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护花小神医〕〔医世神卫〕〔龙帅江辰唐楚楚〕〔爱你成瘾:偏执霸〕〔林平李芸汐〕〔豪婿韩三千〕〔偏执霸总的罪妻凌〕〔华丽逆袭〕〔莫宛溪贺七少〕〔都市神豪林云〕〔凌依然易瑾离〕〔农家傻女〕〔婚期365天〕〔重生之我有灵泉〕〔总裁爹地惹不起〕〔我的二十四诸天〕〔风雷神帝传〕〔炮台法师〕〔丹皇武帝〕〔万妖圣祖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483章 我答应你了
    陈静静想象过沈家会有千百种理由来拒绝他们,但从未想到过沈老夫人会用这个方法来调查,她怎么会不介意?

    齐氏一听这话脸都气的快滴墨了。

    陈静静下意识的攥紧了母亲的衣角,那些话犹如一个个巴掌狠狠地抽在了她的脸上。

    沈老夫人步步逼近,没有一分一毫的退让,“陈小姐还在考虑吗?我自认为这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齐氏脸色黝黑,浑身上下因为愤怒而紧绷着,她道:“你这是在侮辱我女儿吗?”

    “这件事骑虎难下,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既然我们都相信自己的孩子,不妨都拿出证据,这个方法是最直接的,陈小姐不必觉得为难,如若检查结果真的证明你曾经有过男女之事,我就相信是我老三欺负了你!”沈老夫人道。

    “如果真是这样,你们沈家如何做?”齐氏问。

    沈老夫人不假思索道:“绝不会委屈了陈小姐,该怎么负责,我们沈家一力承担,但如果陈小姐说了谎呢?”

    齐氏信誓旦旦道:“我女儿绝对不会说谎。”

    “陈小姐你怎么说?”沈老夫人微微侧身,将视线停留在明显有些心虚的陈静静身上。

    陈静静面色一阵白一阵红,她仓惶中摇着头,已经方寸大乱了,她拒绝着,“我不会做这种检查的。”

    “陈小姐这样避讳,莫不成是心里有鬼?”沈老夫人目光犀利,两眼似乎连眨都不带眨一下,瞪得对方更加的心慌意乱。

    陈静静低着头,两只手受不住镇定的紧握成拳,她道:“我不要三哥哥负责,我不想把事情搞得太难看。妈,我们回去吧。”

    齐氏看出了端倪,眉头不可抑制的皱了皱,她拽着自己女儿的手臂,刻意的压低着声音,“你是不是隐瞒了什么?”

    “没有,我什么都没有隐瞒。”

    齐氏轻喘一口气,语气分毫不减,依然强势,她道:“既然如此,我们同意做这种检查。”

    陈静静闻言,当堂瞠目,“妈——”

    齐氏胜券在握的拍了拍她的手臂,“别怕,母亲会为你做主,我陈家的千金,谁也不能欺负。”

    陈静静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早已是自乱阵脚慌不择路了,她一阵一阵的冒汗,心里也是慌得如同擂鼓相加。

    夜色如墨,微风乍起,吹得乌云遮挡了星月,天地间,忽然间暗沉无光了。

    环南湖湖边,一辆车已经完全滑进了水里。

    车底处开始渗水,冰冷的湖水刺激着昏迷中的江清柠,她渐渐地清醒了过来。

    维森听着身后的动静,笑容满面的回过了头。

    江清柠被对方那狰狞的刀疤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想要推开车门离开这里,奈何水底压力太大,她使出了浑身解数也是挣不开。

    她惊恐的看着四周涌进来的湖水,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身处何地。

    维森看着她那被吓得花容失色的脸颊,道:“害怕吗?”

    江清柠眼前慢慢的清晰了,她瞧见了他手里握着的手机,身体本能的想要去把手机抢过来。

    维森嘴角高扬,笑得满面春风得意,“不急,我想沈三爷正在拼了命的往这边赶来。”

    江清柠问,“你究竟想要做什么?你这样做,你也会死的。”

    维森毫不在意道:“死前也拉着你垫脚,你不觉得很有趣吗?”

    “你真是一个疯子。”江清柠拼了命的敲击着车窗。

    维森摇了摇头,“没用的,车子已经被我完全锁死了,你出不去的。”

    “你也出不去的。”江清柠感受到湖水已经蔓延到了膝盖处,按照这速度,不出十分钟,车里会完全侵水,到时候他们肯定会被活活溺死的。

    “你好像很怕死?”维森笑着问。

    江清柠嘴巴一撇,都快哭出来了,“我怎么可能不怕死,你究竟要干什么?你要钱吗?我虽然平时大手大脚没有攒多少,但几十万还是能拿出来的。”

    维森被她逗乐了,再问道:“你觉得我像是稀罕钱财的人吗?”

    江清柠轱辘着两颗大眼珠子,那欲哭无泪的样子真的是让人心疼极了,她问:“那你稀罕什么?”

    “我稀罕你的命。”

    江清柠这下子哭都哭不出来了,她仔细的回忆着关于这个男人的记忆,可是混沌的脑袋里硬是想不起他的点点滴滴,瞧着对方的年龄好像也有四五十了,他难不成是对自己因爱生恨所以打算和自己同年同月同日去死?

    可是他这么老,还长得这么磕碜,自己就算视力不好,也不至于全瞎会看上他啊。

    维森听着车外那涌动的水流声,一脸享受的样子,“听啊,这么美妙的声音,真的是太激动人了。”

    “叔啊,其实你也没必要搭上自己的命,对不对?”江清柠企图委婉的把他说服了,感情这种事强求不得啊。

    维森摇头,“我对你早已是蓄谋已久,从很久以前我就很期待这一幕了。”

    江清柠吞了吞口水,她想起了他刚刚掐自己的那股狠戾劲儿,那真的是卯足了劲的想要杀了她啊,这得用情多深才会恨得这般心狠手辣。

    维森目光如炬,忽然变得阴鸷,“我就要让他这辈子都得不到你,让他尝一尝失去心肝宝贝是什么滋味,让他试试我曾经备受的折磨,思及如此,我可是太兴奋了。”

    江清柠回过了神,她虽然没有学习过兵法,但也明白这种特殊时期必须要稳住局面,哪怕是一时苟且,也要顺着敌人的中心思想深入探析,最后按照他的设定小心翼翼的附和着。

    她道:“我答应你。”

    维森被她虎头蛇尾的一句话弄懵了,心里不禁自问:这丫头是被吓傻了吗?

    江清柠言之凿凿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了,虽然你年龄太大,但事已至此,我明白了你的真实想法,我很是为难,自古以来,情之一字最是折磨人心,能把一个心里健康的人活生生的逼得扭曲变态,我很痛心。”

    维森张了张嘴,这丫头在说什么?

    江清柠趁其不备一把抓住对方的手,“你别太难过了,我答应你了,你不开心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真没想重生啊〕〔在港综成为传说〕〔第一战神杨风〕〔高人竟在我身边〕〔万族之劫〕〔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大周仙吏〕〔北玄门〕〔天官赐福〕〔穿梭在轮回乐园〕〔麻衣神婿〕〔我在秦朝当神棍李〕〔飞虎战神〕〔综漫之无尽逃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