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洛青羽〕〔安宁王〕〔华夏守护战〕〔这皇帝实在太阴险〕〔开局直达元婴期巅〕〔厉司珏〕〔逍遥战神江策丁梦〕〔走在为爱奋斗的路〕〔醋精Boss从不掉线〕〔逍遥战神江策〕〔废柴王妃是块宝〕〔逍遥战神江策丁梦〕〔修仙从钻木取火开〕〔根在东方〕〔骆风棠杨若晴〕〔凌天宇〕〔龙血战神萧辰姜诗〕〔叶思诺〕〔师傅不要逃之女修〕〔天禄星今天又在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487章 究竟是谁的错
    “对对对,就是他快死了,你别紧张,他也是姓江的,你别听见姓江的就以为是嫂子,你误会了。”林景瑄解释着。

    清冷的风呼啦啦的从走廊上吹过。

    林景瑄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噤,他莫名其妙的感受到一股阴风阵阵,心里别提有多么的瘆得慌。

    沈烽霖又一次不声不响的坐回了椅子上,继续着他那一动不动的坐姿。

    周围,恢复了死寂。

    清晨的阳光暖洋洋的洒在窗台上,静静地照耀着那一株盛开的百合。

    病房,静若无人那般。

    床上熟睡的女人微微的动了动手指头,眉睫轻颤了两下,随后,睁开了双眼。

    江清柠有些发懵,双目一瞬不瞬的盯着苍白又陌生的天花板,一时半会儿甚至都想不起自己为什么又会躺在了医院里。

    “醒了?”病床一旁,本是趴着小憩的沈烽霖察觉到动静,立马警觉的醒了过来。

    一夜未眠,满脸憔悴,让人乍看之下,与平日里英姿飒爽的沈三爷完全就是天壤之别。

    江清柠眨了眨眼,一惊一乍道:“三爷?”

    沈烽霖喜极,激动的紧握住她温热的双手,语无伦次的说着:“醒了,你醒了,我怎么就睡着了?你渴不渴?饿不饿?还冷不冷?”

    江清柠被他一系列问题问的更是糊涂了,就这么睁着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珠目不转睛的望着他,大概还在回忆之前发生的事。

    记忆像是被人点上了重播键那般一幕一幕的重现在脑海里,江清柠反应了过来,惊慌失措道:“我不是在水里吗?那个男人呢?”

    沈烽霖紧张的抱着她,“没事了,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

    江清柠被他一抱,浑身僵硬的靠在他的肩头上,她抬了抬手本想着将沈三爷推开些许,但不知为何,她竟然感受到他在颤抖,像个担惊受怕的孩子那般,劫后余生之后,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沈烽霖知晓自己已经方寸大乱,心里有无数道声音提醒着他一定要冷静下来,可是这种喜悦,发自肺腑,让他一时之间,不愿意再做那个古板又淡漠的凉薄之人。

    他捧在心尖儿上的宝贝,还活着!

    “三爷,我快喘不上气了。”江清柠不得不提醒一句,她觉得再任着被这个男人这么拥抱下去,她估计不被水淹死,也会被他给勒死。

    沈烽霖忙不迭的松开了怀抱,“这样好一点了吗?”

    江清柠有些难为情的低下头,对方的眼神太过浓烈,像太阳火辣辣的将她瘦弱的小身躯包裹着,就像是有企图似的,他好像在贪恋自己的身子。

    沈烽霖看着她的脸色,原本还有些病态的苍白,渐渐地变得通红,他心里一慌,想起了医生的嘱咐,溺水之后很有可能会起高热。

    他急忙摸了摸她的额头。

    江清柠诧异的抬起头,四目相接,“三爷。”

    沈烽霖有些不确定是她的额头在发烫,还是他的手心本身就是温热的,思及如此,他伸长脖子靠近她。

    江清柠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在他靠近的瞬间,身体本能的往后缩了缩。

    沈烽霖的额头轻轻地碰在了她的额头上。

    江清柠的脸红的更像是熟透的番茄,快冒烟了。

    沈烽霖很认真的检测着她的体温,确定额头温度相差不大之后,如释重负的长吁出一口气,“没事了。”

    江清柠面红耳赤的埋下头,两只手有些举措不定的扒拉着被单,吞吞吐吐的说着:“我、我是不是又给您制造麻烦了?”

    “是我的错。”

    “不,是我的错。”江清柠面色严肃起来,她腰板挺得直直的,语气也是坚定不移。

    沈烽霖倒是被她那认真的样子逗乐了,忍俊不禁道:“你做错了什么?”

    江清柠原本还说得信誓旦旦,气势如虹,但被他这么当面一问,她又如何霜打的茄子,不敢吭声了。

    沈烽霖温柔的抚摸着她微红的小脸蛋,道:“是我的错。”

    “对不起。”江清柠闭上双眼,抱着视死如归的决然咆哮而出。

    沈烽霖被她一吼,当场懵了。

    江清柠自责的咬着唇,之前凝聚的骨气又一次溃散了,她小声嘀咕着:“我知道我长得挺漂亮的,总会被那些伪君子虎视眈眈的惦记着,但我从来没有想过那个男人会因爱生恨到跟我同月同日来死,更是、更是连累了您。”

    “……”

    “看来以后我出门必须要学会伪装,尽量的不化妆,甚至不穿裙子,在公众地方我会尽可能的戴上口罩,让那些有想法有企图的男人,离我三尺远。”

    “扑哧。”沈烽霖破口而笑。

    江清柠尴尬的眨了眨眼睛,她这般严肃,他为什么笑了?

    沈烽霖轻咳一声,稳住了自己面部表情,他点头,“你说的没错,你长得很漂亮,也很可爱,像冰淇淋一样,看着看着就在我手心里融化了。”

    江清柠点头如捣蒜,“我也没有想到我竟然会被比我父亲还年长的人惦记上了,他为了得到我不屑与我同归于尽,这真的让我太意外了,我甚至都有些责备我当初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堪入目的混账事,所以才会引起他的注意。”

    “没有,你什么坏事都没有做过,是他,是他的错。”

    “对不起,是我给您添麻烦了。”江清柠这下子更是无地自容了,我这该死的,无处掩藏的魅力啊,她以后可要学会收敛了,不能再这么无时无刻的散发那些致命的女人味了。

    “是我没有尽职尽责做好一个丈夫该做的责任,让这等嚣张又变态的男人欺负了你,是我的错。”

    “不不不,您没有错,是我千不该万不该给任何人有机可乘的机会,让他们误以为我是那种随随便便的女人。”

    “你没错。”

    “我有错。”

    沈烽霖觉得自己有必要终结这个话题了。

    江清柠面色凝重的再次重复道:“我有错。”

    沈烽霖一把按住她的后脑勺,趁着她分神的瞬间粗鲁野蛮不讲理的直接用嘴堵住了她的嘴。

    病房,终于安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我真的是正派〕〔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万族之劫〕〔穿成权臣的心尖子〕〔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