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渡劫之王〕〔不灭霸体诀〕〔鲲鹏归云〕〔药香农女今天成神〕〔传奇浪潮十八年〕〔陛下每天都在套路〕〔农家小福女〕〔大唐的玩家们〕〔农夫凶猛〕〔我的白富美老婆〕〔扶摇而上婉君心〕〔老公每天不一样〕〔我真不是狗官〕〔战神少帅项少龙云〕〔渡月桥边鸢尾花〕〔教父的荣耀〕〔洛诗涵战寒爵〕〔小街包子铺〕〔毒手医妃王爷被休〕〔强化医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481章 他是欺负了我
    两老起身准备离开。

    “他是欺负了我。”陈静静的声音颇重,咬文嚼字更是清清楚楚,只要不是聋子,都得听得一字不漏。

    他欺负了我!

    沈老夫人如同被人狠狠的敲到了后脑勺,她回头,怒目而视,“陈小姐,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陈静静委屈的两眼通红,“我不敢说实话,这种话你们让我一个女孩子怎么开口?”

    齐氏心疼的抱着自己的女儿,“别怕,有妈妈在,谁也不能委屈了你。”

    沈老夫人瞧着一唱一和的两母女,轻笑一声,“陈小姐可得想好了,有些话说出去就覆水难收,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我女儿从来不会说谎话,她孤身一人来到c国,举目无亲的情况下被沈三爷给欺负了,沈家无论如何都要给我一个解释,这件事接下来怎么处理。”齐氏道。

    “你们这是认定了我家老三辜负了陈小姐?”沈老爷子发话了。

    齐氏漠然道:“难道我女儿还能自毁清白冤枉了沈三爷?”

    沈老夫人瞥了一眼哭得娇娇弱弱别提有多么委屈的陈静静,道:“有些人为了得到某些人而故意设局,现在说谎话也不是不可能。”

    “你们不要欺人太甚。”齐氏气愤的拍桌,“我们陈家也不是吃素的。”

    “我们自然知道陈家财大气粗,但这种原则性问题上的事,我们对自己的儿子深信不疑。”沈老爷子说。

    包间内,形势一触即发,两方皆是毫不退让。

    沈娉霜夹在中间腹背受敌,她可不敢轻易引火上身。

    夜,深沉的恍若被人泼上了墨水,黑的不见五指。

    一辆轿车行驶在环山公路上,往着市区疾驰而去。

    江清柠难免忧心忡忡,她在反复思考了甚久之后慎重的拨出了电话。

    “我是庄墨,请问您是谁?”男人的声音很是职业化,没有任何起伏。

    “庄教授,我是江清柠,我想问问我爸的情况。”江清柠有些紧张,右手下意识的握紧了手机。

    对方似乎在回忆这个名字,当他想起来之后,急忙道:“原来是江大小姐。”

    “嗯,我爸究竟是什么情况?”江清柠直接开门见山,并不打算周旋。

    庄墨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才道:“江董事长只是有些失眠症,没有什么大碍。”

    “庄教授不用隐瞒,请直言不讳。”

    “您是怎么知道的?”

    “庄教授不用问我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您只需要告诉我是不是我想的那样。”

    庄墨叹了一口气,大概也是非常惋惜,他道:“江董事长的情况并不是很好,他虽然一直在积极治疗,但心思过重,忧虑极深,顾忌太多,所以病情一直都没有得到控制。”

    “是真的、真的治不好了?”江清柠问的小心翼翼。

    庄墨沉默了片刻,整个车内空间死一样的落针可闻。

    约莫好几秒之后,他才隐晦的说着:“这些日子让他开心一点吧。”

    “谢谢。”江清柠几乎是逃避一样的挂断了电话。

    驾驶位上,司机注意到后座上早已是泪流满面的夫人,不安道:“需要联系一下三爷吗?”

    江清柠摆了摆手,“不用,我们、我们先回江家。”

    “您这样回去怕是更难受。”司机靠边停车,“您需要静静吗?”

    江清柠扭头看向窗外,“麻烦李伯先出去一下。”

    “我知道了。”司机关上车门,特意的往前走了十几米,靠在路墩上抽着烟。

    江清柠双手掩面,嚎啕大哭起来。

    车身忽然一晃。

    江清柠还没有反应过来,车子已经以着百码的时速消失在道路尽头。

    刚刚点燃香烟的司机被吓得手一抖,香烟滑过手背落在鞋面上,他条件反射性的往前追去,却只能眼睁睁的见着绝尘而去的车尾灯。

    江清柠惊愕道:“你是谁?”

    男子没有说话,而是不带刹车的冲出了环山公路。

    江清柠下意识的想要去扒拉住他驾驶车子的双手,“你究竟要做什么?”

    “你如果不想摔死就老实一点。”男子威胁道。

    江清柠注意到车子的速度,已经直逼一百五时速,这种高速下但凡车子稍稍偏离一分一毫,都有可能落得车毁人亡的下场。

    她急忙坐回位置上,拿出手机。

    “你可以立刻给沈烽霖打电话,但我想你等不到他来救你了。”男子朝着她邪魅的笑着。

    江清柠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噤,这张脸,有一道伤疤从眉骨处一路划到了下巴上,有多狰狞就有多么狰狞。

    她记忆里好像并没有见过这个男人,他是谁?

    男人笑得更是阴鸷,眼底的恨几乎都要溢出眼眶,仿佛恨不得生吞活剥了背后的小绵羊。

    江清柠越发害怕起来,她抓着手机,按了好几次才把电话通讯录打开。

    男人又说话了,“你说让沈烽霖亲眼目睹你死亡的过程,他会是有多么的绝望?”

    “你究竟是谁?”江清柠尝试着扒开车门,但车速这么快,她跳下去怕是也凶多吉少。

    “我是谁?”男人猖狂的大笑起来,“我是从地狱里爬出来让他偿命的人。”

    江清柠好不容易才把电话打通了,车身猛地一晃,手机从她手里脱了出去。

    “柠柠,你快到了吗?”沈烽霖的声音从车座下传来。

    “三爷——”

    车子又一晃,江清柠重心不稳的撞在了车窗上,疼的她眼前一黑。

    “柠柠,你在哪里?”沈烽霖前脚刚踏进酒店,听着听筒内传出来的奇怪声响,他来不及多想,立刻转身往停车场走去。

    “嘟嘟嘟……”电话被挂断了。

    江清柠被撞得七荤五素,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车停了。

    男子已经先她一步把手机捡了起来,正兴致高昂滑动着屏幕上的图标。

    江清柠作势就想着抢过来,“你还给我。”

    男子出其不意一把掐住她的脖子,眼睛里全是抑制不住的兴奋,他笑着说:“别急,我很快就还给你。”

    江清柠挣扎着,却是浑身使不上劲儿,眼前虚虚实实变得模糊不清,她渐渐地开始呼吸不到氧气。

    最后,窒息的昏迷了过去。

    男子打开手机视频,等待着接通后对方的惊讶表情,想想就特别刺激啊。

    “柠柠?”沈烽霖的车子穿梭在车流中,不顾路口红绿灯,超速通过。

    “沈,好久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