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诺爱请深爱〕〔彩虹在转角白汐纪〕〔异世孤寂剑神〕〔左道倾天〕〔邪君的第一宠妃〕〔女神的上门豪婿(又〕〔女神的上门豪婿〕〔校草殿下太妖孽〕〔孙猴子是我师弟〕〔我在豪门当夫人〕〔真千金她是全能大〕〔寒门贵子〕〔我真不是装逼打脸〕〔才不是魔女〕〔快穿之不服来战呀〕〔风水师秘闻〕〔团宠大佬的马甲又〕〔快穿之女帝今天依〕〔张继海〕〔反穿越调查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474章 这事交给我
    林栎一走,江夫人便如同泄了气的皮球,顺着椅背跌坐在沙发上。

    江清河气力不济,一路扶着墙艰难的走到了客厅里,她不肯死心道:“我不会善罢甘休的,哪怕一无所有,我也得拉上江清柠做垫背的。”

    江夫人甚是忧虑的看着说尽狠话不留情面的女儿,无奈的叹了叹气,“走到今天这一步,你觉得我们还抢得过江清柠吗?”

    “妈,您是让我放弃?您就让我看着她逍遥快活幸福美满?”江清河惨白着一张脸,两眼却是泪光闪闪,她摇头,拼了命的摇头,“我不会放弃的。”

    “现在她有沈三爷撑腰,你呢?你什么都没有,就靠那点小聪明怎么斗得过阎罗王一样阴狠的沈烽霖。”

    江清河唇齿紧合,她已经失去了那么多,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有未来,甚至连生孩子的机会都没有了,她怎么可能甘心看着江清柠阖家团圆其乐融融?

    她还没有输,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在,她就不会输!

    江夫人知晓自家女儿那执拗的性子,一旦下定决心怕是十匹马都拽不回来,她道:“接下来的事你别搀和了,妈替你想办法。”

    江清河诧异道:“您会有什么办法?”

    江夫人面色严谨一丝不苟,她说着:“我会有办法的,只是你,必须得置身事外了,你如果再胡来,沈烽霖不会饶了你。”

    江清河犹豫中点了点头,“我这段时间不会再乱来了。”

    黄昏,夕阳西下。

    沈家大宅:

    沈娉霜一路疾行,更是口干舌燥,连喝了两杯水才缓过来。

    佣人们不敢得罪这位姑奶奶,一个个识趣的退出了大厅。

    沈老夫人目色凝重的瞪着又一次不请自来的女人,但也不好将她拒之门外,就这么戒备的瞪着她,心存着她又要作什么妖。

    沈娉霜喜笑颜开的坐回沙发上,不同于往日的剑拔弩张,今日倒是客气了不少,她道:“嫂子,静静的母亲这两日过来了,明晚上想着邀请咱们一家子一起吃顿便饭。”

    沈老夫人听着她的话,也是明白了她一路心急火燎赶来的意图,笑:“这饭就免了,毕竟也没有什么名头,没必要大家尴尬的坐在一起吃饭。”

    “这怎么就是没有名头了?”沈娉霜语气稍急,她自以为很有道理的说着:“她毕竟是静静的母亲,承蒙我们这么照顾静静,所以盛情邀请了咱们。”

    “我自认为自己并没有照顾陈小姐,所以这顿饭胜之有愧。”

    沈娉霜:“嫂子这话是什么意思?”

    沈老夫人抬了抬眼,两两四目相接,“娉霜也是聪明人,难道听不出来我字里行间的意思?”

    沈娉霜站起身,目光如炬,“嫂子,来者是客,你何必要把局面搞的这么难看?”

    “前两天老三就回来跟我们说起过已经把陈静静送走了,我不知道她是怎么又回来的,但我们沈家好不容易恢复了平静的生活,我实在是不想见那些存了心想要打破我们安静生活的始作俑者。”

    沈娉霜加重语气,“嫂子你这是在指桑骂槐说我的不是?”

    “娉霜能听懂就行了,也不必揭破这层纱。”

    沈娉霜激动的往前走了两步,“我这般殚精竭虑还不是为了老三的幸福?”

    “我家老三现在已经很幸福了,不需要你再帮他锦上添花。”

    “他现在是幸福吗?他完全是在作贱自己。”

    沈老夫人目光犀利的瞪回去,用着送客的语气道:“娉霜如果没有别的话,请回吧,这时候也不早了。”

    沈娉霜不依不饶道:“嫂子何必要驳了陈家的颜面,你就算不想认静静做你的儿媳妇,但陈家开了口,这顿饭是免不了了。”

    “我与陈家并无来往,为何要顾忌他们的颜面?”

    “那嫂子是存了心要驳了我的面子?”

    沈老夫人掩嘴轻笑,“这事难道不是娉霜一意孤行的后果?”

    “嫂子——”

    “管家,送客。”沈老夫人懒得和她多费口舌,起身准备离开。

    沈娉霜挡在她面前,“你这样让我太难堪了。”

    沈老夫人轻瞥她一眼,“娉霜是成年人,理所应当为自己的冲动负责。”

    “嫂子,大家就吃一顿饭而已。”沈娉霜放缓语气,“你就当给我一个面子,坐下来吃一顿饭就好。”

    沈老夫人沉默了,她看着沈娉霜那满目期盼的眼神,说实话确实是有些于心不忍,毕竟她也是沈老爷子唯一在世的妹妹,或多或少都应该照顾一些。

    “嫂子,如果你真的不喜欢静静,这一顿饭后,我会识趣的不再瞎搀和这些事了。”沈娉霜信誓旦旦的保证着。

    沈老夫人叹了一口气,“算了,就一顿饭,以后别再说这些话了。”

    “好好好,我会安排好的,就在商鼎定下一桌。”

    走廊另一端,沈天浩听着两人的谈话声,低下头,若有所思的望着地毯上被拉长的影子。

    明日晚宴,商鼎酒店。

    沈天浩推着轮椅回到房中,他拿出手机,按下一串号码。

    “叮铃铃……”

    沈烽霖刚刚洗完澡,随意的将浴巾缠在了腰间,他只是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号码,并没有打算接听。

    “叮铃铃……”手机铃声响起。

    江清柠喝着水,眼角余光斜睨着屏幕上那一长串数字,同样是不打算接听。

    沈天浩怒不可遏的扔下手机,这两人是串通好了不接他的电话是吗?

    他继续乐此不疲的打。

    江清柠被吵得头疼,解锁屏幕,道:“你要说什么?”

    “我毕竟还是念着旧情,不能见死不救。”沈天浩说的大义凛然。

    江清柠恍若被人塞了一把狗屎在嘴里,那种滋味,无论是吞还是吐,恶心的都是自己。

    沈天浩再道:“我家姑奶奶刚刚来了一趟,和我奶奶约定好明天去商鼎酒店吃一顿便饭。”

    江清柠冷哼一声,“你究竟想说什么?”

    “和陈静静他们母女一起,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吧。”

    江清柠眉头一拧,想起了之前陈静静母亲说的那些话,她还真是说到做到,难不成她还打算威逼利诱沈老夫人不认她这个儿媳妇?

    凭着她对沈老夫人的了解,这位老夫人是出自名门,最看重的就是教养。

    陈静静长得肤白貌美,又端庄贤惠,一看就是好媳妇的代表人物。

    反观自己呢?

    算了,说多了都是自卖自夸。

    江清柠陷入了苦恼中,她不能让他们两方人马成功会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