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诺爱请深爱〕〔彩虹在转角白汐纪〕〔异世孤寂剑神〕〔左道倾天〕〔邪君的第一宠妃〕〔女神的上门豪婿(又〕〔女神的上门豪婿〕〔校草殿下太妖孽〕〔孙猴子是我师弟〕〔我在豪门当夫人〕〔真千金她是全能大〕〔寒门贵子〕〔我真不是装逼打脸〕〔才不是魔女〕〔快穿之不服来战呀〕〔风水师秘闻〕〔团宠大佬的马甲又〕〔快穿之女帝今天依〕〔张继海〕〔反穿越调查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646章 你和我,是兄弟
    林景瑄觉得自己丢脸死了,恨不得立刻挖条缝把自己藏进去,藏得严严实实的,以后再也不和他说话了。

    许晟毅话还没有说完,就见炸了毛的小公鸡掉头就跑了,那别扭的样子,像极了生气的小媳妇。

    林景瑄无脸见人的跑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忍无可忍的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脸上,你刚刚是上赶着想被他约着吃饭吗?

    “叩叩叩。”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他一条。

    “又怎么了?”林景瑄没有耐心的回头吼了一句。

    林雪儿嬉笑连连的推门而进,“哥。”

    林景瑄拉开椅子坐了上去,道:“今天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吗?你竟然会想到来找你二哥唠唠嗑。”

    “我不是特意来找你的。”林雪儿双手捧着下巴,一脸讳莫如深的打量着自家‘风情万种’的二哥。

    林景瑄眉头轻蹙,“你又没零花钱了?”

    “我像是那种没有钱才会想起你的人吗?”

    林景瑄轻哼一声,“你是不是你心里会没有数?”

    林雪儿笑的更是贱兮兮的,她道:“我是跟着许先生过来的。”

    林景瑄这下子眉头皱的更紧了,鉴于他这段时间的观察,总觉得这个许晟毅不像是那种好人,他更像是披着羊皮的猛兽,肚子里全是黑墨水。

    自家比白莲花还白的小公主跟了这么一只腹黑老狐狸,怕是会被欺负的连哭都找不到地方。

    林雪儿凑上前,脸上的笑容更是难以掩饰,“他不是来找二哥的?”

    林景瑄面色凝重道:“雪儿,有些话我不吐不快,我知道说出来你可能会伤心一段时间,但长痛不如短痛,我还是要跟你实话实说。”

    林雪儿不想听自家二哥的那些废话,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八成是不靠谱的,她直接拒绝道:“你别说了,你想说什么,我心里明白,你也不必再说出来。”

    “不,你不明白,你这个时候是非常不理智的,我必须要苦口婆心的劝劝你。”林景瑄站起身,绕过桌子走到她面前,郑重其事道:“许晟毅这个男人,不是好男人。”

    “……”

    “我是男人,我懂得男人这种东西的构造,他看着文质彬彬,其实就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一天到晚嬉皮笑脸的样子,不知道是算计什么,你别离他太近,否则吃亏的只有你自己。”

    “哥,我以前以为你只需要去治疗治疗脑子,现在看来当务之急你应该先去治疗眼睛。”

    林景瑄没成想自己的妹妹已经被这个贱男人给着迷的神魂颠倒了,连他这个亲哥哥善意的劝言都不听不听了,不得已下,他只有再深入剖析,让她彻底迷途知返。

    他道:“他不喜欢女人,你死了这条心吧。”

    这话一出,偌大的办公室,彻底死寂。

    林雪儿不敢置信的眨了眨眼睛,可想而知她的内心经受到了多大的刺激,甚至开始怀疑,怀疑自己刚刚那么一刹那是把自己内心里最憧憬的画面幻想出来了。

    “咳咳。”第三道声音唐突的从门口处传来。

    林景瑄听着这一声很明显是从两人背后发出的声音,僵硬的扭了扭脖子。

    打死他自个儿都不敢相信自己不过就是随口造谣造谣,结果却被当事人撞破了。

    他张大嘴巴,整个人都处于紧绷神经状态。

    完了,完了,他会不会被许晟毅这匹狼给咬死?

    林雪儿嘴角抽了抽,同样是看向门口处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男人,道:“我需要出去吹吹风。”

    言罢,她落荒而逃,直接把自家哥哥丢给了敌方,任他自生自灭吧。

    林景瑄尴尬的站在屋子中间,嘴角抽筋似的痉挛着,他想说话,又不知道从何说起,这算不算是搬起石头把自己砸个半死不活了?

    虽然他想着自己应该还能拯救拯救,但从未想到主刀医生会是他最大的敌人,他怕是会死的很痛苦。

    许晟毅关上了办公室大门,说着:“以后谈论什么很的事,还是需要关一下门。”

    林景瑄低下头,索性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手足无措的收拾着自己很是干净的办公桌,他今天怎么一点文件都没有?

    许晟毅走到他身侧,语气一如既往的波澜不惊,他道:“我大概都不知道自己竟然不喜欢女人。”

    “咳咳咳。”林景瑄成功的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许晟毅贴心的把手绢递给他,“我更不知道自己在林公子眼里居然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林景瑄差点一个激动咬舌自尽了。

    许晟毅目不转睛的注意着他那千变万化的脸色,就像是变色龙那般,自己一句话,他的脸色就立刻变化一个色,五彩斑斓,可爱极了。

    林景瑄的脑袋埋得更低了。

    “虽然我有些小心机,但也不算是那种不讲道理的野蛮人,如果林公子对我有什么误会,大可以直言不讳,不必藏着掖着。”

    “哈哈哈。”林景瑄心虚的笑了笑,“许先生言重了,我跟我妹妹只是开个玩笑,玩笑而已。”

    “这也确实只能当做玩笑,如果当真了,就不好玩了。”许晟毅指甲轻叩着桌面,“但我这个人虽说看着蛮讲道理的,可是毕竟被人议论了是非,我这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

    林景瑄小声嘟囔着:“我就当做赔罪,请许先生吃顿饭,您意下如何?”

    “会不会强人所难?”

    林景瑄摇头,“这怎么能算是强人所难呢?许先生太见外了,我们两家毕竟是世交,你和我,是兄弟。”

    许晟毅刻意的走到他面前,几乎与他只有一拳之隔,他俯下头,靠在他耳侧,有意的压低着声音,他道:“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女人的?”

    林景瑄被他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差点吓出心肌梗塞,一个人动弹不得的站在他面前,他不知为何,总觉得他的手正一上一下的在自己的皮鼓上面摩擦着。

    许晟毅很满意他这个呆若木鸡的状态,可能是真的被吓坏了,林景瑄的整个表情全是写满了:

    他不会看上我了吧,他好像在用眼神轻薄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