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弃后:殿下,〕〔江百川〕〔神道帝尊〕〔农女柳月牙〕〔好歹也是个皇帝〕〔五个孽徒都想争夺〕〔洪荒历〕〔最强妖孽特种兵王〕〔顶级神豪〕〔麻衣神婿〕〔第九星门〕〔他和她们的群星〕〔重生弃少归来〕〔陆爷的呆萌甜妻〕〔医路坦途〕〔战皇〕〔农夫凶猛〕〔传奇机长〕〔千秋我为凰〕〔我老婆是女学霸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596章 引蛇出洞
    程易看着她那冷傲的态度,知晓这事已经没有了再交谈下去的必要。

    “你怎么会在这里?”沈天浩推门而出,目光并不友善的瞪着突然出现的男人。

    一见到他,往事顿时历历在目。

    程易同样有些诧异,江清柠竟然和沈天浩住在了一起?

    沈天浩推着轮椅走上前,怒目而视,“你来这里做什么?我刚刚有听到你提起清河的名字,她怎么了?”

    “跟你无关。”程易转身准备离开。

    沈天浩挡在他面前,加重语气,“你别给我装聋作哑,清河究竟怎么了?你跑来这里找江清柠的,是她又对清河做了什么事吗?”

    “我们之间的事不需要告诉一个外人。”程易瞥了他一眼,不予多谈,大步流星的朝着玄关处走去。

    沈天浩不肯罢休,紧随其后,“你们究竟对清河做了什么?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了。”

    程易连理都不带理一下身后的家伙,动作迅速的打开门。

    沈天浩追不上四肢健全的程易,不甘心的用手掌拍了拍大门,怒吼道:“你以为你不说我就查不到吗?程易,你最好离清河远一点,我不允许你再来伤害她。”

    江清柠站在厨房里,捧着热水杯,听着身后传来的轮椅声,不以为然的回过头。

    沈天浩挡住她的去路,直接开门见山道:“你对清河做了什么事?”

    “沈天浩,我说我有点可怜你,你信吗?”江清柠不答反问。

    沈天浩不懂她的言外之意,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江清柠喝了一口温开水,嘴角轻扬,“你待在这里这么久了,江清河有问过你一句话吗?”

    “她肯定是有自己的事,更何况我每天都会给她打电话,她不需要多费口舌再来重复过问。”

    “当然了,她的确很忙,每天忙着怎么去搅合我表哥的婚事,这般煞费苦心,当然是没有时间来过问你这么一个……备胎!”

    “你以为说两句挑拨离间的话,我就会怀疑清河?你做梦吧,我对清河矢志不渝,这辈子都不会变心的。”沈天浩信誓旦旦道。

    “这份毅力让我太感动了,我也希望你们能百年好合,免得她再去祸害我家单纯又善良的程易表哥,可惜了,她看不上你啊。”

    “你——”

    “沈天浩,你敢说江清河是真心待你的?”

    沈天浩语塞,他当然相信清河对他是真心实意的,可是他为什么却是说不出口。

    江清柠放下水杯,目光晦涩不明的再看了他一眼,啧啧嘴,转身朝着卧房走去。

    窗外,阳光明媚。

    微风轻轻地吹动着树叶,簌簌作响。

    沈氏大楼:

    寂静的办公室里,没有多余的声音,整个空间,静默的恍若人去楼空。

    沈烽霖坐在沙发上,看着投影仪重复播放的画面,连眼珠子都不带眨一下。

    赵勤然站在一旁,看的眼花缭乱,他问:“好像没有什么异常。”

    “一个大活人,不可能凭空消失。”沈烽霖再次重复播放一遍。

    赵勤然揉了揉泛酸的眼睛,道:“会不会是徐小姐看错了?”

    “你想说她见鬼了?”

    赵勤然打着哈哈笑了起来,“这好像也有点不合实际。”

    “我派去的保镖也是亲眼看见那个男人从花坊里跑了出来,只是一眨眼就不见了踪影,这个男人很可怕。”

    “你这么一说,确实是有点可怕,连监控都拍不到边边角角,着实是让人很不安。”

    “企业街的命案,怕是和他也脱不了干系。”

    赵勤然若有所思的掐了掐下巴,“难怪警方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半点犯罪痕迹,这个人很会清理现场,连一点蛛丝马迹都不会留下。”

    “这是让我最不安的。”沈烽霖同样眼睛发酸,闭上眼,揉了揉鼻梁。

    “他盯上了江家两姐妹,也难怪,她们都长得很漂亮。”赵勤然脱口而出。

    沈烽霖睁开眼,似乎想到了什么。

    赵勤然从他的眼神里感受到了一股不祥预感,他苦笑道:“你不会打算引蛇出洞吧。”

    “让谁做饵?”

    赵勤然嘴角抽了抽,“这种事,让谁都不妥,万一对方逃过了我们的监控,那个女孩子不就危险了?”

    “我有说让女人去以身犯险吗?”

    赵勤然更是皱紧了眉头,这得多阴柔的男人才能胜任这个角色?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

    林景瑄直接推门而进,“昨天的企划案我修改的差不多了,给你发邮箱了,半天你都没有回复,我亲自上来问问,改的如何?还需要精进吗?”

    两双眼齐刷刷的落在了林景瑄身上。

    林景瑄心口猛地一抽,疑惑不解的反瞪着眼前的两人,他们的眼神为什么这般的扑朔迷离,好像写满了对自己的企图。

    赵勤然点头,“不错,林公子肤白貌美,身材高挑,远远望去,可真是美极了。”

    林景瑄听着他滔滔不绝的一番溢美之词,他觉得这个人是在骂他,可是又苦于没有证据。

    沈烽霖站起身,只是言简意赅的说了四个字,“辛苦你了。”

    林景瑄后知后觉道:“也不怎么辛苦,就是加班了几个小时,这是我的份内事,我应该做的。”

    赵勤然意味深长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跟我来吧。”

    林景瑄不明就里道:“跟你做什么?”

    “有一件事,我们都需要你,我相信你也愿意为全市百姓出一份力。”赵勤然笑得更是讳莫如深,像极了老狐狸。

    林景瑄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颤栗,对方的这个眼神,和古时候准备派遣他接客的老鸨如出一辙,想要卖了他的心思,昭然若揭啊。

    黄昏,城市的霓虹灯一盏接一盏尽数点亮。

    林景瑄哭笑不得的站在空旷的马路边,四周静悄悄的,他的心也是拔凉拔凉的。

    他不敢相信有朝一日他会被自己的亲兄弟给出卖了,瞧这样子,不止是灵魂这么简单,怕是连身体都保不住了。

    “你别像根木头一样站着,摆出两个婀娜多姿的姿势,对,前凸后翘,妖冶一点。”

    耳机里,赵勤然全程指挥着现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林平李静名字〕〔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