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环斗罗〕〔毒门太子妃〕〔雷霆具现师〕〔苏扬叶慧云〕〔精灵侦探社〕〔崛起在港综世界〕〔脑海里飘来一座废〕〔这是我的星球〕〔宁璃陆淮〕〔我真的只有一个老〕〔隋末之大夏龙雀〕〔大奉打更人〕〔我真不是仙二代〕〔一世龙皇〕〔叶慧云〕〔无限血核〕〔旧日盗火者〕〔王婿叶凡〕〔医婿叶凡〕〔妖魔哪里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468章 生气的后果
    江清柠觉得好奇怪,她竟然听见有人在唱歌:

    从南到北漫长的路,下一站是幸福,不管多少坎坷辛苦,有你我不迷途。

    由来到去一生的路,下一站是幸福,无怨无悔的付出,只求圆满归宿。

    初闻不知曲中意,再闻已是曲中人……

    沈烽霖等了许久,恍若一个世纪那么漫长,他等得心里直发慌,简直比面临千军万马更让他惊惶不安。

    她是被自己吓到了吗?

    为什么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江清柠一个深呼吸终于有了意识,她用力的掐了掐自己的大腿,让自己保持清醒。

    沈烽霖不再说话,就这么单膝跪着,满目期盼的等待着她给自己答案。

    “所以说,我们还没有结婚?”江清柠张口一问,她自己都被惊呆了,他们连娃都生了,还没有结婚?

    那么这一段时间,他们都是未婚同居了?

    沈烽霖想过她会失去控制的抱住自己,哭着笑着点着头,生怕自己反悔似的连连答应。

    他也想过她现在没有记忆可能会有些犹豫,但应该思前想后慎重一番之后,应该还是会答应的,毕竟他能感受到她是爱自己的。

    可是千算万算压根就没有算到她会突然问这些话。

    我们没有结婚?

    我们原来没有结婚啊!

    江清柠仓皇的站起身,她究竟是拿的什么底气去跟陈静静他们叫板的?

    现在被现实打脸了吧,原来她是未婚先孕,用孩子才一步登天入住了十四院?

    沈烽霖大致能够想象到这丫头肯定又在胡思乱想了,他急忙道:“我们结婚了,只是还缺少一个仪式。”

    江清柠高悬的心脏缓缓的放下了,她点头道:“我还是沈太太对吗?”

    “如假包换。”

    江清柠拍了拍心脏,“那就好,那就好。”

    沈烽霖依然跪在她面前,还在等她的答案,又胆怯又紧张,“你答应了吗?”

    江清柠被他这么一问,脑壳仿佛又死机了。

    她何德何能有那个荣幸让堂堂沈三爷屈膝下跪求婚啊。

    她上辈子是拯救了全世界的英雄吗?

    沈烽霖屏息以待,如临大敌那般小心翼翼,他目不转睛的凝望着她的眉眼,周围,落针可闻。

    “三爷,我有些惶恐,您先起来。”江清柠尝试着将他扶起来。

    沈烽霖却是一动不动,“你答应了吗?”

    “您也说了我们已经结婚了,这些都是无足轻重的事。”

    “这对于你和我而言,是最重要的事,它不仅是一个仪式,更是我对你对婚姻的尊重,你愿意嫁给我吗?”沈烽霖紧紧的握住她的手,用力之大,几乎都快要将她的指骨揉进自己的骨血里。

    江清柠被捏疼了,连连点头,“我答应您,我真的答应您了。”

    沈烽霖一把将她抱进自己怀里。

    江清柠一个踉跄更像是栽进了他的怀中,他怀里的味道一如既往是那股淡淡的檀木香味,不浓烈,却让人难以忽视,这大概就是属于他独有的味道。

    翌日,阳光灿灿的落在窗户前。

    秦妈倒上两杯牛奶放在餐桌的一左一右。

    沈烽霖西装革履一如往常那般不苟言笑的坐在了餐桌前,刚喝上一口牛奶,便注意到了桌上的密封袋,他疑惑的拿了起来。

    秦妈急忙解释道:“昨天江二小姐来过,她留下了这片药,您之前交代过,凡是她的东西都要保存起来。”

