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霹雳之圣星之行〕〔我的师傅每到大限〕〔小阁老〕〔诸天最强肉盾〕〔豪婿临门王锐卫清〕〔仙草供应商〕〔我家王妃是逗比〕〔港九枭雄〕〔我家反派女主追夫〕〔契约总裁:冤家甜〕〔夜半鬼点灯〕〔甜蜜定制计划〕〔霍格沃茨之血脉巫〕〔攻心为上老公诱妻〕〔女主林辛言男主宗〕〔总裁诱妻成瘾〕〔树海林深〕〔一品荣华之医妃要〕〔林梓言宗景灏的故〕〔林辛言宗景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486章 谁死了
    沈老爷子一把将检查报告单撕得粉碎,“胡闹,荒唐。”

    沈老夫人也如同哑巴吃了黄连,完全说不出话。

    沈娉霜瞧着那满地的碎片,隐忍不住的轻笑一声,“这就是老三做出来的荒唐事,现在板上钉钉了,大哥嫂子你们难道还想着自欺欺人相信老三没有做过这件事吗?”

    沈老夫人剜了她一眼,“你敢保证她陈静静在遇到老三之前是完璧之身?”

    “嫂子,你自己把话说在前头,现在好听的话难听的话都是你在说,你难不成还想着当做今天这事没有发生过?”沈娉霜逮着一点空隙就往里钻,咄咄逼人。

    沈老夫人语塞,张着嘴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她愤愤然的转过身,不再说一句话。

    沈娉霜继续道:“现在事情水落石出,老三确实是做了不该做的混账事,静静可是黄花大闺女,清清白白的大家闺秀,现在没了清白之身,你让她以后怎么嫁人?”

    “就算如此,这件事也是因她而起,那天的视频你不是没有看见,是她设局弄晕了老三。”沈老爷子道。

    “嫂子,在进医院前你可是保证过只要检查结果出来确实证明她有过男女之事,我们就得对她负责到底。”

    沈老夫人脸沉的比窗外的天还黑,她道:“是,我是说过这话,可是我没有说是让老三娶她。”

    “你、你这是翻脸不认人了?”沈娉霜当真是没有想到向来说一不二的沈家老夫人也有说话不算话的时候。

    沈老夫人转身就走。

    沈娉霜不肯罢休的追上前,“嫂子,这事传出去咱们沈家就得成京城大笑话了,你这不是欺负人吗?”

    沈老爷子吼道:“谁敢笑话我沈家?今天这事我如若在第三人嘴里听见一个字,你以后也别再进我沈家门了。”

    “大哥——”

    “闭嘴,你如果闲着无聊,可以回你自己的家。”

    沈娉霜望着一前一后离开视线的两人,笑意盎然的关上了手机上的录音键。

    这沈家二老一同以势压人,这事如果传出去,这茶余饭后可得多添多少笑资啊,当真是拭目以待。

    医院,渐渐地恢复了安宁。

    空荡荡的走廊上,形单影只的坐着一人。

    沈烽霖全程低头不语,一动不动。

    林景瑄匆匆赶来,上气不接下气,嘴里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就被一旁的赵勤然给拽着拖离了现场。

    赵勤然打断他的长篇阔论,“你什么话都别问,什么话都别说,人还在抢救,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是吉是凶,这节骨眼上你别作死去多说一个字,保持安静,当个哑巴。”

    林景瑄嘴角抽了抽,他好像什么话都没有说啊。

    赵勤然站在风口处,点燃一根烟,道:“你知道我憋着这口气憋了多久吗?从进医院开始,我就憋着不说话,生怕自己多说一个字下一秒躺进去抢救的人就是我。”

    林景瑄偷偷地瞄了一眼手术室方向,压着声音道:“维森人呢?”

    “估计已经尸沉大海了。”赵勤然吐出一口烟圈,“你等下过去本本分分的坐着,把自己当成空气。”

    “情况不好?”林景瑄觉得自己来早了,应该等手术结束再出现最安全。

    “进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呼吸和心跳。”赵勤然不知道是自己的手在抖,还是烟太重自己在抖,他哑着声音道:“老三都跟没了魂似的,从一开始就是这个姿势,连动都不带动一下的。”

    “那现在怎么办?咱们也一起过去当做雕塑岿然不动?”林景瑄抻着脖子望过去,沈烽霖依旧双手撑在膝盖上,目光朝下,似是在研究地板上有几条纹路那般聚精会神着。

    “三爷,你没事吧?”江城匆匆忙忙赶来,隔着老远的距离就看见了恍若入定那般纹丝不动的男人。

    沈烽霖没有回应。

    江城抬起手,看那样子似乎是想唤醒没有反应的沈烽霖。

    林景瑄三步并作两步一路风驰电擎的跑过来,在千钧一发之际伸手勾住了江城的脖子,拽着他一路往后撤,确定没有惊动了敌人之后,才如释重负的轻喘了一口气。

    江城推开差点被锁喉的那只手,加重音量吼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赵勤然掩嘴示意他别做声,道:“你什么话都别问,什么话都别说,安安静静的做个透明的空气,在这节骨眼上你多说一个字都会离死亡近一步。”

    江城瞧着神神叨叨的两人,皱紧了眉头,“你们电话里说得不清不楚的,究竟是怎么了?江清柠死了?”

    “嘘。”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捂住了声音高八度的江城,更是条件反射性的朝着家属椅那边看过去。

    果不其然,江清柠三个字一响起,本是静止了半个小时的男人终于有了一点点动静,他的双瞳恍若一把锋利的刀刃正精准无误的锁住了三人。

    林景瑄如芒在背,这下子哭也不是,笑也不是,一脸僵硬的把作死的江城推了出去。

    江城踉跄一小步,更是云里雾里,“你们这是干什么?有话能不能好好说?一个十万火急的电话把我从床上叫了起来,一个乱七八糟的说什么江清柠死了,这好端端的大活人怎么可能说死就死了?”

    赵勤然使了使眼色,提醒他别说话了。

    江城瞧他挤眉弄眼就跟自己开玩笑似的,越发火大,吼道:“你别挤眼睛,说话。”

    “谁说柠柠死了?”沈烽霖的声音很是粗哑,和着往日的意气风发相比,竟是多了好几分萧瑟以及凄凉。

    江城刚转过身,一阵阴风扑面而来,吹得他仿佛被人一下子戳中了脊梁骨。

    沈烽霖两眼猩红的看着眼前的三人,机械式的朝着他们走来,一步一步,鞋底摩擦在地板上,声音有多刺耳就有多么的刺耳,他再问,“谁说柠柠死了?”

    “没有,没有,不知道他从哪里道听途说听信谗言胡说八道的,江城,你自己把话说清楚,谁死了?”赵勤然问。

    江城打着哈哈道:“我口误说错了,是我死了,他们说我江城死了,让我来医院检查一下,看看我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快死了,是我死了,我死了。”

    三人一同尴尬的笑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林平李静名字〕〔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古斯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