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如兮〕〔顾晓妍〕〔銜尾之蛇〕〔我就是超级前锋〕〔上司的花样有点多〕〔衣锦不还乡〕〔刘大壮〕〔穿书女配专心事业〕〔最强龙主赘婿的日〕〔三个姐姐砍我升级〕〔陆总,夫人开挂A爆〕〔林氏家族修真路〕〔九转霸体〕〔一等龙婿易辰〕〔隋末之大夏龙雀〕〔庆荣华〕〔重生九零小俏媳〕〔猛卒〕〔绝世之天命成凰〕〔华年时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636章 是你当真了
    午后,微风徐徐。

    江清柠简单的吃了一个午饭,刚走进监护室就见一群医生护士从她面前疾步跑过去。

    见此一幕,她立马紧张起来,不管不顾的紧跟上前。

    护士道:“您别担心,是徐小姐醒了。”

    江清柠气喘吁吁的双手撑在膝盖上,那种犹如坐过山车一样跌宕起伏的心情,让她差点就被吓晕了。

    徐萌萌被转到了普通病房,由于长时间的不说话,她声音又干又涩,好一会儿才能完整的说清楚一句话。

    江清柠拿着勺子替她润了润唇,笑逐颜开道:“你先别着急说话。”

    徐萌萌环顾四周,脑门处还隐隐作痛着,她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在清醒的第一时间指出凶手:“我是被陈静静她妈妈打伤的。”

    江清柠放下勺子,被她那认真的样子逗乐了,“我还以为你会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一脸无辜的问我这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只是被打伤了,没有被打傻。”徐萌萌生怕对方没有听清楚,再重复了一遍,“你一定要替我报仇雪恨,将坏人绳之于法。”

    江清柠握紧她的双手,铿锵有力的保证着:“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她逍遥法外的,我现在就去举报她。”

    徐萌萌欣慰的点了点头,“辛苦你了。”

    “为了你,我愿意赴汤蹈火。”

    “还是别了,我怕齐氏没有打死我,沈三爷倒是先弄死了我。”徐萌萌虚弱的躺回床上,“我昏迷了几天?”

    江清柠算了算日子,“快三天了。”

    “难怪伤口还没有愈合,挺疼的。”徐萌萌有些后悔醒太早了。

    江清柠坐在她身侧,双手捧在下巴上,两眼一眨不眨的对视着她的双眼。

    徐萌萌被她盯得头皮发麻,本是只有些微疼的脑袋这下子疼的更厉害了,她实在受不了她那醒目的眼神打量,直接开门见山道:“你要说什么就说,别像个鬼魂一样阴魂不散的盯着我。”

    江清柠莞尔,“刚刚陈霆一直在外面守着你。”

    徐萌萌条件反射性的往门外看去,“他走了?”

    “别找了,人确实是走了。”

    徐萌萌轻咬红唇,竟是有些失落。

    江清柠看破不说破道:“他说晚上会再来。”

    这话一出,徐萌萌的嘴角立马不受控制的往上扬。

    江清柠凑上前,四目相接,“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红鸾星动了?”

    徐萌萌推开她的脑袋,故意装着虚弱的样子说着:“我好像还有点晕,我要再睡会儿。”

    江清柠两手夹住她的眼皮,“别跟我装傻充愣,你老老实实交代,是不是情窦初开了?”

    徐萌萌一脸无辜道:“我是病人。”

    江清柠不再强求她装睡还是真睡,坐回椅子上,一声不吭的注视着她。

    徐萌萌尴尬的睁开眼,打着哈哈:“你这样看着我,我怎么睡得着?”

    “你现在可以保持沉默,但在证据面前,你无处可逃。”

    “我睡了。”徐萌萌继续装睡。

    “陈霆承认了。”江清柠云淡风轻的抛下了一颗重量型炸弹,炸得这方后院鸡飞狗跳。

    徐萌萌惊愕的的睁大了双眼,她心里恍若被千万匹野马浩浩荡荡的呼啸而过,但冷静了片刻之后,她又觉得这是清柠丫头在故意套她的话。

    她毕竟也是知识渊博的精英人士,怎么能被三言两语就套话了。

    徐萌萌面不改色道:“他承认什么跟我有什么关系?”

    “他跟我说,有些东西,身不由己,心之所向。”江清柠笑意盎然的再问:“徐萌萌小姐,你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吗?”

    徐萌萌张了张嘴,那样子,就如同硬生生的吞了一颗鸡蛋,吐不出来,咽不进去。

    江清柠啧啧嘴,“这老狐狸可真会撩人,甭说你这么一个单纯的小姑娘会陷入陷阱无法自拔,连我一个经验丰富的已婚人士,都险些着了他的道。现在看来,你和他分清界限是对的。”

    徐萌萌反射弧度有点长,过了好一会儿才一惊一乍的差点从床上跳起来,她问:“他真的这么说了?”

    江清柠嫌弃道:“我怎么觉得你很高兴?”

    徐萌萌扭开头,面带一丝小窃喜,她说着:“你别胡说八道,我哪里是在高兴,我是在担心,他怎么能说出这种荒唐的话。”

    “你说的没错,我当场就呵斥了他,责备他怎么能说出这种丧心病狂的话。”

    徐萌萌瞠目,“你骂了他?”

    江清柠点头,“他这话的意思不就是想着老牛吃嫩草欺负你一个小姑娘吗?凭着我俩的关系,我怎么能坐视不管,我直接让他死了这条心,以后不许他在出现在你面前。”

    徐萌萌急的差点从床上爬起来,“虽然、虽然陈先生这话有歧义,但毕竟人家是客人,怎么可以赶人家走呢?”

    江清柠两眼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焦急的面容,嘴角高高上扬着,“你这是想去跟他解释?”

    “我只是不能让人家误会,陈先生毕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能恩将仇报的。”

    “你现在这样是他老婆伤了你,你们算是扯平了。”

    “一码归一码,他夫人是他夫人,他是他,他们不是一个人。”

    江清柠目光灼灼,“你还说你心里没有向着他?”

    徐萌萌愕然,不知所措道:“你是故意说这些话的?”

    江清柠无奈的耸耸肩,“我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刚刚差点就跟我断绝姐妹关系了。”

    徐萌萌心虚的拉过被子企图把自己藏起来。

    江清柠替她拽了下来,“你最好坦白交代,否则就别怪我不顾及你是病人而言行逼供了。”

    “你就当做我今天还没有醒过来,成吗?”

    江清柠和蔼可亲的看着她,“你觉得呢?”

    徐萌萌噘着嘴,委屈极了,“我如果说我没有,你会信吗?”

    “你这话一出口,就是告诉我连你自己都不相信,又如何让我去相信?”江清柠反问。

    徐萌萌羞赧的双手捂着脸,“我、我大概就是喝多了酒,胡言乱语了一番,你听过就算了,别当真。”

    “我觉得是你当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我真的是正派〕〔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万族之劫〕〔穿成权臣的心尖子〕〔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