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锦衣风华〕〔在野外综艺做咸鱼〕〔龙王医婿〕〔唐土万里〕〔女主夏乔男主司御〕〔没有人比我更懂修〕〔重生后变成团宠人〕〔王蜜王大山〕〔我的傻白甜老婆〕〔科技传播系统〕〔万族之劫〕〔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剑域神王〕〔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农家有女甜如蜜〕〔灾难:从开学遭遇〕〔满级大佬穿成农家〕〔十五病区手记〕〔开局变成黑色切割〕〔重启大宋:从科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488章 我是红颜祸水啊
    “三爷,你家老爷子的夺命连环电话已经打到我这里来了,你真的不考虑挤出一点点时间来听听他老人家的圣旨?”林景瑄直接推门而进,他大概也是没有想到江清柠会这么快就醒来,更是没有想过他们会一大早就这般情难自禁。

    偌大的病房,鸦雀无声。

    林景瑄迟疑了那么几秒,眼珠子更是一眨不眨的死死盯着病床上相拥而吻的两人,脑子里的信息储备量有些不够用了,以至于让他一时半会儿的都没有个反应。

    “唔唔唔。”江清柠第一个回过神,惊慌失措的将沈烽霖推开些许,羞愧的掩过被子把自己藏进去,没脸见人了。

    沈烽霖若无其事那般站起身,瞥了一眼门口处一点没有见外的男人,道:“电话呢?”

    林景瑄混沌的脑子终于清醒了过来,他忙不迭的把手机递过去,“赶紧接吧,平均一分钟十个。”

    沈烽霖拿过手机,径直出了病房,临走前不忘交代道:“你陪她说会儿话,别让她一个人胡思乱想。”

    林景瑄嘴角抽了抽,有些进退为难的杵在病房门前。

    江清柠掀开被子偷瞄了一眼房间里的动静。

    “咳咳。”林景瑄站在床边,咳嗽了两下。

    江清柠哭笑不得的继续掩着被子藏着自己。

    林景瑄替她揭开了被子将她解救了出来,一本正经道:“看来恢复的不错,一大早就是精力旺盛啊。”

    江清柠面颊通红,尴尬的笑了笑,“林先生你怎么会在这里?”

    “嗯,我也想问问我自己为什么会好巧不巧的在这里。”林景瑄坐在了椅子上去,翘起一腿,目不转睛的望着面红耳赤的小丫头。

    江清柠的嘴有些红,可想而知刚刚那一幕他们有多么用力。

    江清柠微微侧了侧身,尽可能的避开和他对视。

    “你还记得昨晚上发生了什么事吗?”林景瑄问。

    江清柠点头,“记得一些。”

    “知道自己快死了吗?”林景瑄再问。

    “这个记忆犹新。”

    “那你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救出来的吗?”

    江清柠顿了顿,溺水之后的事她就记不太清楚了,只是迷迷糊糊间有人不停的在她耳边说着话,一遍又一遍的叫着她的名字,还有什么东西在电击她的身体,疼得她又冷又抖。

    林景瑄继续道:“记不起来就别想了,你只需要知道绑架你的那个男人已经死了,以后不会再出现这种事了。”

    “真的死了吗?”

    林景瑄不置可否,“车子今早被打捞起来了,证实已经死亡。”

    “他也是受害者。”江清柠嘟囔着。

    林景瑄听得不是很清楚,问:“你说什么?”

    江清柠自责不已,“都是我的错,怪我长得太像祸水了。”

    “你可真的太看得起自己了。”林景瑄啧啧嘴,“你不会以为他是图你美色所以才绑架你的?”

    “你别说了,我虽然记不起之前发生的点点滴滴,但我大致能够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恨我,恨三爷,恨不得用我的死来报复他。都是我的错!”

    “这倒是没错。”林景瑄仔细的理了理这几人的关系,确实是如果没有江清柠,苏菲娅就不可能会对沈三爷因爱生恨,如此沈三爷也犯不着消耗几百亿去拉科意下水,科意不倒,维森也没有理由报复沈三爷。

    一切的缘,一切的因,都是由她而起。

    果真是红颜祸水啊。

    “三爷为了安慰我,甚至不惜颠倒黑白说这不是我的错,是他的错,我知道他在哄我逗我,是我对不起他。”江清柠双手掩面,没脸见人了。

    林景瑄拍了拍她的肩膀,“你这么一说,我明白了,你说的没错,都是你的错,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你而起,你确实是该说对不起。”

    “我对不起三爷。”江清柠抱在他的腰上,痛哭流涕。

    林景瑄安慰着,“没事没事,咱们三爷不会生气的,毕竟他是爱你的。”

    “我以后一定规行矩步不给他添麻烦了。”江清柠抱得更紧了。

    林景瑄不得不感叹一句熊孩子终于长大了,“有你这么一句话,三爷总算是苦尽甘来了。”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林景瑄还没有反应过来,缠绕在腰间的一双手被活生生的扯开了,下一刻,他的身体被一股蛮力用力的一推,他止不住的往后退,最后重重的摔在了墙上才停下来。

    沈烽霖站在两人中间,目光如炬,“你们在干什么?”

    林景瑄甚有一种被捉女干在床的即视感,他急忙解释道:“我在安慰她。”

    沈烽霖沉下脸色,“我让你跟她多说说话,没有让你动手动脚。”

    林景瑄苦笑道:“我没动手,是她主动抱着我。”

    “你这言外之意是说我说错了?”

    林景瑄认命的一巴掌打在自己嘴上,“没有,是我错了,我不应该与江小姐保持一米以内的距离,我以后一定与她保持三米以上的位置,你放心,我往后退,再后退,退出去了。”

    “哐当”一声,病房门被关上了。

    林景瑄心虚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一片虚汗。

    病房里,江清柠食指对着食指,大眼珠子甚至都不敢抬一下,她刚刚是当着自家三爷的面出轨了吗?

    江清柠啊江清柠,你说说你这一天天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无时无刻都在散发着你那该死的女性魅力,你难道还想在发生第二次被人因爱生恨最后同归于尽的事吗?

    “哭了?”沈烽霖瞧着她眼角未干的泪痕,坐在了床边,问。

    江清柠一脸惶恐,“没有。”

    “为什么哭了?”沈烽霖替她擦了擦眼泪。

    江清柠贝齿轻咬,声音低不可闻,“我在反悔自己的错。”

    “所以是情急之下才和他相拥而泣?”

    “……”

    “没关系,你说实话,我不会跟他秋后算账的。”

    “……”

    “更何况是我让他来陪你的,我怎么能做出过河拆桥这种混账事呢?”

    “……”

    沈烽霖紧紧地握着她的手,目光灼灼,“好好的跟我说说,我是不会对自家兄弟大发雷霆的,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我顶多口头上威胁威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