽了抽,“我还是去找林助理进来吧,他、他就在门外。”

    “柠柠是觉得我这种情况可以被第三人看见吗?”

    江清柠挺着胆子打量了他一番,屋内是什么情况,只要对方不瞎,肯定就能猜出大概,确实是不利于堂堂沈三爷的声誉。

    “麻烦了。”沈烽霖欣然的伸出双手。

    江清柠脸红的像极了熟透的樱桃,她小心翼翼的把衣服套过了他的手,“我会不会弄到你的伤口?”

    沈烽霖靠在她耳侧,言语温柔,“不会,不疼。”

    那轻咛的一声不疼,简直就是苏到了人的心坎里,让人浑身上下情不自禁的起了一声鸡皮疙瘩,太蛊惑人心了。

    沈烽霖看似是无意却是故意的用自己的唇擦过了她的耳朵,那轻轻的,不着痕迹的触碰,恍若星星之火瞬间燎原。

    江清柠当场没有了动作,她心里仿佛爬过了千万只蚂蚁,痒啊,挠啊,她忙不迭的低下头,他大敞在外的腹肌明目张胆的撞进了她的视线里,看的她都快沸腾冒烟了。

    这是什么神仙男人,人家的小心肝都快爆了。

    房门外,林栎已经围着屋子转了不下十圈了,怎么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他有无数次想要按一按门铃,最后关头他制止了自己这个作死的想法。

    “林助理?”江来从电梯里一出来便瞧见了守在门外似乎还在自言自语的男人。

    林栎急忙转过身,“江董事长。”

    “你怎么在这里?”江来看了一眼房门号,“我家清柠在里面吗?”

    林栎打着哈哈道:“夫人和三爷都在里面。”

    江来自然明白他的言外之意,点头道:“那我就先不进去打扰了,等他们出来吧。”

    林栎诧异道:“您要在这里等?”

    “嗯。”江来犹如另一尊门神一样守在另一边,瞧那样子,就像是守株待兔似的,今天逮不着这只兔子,他就不走了。

    林栎有些为难,却又不敢左右江来的去留,规规矩矩的站在另一边,同样是翘首以盼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弹指即逝,两人也不知道彼此站了多久,就在江来第三次敲了敲自己的老寒腿之后,紧闭的门终于打开了。

    屋内的两人穿戴整齐,除了沈三爷一脸白和江清柠一脸红之外,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

    沈烽霖一出门便是注意到了江来的存在,他率先开口道:“岳父怎么会在这里?”

    江清柠一听他的话,脸更红了,甚至外人一瞧就知道她做了什么很是心虚的事。

    江来神色凝重道:“昨晚上还有很多话没有和清柠说明白,我担心她犯糊涂,忧心忡忡的难以入眠,今日碰巧听说你们还在这里,我就赶过来了。”

    “原来是这样。”沈烽霖温柔的将藏在身后的小丫头牵了出来,“和你父亲好好谈谈,我先回公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真没想重生啊〕〔万族之劫〕〔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第一战神杨风〕〔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大周仙吏〕〔北玄门〕〔天官赐福〕〔麻衣神婿〕〔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在秦朝当神棍李〕〔剑来〕〔飞虎战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