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锦衣风华〕〔在野外综艺做咸鱼〕〔龙王医婿〕〔唐土万里〕〔女主夏乔男主司御〕〔没有人比我更懂修〕〔重生后变成团宠人〕〔王蜜王大山〕〔我的傻白甜老婆〕〔科技传播系统〕〔万族之劫〕〔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剑域神王〕〔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农家有女甜如蜜〕〔灾难:从开学遭遇〕〔满级大佬穿成农家〕〔十五病区手记〕〔开局变成黑色切割〕〔重启大宋:从科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619章 准备一锅端
    秦妈温柔的将孩子放回婴儿床上,准备去拿小被子。

    小家伙不依不饶的挣扎着,“爸,爸。”

    “好了好了,小祖宗。”秦妈捏着他滑滑的小脸蛋,“爸爸很快就回来了。”

    男子注意到小家伙不停的朝着他这边看,再这样下去,他肯定会暴露的,没办法,只有下狠手先解决他们。

    秦妈刮了刮他的小鼻子,“爸爸正在回来的路上,不乱叫了,咱们睡觉觉。”

    “爸,爸。”小家伙还是一个劲的叫着。

    男子等不下去了,准备动手。

    “得了得了,我知道你在叫我,我不藏了。”沈天浩一个头两个大,他就路过了一下,没成想还是被孩子发现了。

    小家伙扭过脑袋瞧着坐在轮椅上的沈天浩,更开心的朝着他伸出双手,“爸,爸。”

    沈天浩脸上虽然全是嫌弃,但还是把他抱了过来,“别再乱叫了,我是你哥。”

    秦妈忍俊不禁的掩了掩嘴,“二公子还没有睡吗?”

    “这小家伙不停地叫我,真是被他烦死了。”沈天浩捏着他的小鼻子,“我允许你再叫一次,以后叫我哥。”

    藏在暗处的男子更是握紧了匕首:看来有必要先解决掉这三个人了。

    “爸,爸。”小家伙小手一指,落在微风吹拂而过的窗帘上。

    沈天浩冷哼一声,“你爸不会翻窗子。”

    秦妈疑惑了,“我明明关窗户了,怎么打开了?”

    说着,她便准备过去再把窗户合上。

    男子等待着机会,只要对方一靠近,他立马手起刀落,先解决一个。

    “秦妈。”江清柠突然一喊。

    秦妈停下了脚步,回过头,“夫人,怎么了?”

    “小宝还没有睡吗?”江清柠站在门外,看着正坐在沈天浩大腿上的孩子,又看了一眼别扭状态的沈天浩,道:“你们感情挺好的。”

    “啊呸。”沈天浩将孩子放在了地上,“谁让他爬上来的,浑身臭烘烘的,难闻死了。”

    江清柠笑而不语的把孩子抱了起来。

    男子暗暗窃喜着:这下子可以一锅端了,就是可惜了,那条腿,真白啊。

    江清柠抱着孩子往卧室走去,“跟妈妈一起去等爸爸回家。”

    小家伙一个劲的继续朝着窗户边大喊,“爸,爸。”

    沈天浩骄傲的推着轮椅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男子从窗帘后站了出来,两眼炯炯有神的望着前面。

    江清柠把孩子放在了床上,转身去洗手间拿干净的毛巾。

    小家伙从床上顺了下来,往大门口爬去。

    房门被轻轻推开了。

    江清柠说着:“小宝,不许乱跑。”

    屋子里,没有动静。

    江清柠拿着毛巾走了出来,一脸错愕的看着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男人,包括他手里提着的孩子。

    男子笑意盎然的盯着她,“这个孩子可真吵啊。”

    小家伙很不舒服的晃动着脑袋。

    江清柠慌了,忙道:“不要伤害他,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男子拿着匕首的手随意的孩子脸上划了划,“真的什么都答应?”

    江清柠急的眼睛都红了,“我求求你放下他,不要伤害他,他还小,才一岁。”

    “那你自己把衣服脱了。”男子挑眉,满眼都是邪佞的笑容。

    江清柠下意识的抓紧自己的衣服,踉跄一步。

    “快脱了。”男子已经没有了耐心,加重语气的威胁着。

    江清柠闭上双眼,咬紧牙关,两手小心翼翼的解开衣服领子。

    男子几乎都快望眼欲穿了。

    “啪。”沈天浩拿着花瓶用力的砸在了男子的后脑勺上。

    男子被迫往前趔趄了一小步,提着孩子的手霎时失去力气,孩子一挣扎,便从他手里掉了下去。

    沈天浩往前一扑,把小家伙稳稳的接到了自己怀里,他怒不可遏的瞪着入室的歹徒,吼道:“我沈天浩的兄弟,也轮得到你欺负?”

    男子捂着受伤的后脑勺,更是怒火中烧,竟然有人敢破坏他的兴致?

    沈天浩抱着孩子往后爬,准备去够住轮椅。

    男子一脚踩在沈天浩的后背上,冷笑道:“你算个什么东西?”

    江清柠逮着机会,将墙上的高尔夫球杆拿下,一股脑的砸在男子身上,“你给我放手,放开脚。”

    男子被打得只顾蒙头跑,疼的龇牙列齿。

    “嘭。”江清柠一棍子直接砸在了男子的脑门正中。

    男子痉挛了一下,往后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江清柠浑身脱力的靠在墙上,惊恐的瞪着没有了反应的家伙,只是她还没有来得及松口气,男子又一个颤栗清醒了过来。

    江清柠作势又准备乱打一通。

    男子被打疼了,掉头就跑。

    秦妈听见声音,忙不迭的拿起锅盖就从厨房里追了出来,见到迎面跑来的男子,二话不说,一锅盖砸下去。

    男子被打得脑袋瓜子嗡嗡嗡的,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一会儿往东窜,一会儿又往西跑,跌跌撞撞了好一会儿,从窗户口子上一跃而下。

    江清柠心有余悸的扶着墙,到现在腿都是软的。

    沈天浩替小家伙擦了擦脸,“以后别见了谁都叫爸。”

    小家伙咿咿呀呀不知道在说什么,两只小手学着他的样子也替他擦了擦脸。

    江清柠走到他背后,将轮椅推了过来,“刚刚谢谢你。”

    沈天浩得意的上扬着脑袋,“我都还没有欺负够,哪里轮得到外人来欺负?”

    男子几乎是一路摔出了十四院,最后精疲力竭的躺在地上,两眼空洞的望着黑漆漆的夜空。

    他恨得牙痒痒的,未曾料到自己竟然会有朝一日被人给打出来!

    啊,疼,胳膊快断了,后脑勺肯定也出血了,脑袋瓜到现在都还是嗡嗡的,跟有人在他脑子里吹唢呐似的。

    陈静静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那个人出来,心里越发不安。

    难不成是被发现了?

    可是整个十四院风平浪静,不像是有人入室作乱的样子。

    正当她疑惑间,一辆车闯入了视线。

    沈烽霖面无表情的从轿车上推门而出,一路目不斜视的朝着她径直走来。

    陈静静心里一咯噔,准备离开。

    沈烽霖先一步拉开了车门,二话没说直接将女人从驾驶位上给拽了下来。

    陈静静委屈道:“三哥哥,你这是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