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夜少追妻99次最新〕〔你似流光缱绻〕〔农门丑妻〕〔宁北苏清荷〕〔开局成了二世祖〕〔全球神祇时代〕〔从灵气复苏到末法〕〔创造沙盘世界〕〔极品神医霸婿〕〔南明第一狠人〕〔寻唐〕〔这名将军温柔点〕〔长公主饶命〕〔快穿之我真的不记〕〔有神如此〕〔朕只是一个演员〕〔穿梭魂器〕〔从火影开始爆装备〕〔英雄无敌之骑士〕〔江辰唐楚楚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602章 我恨你
    冯程调戏的正起兴,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门被打开了。

    徐萌萌抬腿一脚想着踢在男人的腿上,怒骂道:“你给我放手。”

    冯程噘着嘴,兴致勃勃道:“我就不放手了。”

    “放开她。”冷漠的声音自两人身后响起,就如同本是艳阳高照的天忽然间倾盆而下一场大雨,将所有人淋了一个措手不及。

    冯程本是很不高兴被人打断了节奏,回头瞪了瞪这个不识好歹跑出来破坏他兴致的家伙。

    只是一眼,他便恍若被人给一拳头打在了心口处,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太要命了。

    陈霆浑身还绑着夹板,哪怕身负重伤,却依旧气势不减,就这么往病房门口一站,也是不怒自威,翻云覆雨间便执掌天下芸芸众生。

    冯程机械式的松开了手,更是如临大敌般往后连退好几步,直接与对方拉开了至少有五米的距离。

    徐萌萌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委屈的跑到陈霆身后,小嘴一撇,告状:“他欺负我。”

    冯程如鲠在喉,只知道一味的挥着手,“我、我就是开个玩笑,真的,这光天化日之下,我也不敢造次啊。”

    “滚。”陈霆只说了一个字,冯程便是连滚带爬的往电梯跑去,更是一个激动右脚绊倒了左脚,一个重心不稳摔了个狗吃shi。

    徐萌萌忍俊不禁的掩嘴偷笑着。

    陈霆瞧了一眼身后一脸小人得志的丫头,没做声的回了病房。

    徐萌萌立马鞍前马后的伺候着:“您怎么下床了,医生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要在床上躺一个月的。”

    “如果冯程跟你来真的,碰巧我不在,你觉得你今天还有机会脱险吗?”陈霆坐在床侧,沉着脸,问。

    徐萌萌两只手扒拉着裙角,小声嘀咕着:“我这不是狐假虎威借着你的威严故意逞一时嘴快吗?我知道你在我后面,才敢肆无忌惮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你是料定了我会帮你?”陈霆倒是被她的想法逗乐了,她把他当成了什么人?

    徐萌萌鼓着腮帮子,一脸无辜的瞄了一眼不苟言笑的男人,用着低不可闻的声音说着:“我只是有那么一点点侥幸而已,况且冯程这个人也不敢大白天的动手动脚。”

    “如果他真的破罐破摔,你可有想过后果?你是清清白白的女孩子,不能——”

    “陈先生,我知道什么叫做避嫌,您不用三番四次的提醒我自己是女孩子要懂得礼义廉耻,我知道孰轻孰重。”徐萌萌真的是胆肥了,现在不仅敢借着他的名头去欺压冯程,更是敢反驳,甚至还敢打断他的话。

    陈霆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她,可能也是猜到了自己有些放纵这个小丫头,所以她最近才越发的无法无天。

    她是觉得自己真的是个善良的商人吗?

    徐萌萌感受到病房里有些诡异的气氛,不安的皱了皱眉头,连忙低头认错道:“我错了,虽然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但惹您生气了,我就错了。”

    说着说着,她就鼓着眼睛偷偷的打量着他的神色。

    怎么还是那么严肃?

    “扑哧。”陈霆情不自禁的笑出了声。

    任凭他再如何的严肃,也被这天真的大眼珠子给萌的心都快化了。

    徐萌萌听着他笑,立马就像是采蜜的蜜蜂扑腾着小翅膀就飞了过去,“陈先生,我给您带了京城里最出名的豆腐脑,您要不尝尝?”

    她卖力的打开餐盒盖子,拿起勺子就往他身上送。

    “我自己来。”陈霆下意识的伸手去接。

    徐萌萌的手一不小心撞在了他的手腕上,手里的豆腐脑瞬间溢出,毫无意外洒了陈霆一身。

    温热的豆腐脑从他的心口处一路流到了肚子上。

    徐萌萌手忙脚乱的用手去擦,“对不起,洒你身上了。”

    陈霆急忙握住她的手,“有没有烫到?”

    徐萌萌愣了愣,男人的手又大又温暖,明明她心里有声音不停的提醒她立刻保持距离,可是她却是走火入魔了那般任他握着牵着。

    两两四目相接。

    整个病房,瞬间鸦雀无声。

    “你们在干什么?”陈静静怒不可遏的从门外冲进来,更是不分青红皂白直接将徐萌萌推开。

    徐萌萌被推得踉跄了好几步。

    陈霆捂着骨折的肋骨,制止着自家女儿的无理取闹行为,呵斥道:“你在做什么?”

    陈静静指着两人,“是我问你们在做什么?”

    徐萌萌擦了擦手背上的豆腐脑,道:“我给陈先生拿了一点京城小吃过来,不小心洒在他身上了。”

    陈静静冷笑一声,“我看你是故意的吧,寻着机会接近我父亲。”

    “随你怎么想。”徐萌萌看了一眼陈霆那件已经脏的不成样子的病服,转身走向更衣室。

    “你给我站住。”陈静静拦住她的去路,“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了再走。”

    “你父亲的衣服脏了。”徐萌萌提醒道。

    陈静静不依不饶着:“你少在这里假惺惺的,我父亲的事轮不到你关心,你最好搞清楚自己的位置。”

    “我只知道知恩图报,陈先生对我有恩,我就得偿还。”

    陈静静怒目,“你少用报恩这种下作的借口来纠缠我父亲,我们陈家就当做施舍,不需要你偿还,给我滚,立刻滚。”

    “够了。”陈霆颤巍巍的站起身,挡在两人中间,“徐小姐是客人,你不能没了规矩。”

    “爸,您现在已经完全被她迷惑了心智,这个死丫头是故意接近您的。”

    “这也是我的私事,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陈静静以为自己听错了,诧异的看向说得言之凿凿的父亲,愕然道:“您这是承认了?”

    “我没有承认什么?”

    “您就是承认了,您和这个徐萌萌有一腿!”

    “陈静静。”陈霆眸色如墨,冷如冰窖,他道:“我给你的纵容不是让你口无遮拦,你是有教养的大家闺秀,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该掂量清楚了再开口!”

    陈静静急的红了眼,“你就是偏袒她徐萌萌,你就是背叛了我们这个家庭,我恨你,我恨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