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唐逸〕〔快穿:我成了女主〕〔武谪仙〕〔不败赘婿李子安〕〔开局抽女帝,把把〕〔漫威:开局签到凯〕〔余生我们不走丢〕〔乔七七顾时礼〕〔山有木兮〕〔回到民国当导演〕〔许亦云苏晚〕〔穿成反派的绿茶小〕〔我的世界之开局继〕〔酒神:开局一只小〕〔微风轻轻起好想嫁〕〔最强医圣林奇〕〔快穿这个反派太稳〕〔敖阙〕〔黄丽华〕〔我是掌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655章 他是逢场作戏
    江清河从未想到对她细致入微照顾的男人会是演戏。

    她不敢相信这个男人的演技会有多么的可怕,让她毫无察觉他的虚情假意。

    往事的一幕一幕,如走马观灯那般回忆在脑海里,每一帧都向她诉说着他对她的情深义重。

    她深信,程易不可能欺骗她的。

    程易躺回了床上,闭上双眼,似乎是不想再继续和她纠缠这个没有必要的话题。

    江清河谨小慎微的朝着他伸出双手,那小心翼翼的样子,着实是让人打心眼里心疼。

    程易瞥了她一眼,依旧是冷冷冰冰的说着:“你该回你的房间睡觉了。”

    “程易,今天是愚人节对不对?你就是想跟我开个玩笑,是不是?”江清河自欺欺人的问着。

    程易嗤笑一声,“你可以继续当做这是一个玩笑。”

    “程易,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江清河伤心欲绝的红了眼,“我不相信你对我的那些体贴,那些照顾,都是演戏,我能感受,感受到你对我的真心。”

    “我说过了,你可以把我刚刚所说的一切都当做笑话听听就结束了,不必当真。”程易翻过身,索性背对着她。

    江清河不肯罢休的走到了另一边,继续与他面对着面,她道:“你始终不肯相信我,是吗?我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堪?”

    “你是或不是你心里比谁都清楚。”

    “既然这样,你何必假戏真做跟我结婚?”江清河质疑道。

    “只有结婚了,你想要离开,就没有那么容易了。”程易突然一笑,眼底处全是难以掩饰的邪佞。

    江清河表情愣了愣,她千想万想都没有想到他会是因为这个理由和她领证。

    他这是想囚禁自己一辈子?

    江清河被这个想法惊出了一身冷汗。

    以往的欢声笑语就像是魔音一样膨胀在脑子里,她的双腿不受控制的往后退了好几步,满目惊恐的望着和自己四目相接的男人。

    他的笑,掺着鸩毒,一滴就能要了她的命。

    夜,忽然沉闷的有些压抑了。

    夜风乍起,呼啸着吹拂过医院的长廊。

    半夜三点,整个住院部落针可闻。

    徐萌萌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两眼空寡的望着天花板。

    屋子里忽然响起开门声,这个时候来人,任谁清醒的时候都会给一丝丝反应,然而,徐萌萌却依然没有动静的睁着两只眼。

    她眼里的彩色,只剩下灰白了。

    陈霆动作轻盈的关上了房门,刻意的放低着脚步声,一步一步朝着病床走去。

    徐萌萌嗅到了熟悉的味道,陈霆不喜欢喷香水,但他的身上总是隐隐约约的飘散着有一股很清淡的薄荷香,而这种香味不同于普通薄荷的清凉,仔细一闻时,可能是他沐浴香波的味道。

    以前,她特别痴迷这种味道。

    只是,现在,她竟是有些恐惧闻到它。

    在注意到来人是陈霆之后,徐萌萌几乎是逃避似的把自己藏进了被子里,浑身上下都是止不住的颤抖着,看那样子,是被吓得不轻。

    陈霆忙道:“别怕,是我。”

    徐萌萌这下子抖得更厉害了,用着哀求的语气阻止着他靠近自己,“别过来,求求你别过来。”

    陈霆知晓她在避讳什么,当真保持距离的后退了好几步,安抚着她的情绪道:“你别急,我没有再过来了,你别闷坏了自己。”

    徐萌萌卷起被子把自己藏得更深更紧了,她道:“你出去,你出去啊。”

    “好,我这就走,你别激动。”陈霆落荒而逃,从未有过的窘迫,他站在空荡的走廊上,浑身都是无力感。

    徐萌萌慢慢的掀开了被子,房间里,又一次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陈霆知道她能听见自己说话,他道:“我就在门外,你有什么需要的叫我一声,别逞能。”

    徐萌萌无助的抱紧着身体,脑袋掩在被子里,痛哭失声。

    陈霆听见了里面那轻微的哭泣声,继续说着:“别害怕,有我在呢,你昨天还让我好好的生活着,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好好的活着。”

    徐萌萌拉过被子彻底将自己藏进去。

    陈霆还在自言自语着:“我有个小秘密,迫不及待的想要和你分享,你想听吗?”

    徐萌萌条件反射性的掀开了被子,她没有作声,却比任何时候都集中精神。

    她不得不嘲笑自己,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跟他站在一起?

    徐萌萌,你脏了,你浑身都脏了,精神、身体,全部都脏了。

    “我进来和你说好不好?站在这里,等下把护士吵醒了,她们肯定会跑过来把我赶跑的。”陈霆轻轻的推开一丝门缝。

    “不要。”徐萌萌仓惶中把自己又藏进了被子里。

    陈霆慌不择路般把门关上,“好好好,我不进去,你别闷坏了自己。”

    “陈先生,你回去吧。”

    “我今天守在外面一整天了,好不容易等到你父亲离开,我才寻着机会偷溜上来的,如果我现在走了,怕是没有机会和你分享我的小秘密了。”

    徐萌萌知道他在说安慰自己的话,难受的扭过头,“何必呢?你不需要这么对我的,你回去吧。”

    “你现在不想听也没关系,我们以后再说,我今天在外面站了一天,你让我进去坐坐行不行,我不说话,就坐一会儿。”

    徐萌萌还是于心不忍的露出被子一角,“外面有椅子的。”

    “走廊上太冷了。”

    徐萌萌依旧藏着自己,道:“你进来吧。”

    陈霆推门而进,当真是一言不再发,安静的坐在沙发上。

    整个病房,恍若人去楼空的死寂。

    徐萌萌闷得有些受不住了,掀开被子把自己的脑袋漏了出来。

    陈霆坐在离她至少有五米的沙发上,两眼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见她像个受惊不已的小猫戒备的盯着自己时,抿唇一笑。

    那一笑,如春风吹拂而来,带着盎然的生机,在平原大地上洒下数不尽的种子,须臾,便是春暖花开。

    他笑起来,很温暖。

    两人就这么一声不响的对视了很久很久,似一分钟,似一个小时,又似天长地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林平李静名字〕〔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古斯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