    沈烽霖反复的观察了好几遍,如同普通的感冒药一样,单凭肉眼观察是看不出个所以然。

    “那位江二小姐行为挺奇怪的,她竟然能够无声无息的在院子里站一下午。”秦妈继续道。

    “我会告诉保安以后不相干的人别再放进来了。”沈烽霖吃了一口面包。

    “陈小姐的母亲陈太太也来过两次了。”

    “都说了些什么?”

    秦妈有些难以启齿,大概也是没有料到这世上会有这般猖狂自大的人。

    “你但说无妨。”沈烽霖侧眸看了她一眼。

    秦妈道:“她要求夫人和您离婚。”

    “柠柠怎么回答的?”

    “夫人给了她一张卡,让她女儿识趣的离您远远的。”

    沈烽霖大概也是想到了她会这么说,不可抑制的抿唇一笑。

    “我瞧着那位夫人不会善罢甘休,怕是还会再来。”

    “无妨,柠柠一个人待在家里也挺无聊的,有人来陪她说说话也是极好的。”沈烽霖倒是显得不甚在意,字里行间仿佛这位陈太太不像是仇敌,更像是挚友。

    秦妈诧异道:“她并不像是识趣的人,怕是会说一些无中生有的话。”

    “有些时候不能把一个人保护的太好,如果有一天我没在身边,她会寸步难行,她也是时候学着自己成长。”

    “是。”秦妈不再多言。

    沈烽霖将桌上的另一杯牛奶拿在手里,径直往卧房方向走去。

    秦妈忍俊不禁的偷偷一笑,还说着让夫人自力更生,怎么下一秒就主动拿早饭过去了?

    男人,就是口是心非。

    江清柠睡意惺忪的嘟了嘟嘴,总觉得有人不怀好意的在挠她的小脸蛋,她不耐烦的伸手打了打。

    沈烽霖低下头靠在她耳侧,轻声细语道:“该起床吃点东西了?”

    江清柠睁了睁眼,瞧着近在咫尺的那张熟悉的脸,她本能的伸手揽住他的腰,靠在他怀里,嘟囔着:“三哥,我想睡觉。”

    沈烽霖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脑袋,“吃点东西再睡。”

    江清柠撒着娇的不撒手,紧紧的抱着他的腰,“我不饿,我好困。”

    沈烽霖轻轻地捏了捏她的鼻子,瞧了一眼手里的那杯牛奶,直接喝了一口,随后俯身一吻落在她的唇上。

    江清柠倏地睁大双眼,还没有反应过来,源源不断的牛奶从他的嘴里流进了自己的嘴里。

    她恍恍惚惚的才发现,他是在用嘴喂自己?

    “噗。”江清柠一岔气一口全部喷了出来,更是喷了对方一脸一身。

    “对不起,对不起。”她惊慌失措的伸手去那床头处的纸巾,太过紧张,重心不稳顿时失去平衡的往床底下栽去。

    沈烽霖眼疾手快的抓住她的胳膊,身体以着一个很奇怪的姿势扭曲着,被她一撞,两人同时摔倒在地上。

    他脸上的牛奶顺着下巴轮廓滴在了她的脸上,彻底将她混沌的意识唤醒过来。

    江清柠吞了一口口水,试图为自己辩解一两句,只是她嘴里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对方已经很生气的用嘴堵住了她的嘴,不再给她任何解释的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真没想重生啊〕〔万族之劫〕〔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第一战神杨风〕〔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大周仙吏〕〔北玄门〕〔天官赐福〕〔麻衣神婿〕〔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在秦朝当神棍李〕〔剑来〕〔飞虎战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