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渡劫之王〕〔不灭霸体诀〕〔鲲鹏归云〕〔药香农女今天成神〕〔传奇浪潮十八年〕〔陛下每天都在套路〕〔农家小福女〕〔大唐的玩家们〕〔农夫凶猛〕〔我的白富美老婆〕〔扶摇而上婉君心〕〔老公每天不一样〕〔我真不是狗官〕〔战神少帅项少龙云〕〔渡月桥边鸢尾花〕〔教父的荣耀〕〔洛诗涵战寒爵〕〔小街包子铺〕〔毒手医妃王爷被休〕〔强化医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633章 齐氏被带走了
    清晨,阳光初现,一缕一缕暖暖洋洋的照耀在树缝之间,微风轻拂而过时,树影潺潺。

    陈静静前所未有的惊慌着,她昨晚上一整夜都没有联系上那个男人,一大早便是心神不宁,潜意识里总觉得今天会有什么不可预测的大事发生。

    她的眼皮子是止不住的跳动着。

    “静静,你怎么了?”齐氏看出了她的心不在焉,温柔的握上她的双手,“有什么事和妈妈说说,别一个人闷在心里。”

    陈静静莞尔,“没事,您今天状态不错,我瞧着天气也好,要不我带您出去晒晒太阳?”

    齐氏望了望窗外和煦的阳光,明明是艳阳高照,她却内心一片寒冷,微微摇了摇头,“不出去了。”

    “妈,您一个人待在房间里,迟早会憋坏自己的。”陈静静蹲在她面前,“院子里的菊花开了好多,我们出去转转也好。”

    齐氏犹豫片刻,还是点了点头,“好。”

    住院部的清晨,甚是安静。

    陈静静刚推着轮椅走出病房,便瞧见一人迎面走来。

    来人穿着很正式的西装,面色一丝不苟,自上而下都给人一种精炼和阳刚的气息。

    齐氏的目光落在了男人的手上,他拿着一封文件袋,上面没有署名,但她仿佛穿透了文件袋看清楚了里面那一页页文字,字字诛心。

    “我今天不见客。”齐氏连忙返回病房,准备关门拒客。

    男子抬手挡住了病房门,用着公式化的语气自我介绍着:“陈夫人,我姓李,我是陈先生委托而来的律师。”

    齐氏态度决然,“我说过了,我今天不见客,有什么话以后再说。”

    “陈夫人您已经拒客好几天了,我希望您别再拒绝我,毕竟这是迟早都要面对的事实。”李律师看了一眼旁边的陈静静,礼貌的点了点头,“陈小姐,您也可以一起听听。”

    陈静静不甘心的双手紧握成拳,“我爸真的要离婚?”

    李律师不置可否,“这是陈先生委托我送来的离婚协议,你们可以先过目一下,如果有什么地方不满意,我可以询问一下陈先生是否更改。”

    齐氏恍若被掏空了力气,浑身发软的坐在轮椅上,她听着对方的那些话,瞬间泪流满面,“他怎么能这么对我?一夜夫妻百夜恩,他怎么能说断就断了?”

    李律师默默的把离婚协议放在了女人的面前。

    陈静静撕开了文件袋,一页一页的翻过去,越到最后,越是忍无可忍,最后,一股脑的把所有纸撕碎。

    李律师似乎也料到了她们会这么做,不疾不徐的又掏出另一份,“陈夫人还没有过目。”

    “我不会同意的。”陈静静怒吼。

    李律师依旧态度不改,还是那没有瑕疵的公式化笑容,他道:“陈夫人您先看一下,有什么不妥之处,你可以告诉我,我会转告给陈先生。”

    “我要他亲自过来跟我说。”齐氏两眼泛红,连看都没有看一眼,直接将协议撕碎。

    “既然陈夫人不同意协议的内容,我会转告陈先生,可能要麻烦陈夫人去一趟法院。”

    “他真的要这么狠心对待我们母女两?”齐氏反问。

    李律师收拾好东西,不再多言什么。

    陈静静挡在他面前,“

    我不管我爸做了什么决定,我妈就是他唯一的陈夫人。”

    “这句话我会转告给陈先生的,我就不打扰陈夫人休息了,希望您早日痊愈。”李律师推门而出。

    齐氏瘫倒在轮椅上,泣不成声的哭着。

    陈静静抱着她,“没关系的,我们不签字,我们不同意,等这段时间过了,爸爸冷静下来,我们一家人还是一家人。”

    齐氏自欺欺人的点着头,“我不会离婚的,我哪怕是死也会死在他陈太太的位置上。”

    “妈,您别说这些傻话。”陈静静替她擦着眼泪,“我带你出去转转。”

    “叩叩叩。”敲门声突然响起。

    陈静静烦躁的吼了一声,“你还要说什么?”

    门外,来的却是另一个人。

    陈静静眉头轻蹙,“你又是谁?你又想说什么?”

    男子出示了自己的证件,“请问哪一位是齐菁女士?”

    齐氏心里一咯噔,大概也是没有想到会有警员找上门。

    男子再道:“有人匿名举报齐菁女士伤人,我们需要带她回局里协助调查。”

    “你们没有证据不能随便带走人。”陈静静挡在男子面前,不许他接近自己的母亲。

    “我们有证据。”

    陈静静神色一凛,“我母亲不可能伤人,这一定是误会。”

    “如果是误会,我们会送齐女士回来,请你配合我们调查。”男子挥了挥手,身后的另外两名警员直接进了病房。

    陈静静被人给推开了,她挣扎着:“你们不能带走我妈妈。”

    “请你冷静,别妨碍我们工作。”

    “她还是病人,你们不能带她离开,你们这是草菅人命。”

    “你放心,如果她没有犯法,我们会尽快送她回医院,我们目前只是调查阶段,不会对她做什么。”

    陈静静眼睁睁的看着母亲被推着进了电梯,她踉跄着跑了上去,却是来不及阻止电梯关上。

    “爸,爸。”陈静静发现了走廊另一头站着的男人,跌跌撞撞的跑上前,“爸,您快去阻止那些人,妈身体还没有恢复,她不能离开医院。”

    陈霆拂开她的手,态度冷漠的转身离开。

    陈静静愣了愣,可能是怎么都想不到父亲会对母亲的事不闻不问。

    陈霆按下了电梯按钮,自始至终都是一言未发。

    “爸,你为什么不说话?你难道真的打算坐视不管?妈妈被他们带走了,她肯定很害怕的。”陈静静站在男人面前,小心翼翼的说着,“你帮帮她好不好?”

    “她是自找的。”陈霆轻飘飘的说了一句。

    陈静静以为自己听错了,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爸,是你派人带走了妈妈。”陈静静说的很肯定。

    “伤人害命,她有今天是咎由自取。”陈霆见着打开的电梯,从容的走了进去。

    陈静静站在外面,怒目而视,“你怎么能这么对待自己的结发妻子?”

    “是她伤人在先。”

    “是你手把手教会我们什么叫做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你现在跟我们讲起道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