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弃后:殿下,〕〔江百川〕〔神道帝尊〕〔农女柳月牙〕〔好歹也是个皇帝〕〔五个孽徒都想争夺〕〔洪荒历〕〔最强妖孽特种兵王〕〔顶级神豪〕〔麻衣神婿〕〔第九星门〕〔他和她们的群星〕〔重生弃少归来〕〔陆爷的呆萌甜妻〕〔医路坦途〕〔战皇〕〔农夫凶猛〕〔传奇机长〕〔千秋我为凰〕〔我老婆是女学霸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460章 这个孩子的来历
    沈天浩就如同哑巴吃了苦黄连,真的是有苦也难言啊。

    他费尽心机搞这么一出图啥呢?

    难不成就为了铤而走险的把三叔的孩子给找回来?

    他这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啥好处都没捞到,还惹了一身腥?

    沈老夫人刚刚把孩子哄睡着,正蹑手蹑脚的往门口走去,突然紧闭的房门被人粗鲁野蛮的推开。

    哐当一声,直接将熟睡的孩子给惊醒了。

    沈老夫人面色一沉,直接不顾往日教养,就差破口骂爹了,“你毛手毛脚做什么?”

    沈烽霖并不在意母亲那恨不得杀了自己的眼神,径直入内,将跟自己大眼瞪小眼的小家伙抱了起来。

    沈老夫人道:“你这是干什么?”

    “天色不早了,我们回家。”沈烽霖直言不讳道。

    沈老夫人皱了皱眉,试图将孩子抱回来,她委婉的说着:“你也说了这天都黑了,小孩子不能走夜路,今晚上就让他在咱们家住一晚吧。”

    “没事,有我震着,神鬼不侵。”

    “你自己就跟鬼面罗刹似的,都不用招魂,魂自来。”沈老夫人伸出双手,瞧那样子,是打算明抢了。

    沈烽霖道:“我们得先去一趟医院。”

    沈老夫人一惊,忙道:“去医院做什么?”

    言罢,她摸了摸孩子的额头,体温正常啊。

    “亲子鉴定。”沈烽霖并不打算避讳什么,全盘托出。

    沈老夫人先是一愣,转而大笑起来,“你这是犯什么糊涂了?你难不成还以为这个孩子是你的亲生骨肉。是,你们长得是挺像的,但人就是这么奇怪,看一样东西,越看越像,那是一种错觉,神经上的错觉。”

    “我知道。”

    沈老夫人作势就想着抱回孩子,“你也别瞎折腾了,孩子还小,不适合奔波。”

    沈烽霖垂眸,双目一瞬不瞬的打量着孩子,小家伙似乎也发觉到了父亲在揣摩自己,心有灵犀的扭过了小小脑袋,就这般四目相接了。

    他的眼睛特别像江清柠,炯炯有神,又明又亮,仿佛装满了星星,随时随地都在大放光芒。

    “好了,把孩子给我吧。”沈老夫人期盼的伸出双手。

    “母亲,我就试一次。”沈烽霖丢下这么一句前言不搭后语的话,抱着孩子不做停留的走了。

    沈老夫人听着他虎头蛇尾的一席话,犹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试一次?他试什么?

    她略微的思忖片刻,恍然大悟,这家伙莫不成还想着做亲子鉴定?

    夜色渐浓,山间不知不觉的起了浓浓一层夜雾。

    一辆车疾驰而过。

    林栎一路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天使福利院前,他打开车门,神色凝重的看了一眼上面刚刚换上的新招牌。

    他记起了这里是什么地方,更是记得这块新招牌,不就是他亲自吩咐下来换上的吗?

    林栎很是紧张,大概这是他入职以来面临的最让他忐忑不已的状况。

    “林先生?”李院长打着手电筒看着按响门铃的人,急忙打开大门,“您这么晚了怎么过来了?”

    “院长,咱们进去说。”林栎一路目不斜视的进了办公室。

    李院长把灯光打开,倒上一杯温水,笑容满面的问着:“您是有很重要的事不得不这个时候过来吗?”

    “院长,你老实告诉我那个孩子是怎么来的?”林栎双手紧握,有些举措不定的放在膝盖上,可想而知,他有多么的紧张和期待。

    李院长皱了皱眉,这两日怎么那么多人关心那个孩子?

    林栎继续问:“是什么时候捡到的,有具体时间吗?”

    李院长把日记本拿了出来,“这里是所有孩子的记录。”

    林栎盯着这个日记本至少看了五分钟,最后恍若下定了天大的决心那般,面色一丝不苟的打开了本子。

    寥寥几个字,却把来历和日期写的明明白白。

    李院长不敢吭声,察觉到办公室内氛围很是严肃,她也开始不安起来。

    林栎忽然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李院长说不出来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好像是一种如释重负,如同卸下了心里的巨石,一下子轻松了。

    “谢谢,我知道了。”林栎双手将本子还了回去。

    李院长笑着说:“是我该感谢您才对,近些日子您对我们的照顾太周到了,孩子们得到了最好的生活,这是我以前想都不敢想象的。”

    “您才是天使,这些孩子多亏了您。”林栎站起身,“这么晚也不打扰您休息了,不用送,我先走了。”

    李院长依旧把人送出了院门,瞧着离去的车尾灯,她才慢慢的关上了铁闸门。

    “院长。”保育员不知何时站在了她身后。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京城这种地方,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有的话不能说明白,也不能问明白,明白的太透,会惹上没必要的麻烦。”李院长关上了所有灯光。

    保育员点了点头,“我会保持沉默的,今晚上院里没有接待过任何爱心人士。”

    林栎几乎是一路疾行,恨不得立刻赶回。

    他打开通讯记录,拨出号码,“三爷,您让我调查的事查到了。”

    “嗯。”

    “福利院并没有写的太明白,但确实是在那个男人失踪后的第二天小公子出现在了福利院门前,时间吻合。”

    “那些都不重要了。”沈烽霖看了一眼怀里熟睡的小家伙,嘴角轻扬,“沈天浩提醒了我,再多的吻合都不如一纸鉴定!”

    “您的意思是——”

    “我们正在去医院的路上。”沈烽霖放下手机,月光朦胧的照耀在他的眉间,让人一眼瞧去,更加的扑朔迷离。

    “阿嚏。”

    江清柠揉了揉发痒的鼻子,将虚敞的窗户关上了。

    果然不能自虐在大晚上的吹什么夜风。

    “叮咚……”门铃异常刺耳的回荡在房子里。

    秦妈看着视频里的女人,并不打算开门迎客。

    江清柠见她好一会儿都没有动作,问道:“是谁?”

    秦妈轻咳一声,为难道:“是昨天那位夫人,就是那位陈小姐的母亲。”

    “她这个时候跑来做什么?”江清柠故作高深的捏了捏下巴,“行迹诡异,绝对是来者不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林平李静名字〕〔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