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宁王〕〔帝尊王妃〕〔一胎多宝之奶爸的〕〔江北辰王子晴_〕〔骆风棠杨若晴〕〔狐情一世缘〕〔从水浒到洪荒〕〔顾老太〕〔顾小鱼〕〔江黎〕〔陆总〕〔全职之怪物猎人〕〔陈文泽〕〔神魂丹帝〕〔林霄〕〔浴火狂少〕〔凌天宇〕〔不会真有人觉得师〕〔超级海岛大亨〕〔史上最强练气期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613章 我害怕
    月上中天,整座城市消去了白日的喧哗,静默的像是一个沉睡的孩子。

    一辆轿车缓慢的泊停在路边,女人穿着单薄的长衫,面色略带憔悴的望着眼前紧闭的大门。

    江清河环顾四周,夜静的可怕。

    别墅内,程易正在忙着处理最后一点工作,全然没有注意到时间已经不知不觉的到了深夜。

    他疲惫的站起身,松了松筋骨,捧着一杯早就冷掉的咖啡走到窗前。

    江清河就站在树与树之间,清风徐徐吹过时,树梢在动,她的裙摆也在轻轻飘扬。

    她不经意的抬头,好像隔着千山万水的距离与他对视而上了。

    程易本以为自己看错了,他不确定的揉了揉眼睛,再次睁开,慎重的看过去,果不其然,真的是她。

    江清河被夜风吹得有些凉了,她拢了拢长衫,转过身,准备离开。

    “清河。”程易急忙跑出别墅,看着默默离开的身影,不敢置信的打开了铁门。

    江清河听见声音激动的回过头,见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男人,欣然一笑。

    “这么晚了,你怎么跑来了?”程易注意到她身着单薄,忙不迭的脱下外套搭在她的肩膀上,“怎么也不知道多穿一点?”

    “我没有想过打扰你休息,我睡不着,想着出来走走,没成想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你家门前。”江清河心虚的低着头,她的这个谎言太容易被揭穿了。

    程易却是没有捅破她的谎话,“太晚了,我送你回去。”

    “不用麻烦,我自己可以开车。”江清河落寞的转过身,鼻子一痒,忍不住的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程易眉头一蹙,“是不是着凉了?”

    江清河摇头,本想说什么,一张口就是止不住的打喷嚏。

    程易急忙握上她冰凉的小手,“肯定是受了风寒。”

    “你别离我太急,容易传染。”江清河保持距离的后退两步。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担心什么传染不传染。”程易拉着她的手走进别墅,“我给你找点药。”

    江清河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我回家会吃药的。”

    程易将她带进了客厅,随后心急火燎的一通翻箱倒柜,最后终于在最角落的柜子里翻出了不知道有没有过期的感冒药。

    江清河掩嘴笑道:“我就是打了两个喷嚏而已,没有那么严重。”

    “小病不及时治疗也会拖成大病的,你本来身体就虚弱,不能轻视,好好坐着,我去烧点水。”程易有是慌里慌张的跑进了厨房。

    江清河独自坐在沙发上,屋子里空荡荡的,毫无人气那种。

    程易倒着热水走到了她面前,轻轻地吹拂着热气,“有点烫,得慢点喝。”

    江清河听话的把药全咽了下去,偌大的客厅,霎时鸦雀无声。

    “我们——”

    “我们——”

    两人异口同声。

    程易轻咳一声,“你先说。”

    江清河放下水杯,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太晚了,我也不打扰你休息了。”

    程易下意识的抓住她的手,“

    你也说太晚了,今晚上就不回去了。”

    江清河诧异道:“这怎么可以?”

    “我这里还有间客房,我睡客房就行了。”

    江清河轻咬红唇,一脸不好意思,“如果我留在这里,会不会又被人误会?”

    “我们堂堂正正,不怕流言蜚语。”

    江清河抬眸,目不转睛的凝望着他如水般温柔又缱绻的双眸,她笑着说:“我不希望我的出现给你带来任何负担。”

    “别想那么多,好好休息。”程易将她领进了主卧,“睡吧,吃了药正好睡一觉,明早就痊愈了。”

    江清河知道他要离开,双手不受控制的抓住了他的手腕。

    程易垂眸,目光落在她突兀的手上,明知故问道:“怎么了?”

    江清河羞赧的低着头,“你说了没有人知道我来了这里,可不可以——”

    “清河,好好休息,不要想那么多。”程易毅然决然的松开了她的手。

    江清河本能的再次抓住她的手臂,比之前更加用力,“我害怕。”

    她的语气带着三分撒娇,三分惧意,更有三分胆怯,可能是真的在害怕,她的眼瞳里都盈盈泛着泪光。

    程易是个男人,是个有七情六欲的普通男人,任凭自己再强大的内心,也抵挡不住女人那逞娇斗媚的一句我害怕。

    江清河嘟着嘴,两眼鼓的又大又圆,她小声说着:“我这几天一直都在做梦,总是情不自禁的回忆起企业街那晚上的一幕又一幕,一闭上眼那个男人就在我耳边吹着气,拼了命的勒着我的脖子。”

    “不要胡思乱想。”程易犹豫片刻,还是随着她一同进了屋子,“我等你睡着再离开。”

    江清河躺在床上,紧紧的抱着他的胳膊,笑意浅浅的闭上双眼,仿佛得到了天大的满足,她的笑,是那种特别纯真又自然的微笑。

    程易轻轻地撩起她散落的头发,动作温柔的抚摸着她的面容,屋子里静悄悄的,两颗心脏的跳动声不知不觉的纠缠在一起。

    就一夜,再放纵一次,明天天亮之后,不再往来。

    他一遍又一遍的在心里麻痹着自己,这是最后一次,真的是最后一次。

    月明星稀,夜风肆虐,窗外的大树被吹得哗哗作响。

    “哐当”一声,苍穹之上,闪现而过一道天雷,随后,豆大的雨珠噼里啪啦的洒下,不过片刻,便是湿透了路面。

    江清柠被雷声惊醒,两眼惊恐的望着黑漆漆的天花板。

    沈烽霖在沉睡中下意识的朝着她伸出右手,将她僵硬的身子揽入了自己的怀抱。

    江清柠依偎在他怀里,嗅着那熟悉的味道,慢慢的又睡了过去。

    隔了两间房的另一间卧室,留守儿童沈天浩被雷声吓得头冒虚汗,他听着窗外的电闪雷鸣,有好几次都险些以为是老天开眼来报应了,他差点以为自己就要被雷劈了。

    仿佛每一道雷都是在自己的头顶上空盘旋,迟早会劈在自己的身上。

    不带这么吓唬人的啊。

    沈天浩睡不着了,胡乱的穿上一件外套就打开了房门。

    门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小身板,当四目对视而上时,沈天浩被吓得险些失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我真的是正派〕〔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万族之劫〕〔穿成权臣的心尖子〕〔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