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渡劫之王〕〔不灭霸体诀〕〔鲲鹏归云〕〔药香农女今天成神〕〔传奇浪潮十八年〕〔陛下每天都在套路〕〔农家小福女〕〔大唐的玩家们〕〔农夫凶猛〕〔我的白富美老婆〕〔扶摇而上婉君心〕〔老公每天不一样〕〔我真不是狗官〕〔战神少帅项少龙云〕〔渡月桥边鸢尾花〕〔教父的荣耀〕〔洛诗涵战寒爵〕〔小街包子铺〕〔毒手医妃王爷被休〕〔强化医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622章 是你伤了她
    日出东方,清晨的阳光仿佛被人泼上了一盆血,红灿灿的将整个苍穹都染得一片鲜红。

    陈霆得到消息已经是一夜过去了,他不敢相信的看着重症监护室里昏迷不醒的小丫头,明明昨晚上离开的时候还是生龙活虎的一个人,为什么此时此刻却是毫无生气的躺着,全靠仪器维持生命?

    “您是她家属吗?”医生见到红了眼的男人,又不是很确定的上前问道。

    陈霆声音有些发紧,他问:“她怎么了?”

    “是这样的,我们医护人员昨晚上发现她被一名女士袭击,当时伤势颇重,头颅受到重创,头部破裂,产生了大量淤血,我们已经尽力的替她清除干净。”

    “我不要那些过程,我只要结果,她现在情况怎么样?”陈霆从未有过的忐忑,他不应该那么晚了让她一个小女孩独自回家,千错万错都是他的错。

    医生略带遗憾道:“目前只能靠她自己,药物辅助。”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医生有些难以启齿,但又不得不说,他道:“有可能她这辈子都不会醒过来了。”

    陈霆怒不可遏的将医生推开,质问道:“什么叫做一辈子都不会醒过来了?她才二十三岁,她还是个没有长大的小女孩,你凭什么说她醒不过来了?”

    “对不起,您先别激动,我们会尽力救治。”

    陈霆扶着墙,一时体力不支,他咬紧牙关,威逼着:“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必须要把她救醒。”

    “陈霆!”

    一声暴呵,下一刻,来人怒气冲冲的跑来,二话没说就是一拳头砸过去。

    陈霆伤重未愈,被对方给一拳头砸在颧骨上,当场打得摔在了地上,真的是狼狈至极。

    徐展怒斥,“又是你,你为什么要阴魂不散的缠着我女儿?你现在把她害成什么样了?你为什么还要出现在这里?”

    陈霆坐在地上,自知罪责难饶的低头不语。

    徐展愤怒的两眼充血,“你给我滚,我不想再见到你,你给我走啊。”

    “爸,您冷静一点,这里是医院。”徐逸天扶着自家父亲,连看都不曾看一眼落魄的陈霆。

    想想他陈霆,风光了一辈子,着实是没有这般低人一等的时候。

    徐展颤巍巍的趴在玻璃窗前,泪光闪烁的看着自家昏迷不醒的女儿,心脏恍若都被人攥着疼,他道:“快去问问医生,我家孩子要多久才会醒过来。”

    “爸,您别急,我去问。”

    陈霆单手撑在地上缓慢的站了起来,他只是看了一眼监护室内的人,就被一人面无表情的挡住了。

    徐逸天语气冷冽道:“徐先生请您离开。”

    陈霆道:“我会走。”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请您以后不要再出现在萌萌面前,她还小,不懂什么世道,只知道谁对她好,她就掏心掏肺的偿还人家。您是长辈,应该比我们都懂得什么叫做避嫌。”

    陈霆双手紧了紧,“是,我明白了。”

    医院长廊,死寂沉沉。

    齐氏躲在角落处,瞧着神色落寞的男人,真是扎眼极了。

    他陈霆那么骄傲自负的一个人,如今竟是被一个后生给说得无言以对,这是多么大的讽刺啊。

    陈霆站在电梯前,注意到不远处躲躲藏藏的身影,神色一凛,疾步过去。

    齐氏注意到他在靠近自己,未曾多想,掉头就从楼梯间跑下去。

    陈霆毕竟有伤,追了两楼之后,放弃的扶着扶手喘着粗气。

    齐氏确定他没有再追来之后,心有余悸的拍了拍心口,幸好自己跑得快。

    她得意忘形的推开了消防通道的铁门。

    门外,早早等候着一人。

    陈霆面色冷淡的抓住她的手,一声未吭,拽着她往外走去。

    齐氏挣扎着:“你拉着我做什么?”

    “你现在别着急说话,好好想想自己接下来该怎么解释。”

    “咚”的一声,陈霆将齐氏丢进了杂物间。

    齐氏跌倒在地上,回头怒目,“你这是做什么?”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重症监护室前。”陈霆直接开门见山问。

    齐氏冷笑道:“我为什么不能出现在那里?”

    “你是跟着我,还是早就守在那里?”陈霆步步逼近,“你最好说实话,医院里到处都是监控,我想要查出你从昨晚上到现在的行径,只需要一盏茶的时间。”

    “我听不懂你的意思。”齐氏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医生快查房了,我要回病房了。”

    陈霆伸手拦住她的去路,“你是去看徐萌萌死了没有,对吧。”

    齐氏犹如被人逮住了小尾巴,整张脸上全是心虚,她辩解着,“你、你别信口雌黄的冤枉人,我、我根本就没有去过什么监护室,我就、就是出来散散心而已。”

    “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表情吗,别跟聪明人玩心计,你还缺点火候。”陈霆斜睨一眼,依旧不曾放她通行。

    齐氏往后退了一步,强伪装着镇定,“我在你心里就是那种不择手段的恶毒女人吗?陈霆,我跟了你这么多年,我什么时候做过这种伤天害理的混账事?”

    “你做没做你心里清楚,这些年你做过什么,不需要我一一给你复述,我以前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想驳了你陈夫人的面子,可是我的忍让,不是让你去做伤天害理的诨事,你今天可是杀了人。”

    “我没有。”齐氏反驳,重复道:“我没有。”

    陈霆一步一步逼近她,“昨晚上是不是你动手伤了徐萌萌?”

    齐氏踉跄着往后退,“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那你衣角处为什么会有血迹?”陈霆一把攥住她的病服。

    齐氏下意识的低头看过去,满目惊恐,辩解着,“这不是别人的血,这是我自己的血。”

    陈霆眯了眯眼,“这里是医院,要检查血迹是谁的,太简单了,你可以继续强词夺理,就等着检查报告出来,我看你如何解释。”

    齐氏挣扎着,“你放开我,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说实话。”陈霆怒吼着,脖子上满是青筋,可想而知他用了多大的劲。

    齐氏软倒在地上,“我没有,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