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霹雳之圣星之行〕〔我的师傅每到大限〕〔小阁老〕〔诸天最强肉盾〕〔豪婿临门王锐卫清〕〔仙草供应商〕〔我家王妃是逗比〕〔港九枭雄〕〔我家反派女主追夫〕〔契约总裁:冤家甜〕〔夜半鬼点灯〕〔甜蜜定制计划〕〔霍格沃茨之血脉巫〕〔攻心为上老公诱妻〕〔女主林辛言男主宗〕〔总裁诱妻成瘾〕〔树海林深〕〔一品荣华之医妃要〕〔林梓言宗景灏的故〕〔林辛言宗景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454章 这有可能是我三叔的孩子
    整个客厅,在那么一瞬间,真的就像是人去楼空了那般静若无人。

    江清柠脑袋转速过快,又一次光荣的死机了,甚至她发现自己都重启不了,太过惊悚。

    沈烽霖让她坐回了沙发上,从容不迫的将咖啡放在了彭律师面前,再问,“还需要多久?”

    彭律师忙不迭的擦了擦额头上的热汗,再次确认了一下时间,回复着:“估计还要两个小时时间。”

    “尽快吧。”沈烽霖瞧了一眼还处于无神状态的小丫头,牵起她的手走回了卧房。

    “呼呼呼。”江清柠一个深呼吸终于来了反应。

    沈烽霖道:“吓到了?”

    江清柠很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很轻松,却是笑得比哭还难看,她摇头,又点头,可能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沈烽霖温柔道:“我知道突然跟你说这种话你会被吓坏了,但你迟早都要面对的。”

    “三爷,为什么?”江清柠木讷着问,她觉得自己现在这副表情一定是很扭曲的,怕是眉头都打成了死结。

    堂堂沈氏,他说送人就送人了?

    这是不是有点太轻率了?

    沈烽霖莞尔,“你是我夫人,理所应当拥有我的全部,包括公司,集团,股份,所有资产。”

    “……”江清柠潜意识里认为自己很有必要扇自己一耳光确定一下这是不是在做梦,这样狗血又无厘头的剧情,怕是只会出现在电视剧里。

    沈烽霖动作轻盈的摩挲着她紧蹙的眉头,“别怕,我会站在你前面,有什么问题,我来处理。”

    “为什么?”江清柠词穷了,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只是一个劲的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之前不是问我会不会突然有一天我会厌烦了你,不要你了?”

    江清柠傻笑道:“那都是我胡言乱语瞎说的,您别记挂在心上。”

    “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你的安全感来自于我对你是真心还是假意,如果你认为我对你只是一时新鲜,害怕着某一天我把你丢了。”

    江清柠一瞬不瞬的盯着他,这人怕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她想什么,他都能一清二楚的知道。

    沈烽霖再道:“你的顾虑是对的,所以我必须要打消你的顾虑,让你肆无忌惮的留在我身边,而非如履薄冰的担心着某一天你会被我赶出去。”

    “我、我只是——”

    “从现在起,这个家是你的,如果你厌烦了我,可以把我赶出去。”

    “……”江清柠差点一口气没有提上来就宣布享年二十一岁了。

    “只是别赶我走,如果我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我可以改,有什么不会做的地方,我可以学。”

    “咳咳咳。”江清柠咳得快要喘不过气了,京城里被传说成神一样的男人说自己定然会知错就改?

    她一定是没有睡醒,一定是在做梦,太荒唐了,太荒唐了。

    沈烽霖牵上她冰凉的小手,轻轻的拭去手心里的汗水,嘴角轻扬,笑意浅浅,“以后别再说那样的傻话了,也别再担心那样的事了,我从今天开始,一无所有,你才是我的依赖。”

    “三爷——”

    “你待在房间里好好静静,我去看看资料准备的怎么样了。”沈烽霖拍了拍她的小手,让她坐回椅子上。

    江清柠着实是坐立难安,他一走,她便不受控制的绕着屋子转圈圈。

    一圈又一圈,大概走了十几圈之后,她终于停了下来,仿佛经历了一个马拉松似的,她气喘不已。

    江清柠双手捂住自己的脸,又不放心的压了压心脏。

    她的脸烫的都能煎鸡蛋了吧,心脏快的就像是上了发动机,抖啊抖啊。

    所以说,这不是梦!

    阳光灿灿,落在院子里时恍若碎开的金子,斑斑驳驳,闪闪烁烁。

    一辆车安静的停在了路边。

    司机小心翼翼的将轮椅放下,“需要跟着您一起进去吗?”

    沈天浩摆了摆手,“我自己进去。”

    天使福利院前,青石板路铺的又长又直,完全不同于别的孤儿院贫瘠又萧条,这里倒显得富饶许多。

    院长正在陪着小朋友们唱唱跳跳,完全没有注意到院里多了一个人。

    “院长婆婆,有叔叔来了。”一名小朋友提醒着。

    院长这才回过头,瞧着轮椅上的沈天浩,有些疑惑的走上前,“这位先生,您是来领养孩子的吗?”

    沈天浩摇头,“我有话想问问李院长。”

    院长招呼着保育员过来陪同小朋友,主动推着轮椅走向了自己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院长倒上一杯热茶,恭恭敬敬的放在了桌上。

    沈天浩细细的研究着墙上小朋友们的大合照,直接开门见山道:“不知道李院长还记得两个月前在贵院被领养了一个刚刚早产不久的婴童吗?”

    院长听说此话,立马警觉起来,林栎曾要她签过保密协议,无论面对什么人,都不得泄露一个字,她自然不能实话实说。

    沈天浩没有听到回复,再道:“您别担心,领养你孩子的那个人是我三叔。”

    院长说着:“您说的什么意思我听不懂。”

    “听说你们这里的孩子在进来的时候都会留下一张照片,能给我看看吗?”

    “我们所有的孩子都在这上面了。”

    “院长应该知道我要的是那张照片。”

    院长移开目光,“我真的听不懂您的意思。”

    “那个孩子是某个清晨你们在院前捡到的,对吧。”沈天浩转动轮椅,慢慢的靠近对方。

    院长刻意的往后退,依旧是那句苍白又单薄的解释,“我听不懂您的言外之意。”

    “现在的孩子一天一个样,我也不确定那个孩子是不是我之前见过的那个,但只要看到他刚出世时的照片,我便能确定一二。”沈天浩步步紧逼。

    “先生,如果您是来领养孩子的,我随时欢迎,但如果您再这样胡言乱语下去,我可得报警了,这里是福利院,都是些苦命孩子,您请自重。”院长准备拒客。

    “我三叔一定威胁过你们不能告诉任何人,你放心,我是我三叔派来的,只有我见过那个刚出世的孩子。”

    院长越听越糊涂了。

    沈天浩道:“我三叔领养回去的那个孩子很有可能就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你知道吗?”

    院长瞠目,“这怎么可能?”

    “我三叔的孩子一出世就被人偷走了,碰巧我是唯一见过那个孩子长什么样子的人,我们调查之后发现抱走他的那个男人在两个月前去过很多福利院,而最后抱着孩子出现的地方就是在隔壁街,距离最近的也就是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林平李静名字〕〔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古斯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