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诺爱请深爱〕〔彩虹在转角白汐纪〕〔异世孤寂剑神〕〔左道倾天〕〔邪君的第一宠妃〕〔女神的上门豪婿(又〕〔女神的上门豪婿〕〔校草殿下太妖孽〕〔孙猴子是我师弟〕〔我在豪门当夫人〕〔真千金她是全能大〕〔寒门贵子〕〔我真不是装逼打脸〕〔才不是魔女〕〔快穿之不服来战呀〕〔风水师秘闻〕〔团宠大佬的马甲又〕〔快穿之女帝今天依〕〔张继海〕〔反穿越调查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658章 都是误会
    黄昏,一辆车疾驰的驶过泊油路,最后急刹在马路中间。

    江清河双手紧紧地握着方向盘,她望着眼前那条一路延伸到仿佛没有尽头的路,突然间陷入了迷惘。

    她如果就这么回江家了,她的自负,她的骄傲,都会荡然无存。

    她不能让所有坐看她笑话的人得偿所愿。

    不能回去,她不能就这么狼狈的回去。

    江清河准备掉头。

    后视镜突然闯入一辆车。

    江来看了一眼前面的车子,打开车门,走了过去。

    江清河急忙戴上墨镜,伪装着自己的情绪,她道:“爸。”

    “你怎么回来了?”江来轻咳一声,“就你一个人?”

    江清河莞尔,“我知道您不想见到程易,所以我就一个人回来了。”

    江来冷哼,“事已至此,难不成我还能用刀子架在你们的脖子上逼你们离婚?”

    江清河撒着娇,“我就知道爸对我最好了。”

    “得了得了,今晚上刚好有做你最喜欢的狮子头,走吧。”

    江清河升上车窗,看了一眼镜子里自己那憔悴的脸,急忙掏出化妆盒涂涂抹抹了好一阵。

    江家大宅,灯火通明。

    江清柠正坐在沙发上翻看着杂志,听着门口处传来的走动声,不以为然的看了看。

    “姐姐也回来了?”江清河刻意的侧着身子,她的右脸还有些浮肿,虽然简单的化了一个妆,但仔细观察下,还是会发现一些不对劲。

    她决不允许自己在江清柠面前失了威风。

    江清柠合上杂志,“我回不回来还得先跟你报备一声吗?”

    “我只是没有想到姐姐也回家了。”江清河顺了顺自己的头发,故意寻着借口,“我先去趟洗手间。”

    江来脱下外套递给了佣人,“我怎么觉得清河有点不对劲?”

    江清柠笑了笑,“她今天化妆了,还化得挺浓的,似乎在掩饰什么。”

    “难怪我觉得她眼睛有些奇怪,你们这些女孩子回个家也要浓妆艳抹,别糟蹋自己的脸了。”江来用着温毛巾擦了擦手,“你今天跑回来做什么?”

    “我陪陪您还不好吗?”江清柠挽着江来的胳膊,“爸,我想吃您做的辣蟹。”

    江来一指头戳了戳她的脑门,“原来是嘴馋了。好,今晚上爸就给你大展身手。”

    江清河藏在洗手间里,左右仔细观察着自己的脸颊,她不放心的把盘起来的头发放下来,调整着方向有意无意的遮住了脸。

    “清河。”江夫人敲了敲门。

    江清河关上水龙头,打开厕门,“妈。”

    “就你一个人回来?”江夫人忍不住揶揄道:“不会是新婚燕尔吵架了吧。”

    江清河顿时委屈的红了眼。

    江夫人察觉到气氛不对劲,当机立断的把她拉进了房间里,担忧道:“究竟怎么了?”

    “妈,他骗我,他是骗我的。”江清河掩面痛哭。

    江夫人愕然,“怎么会呢?程易怎么会骗你呢?你先别哭,好好的跟我说说。”

    “叩叩叩。”唐突的敲门声打断了母女间的谈话。

    佣人道:“夫人,程先生来了。”

    江清河神色一凛,惊恐的看向自己的母亲。

    江夫人忍俊不禁道:“你说说你这孩子,吵架就吵架,瞧瞧,还说程易欺负你,人家都亲自找上门来哄你了。”

    “不是的——”

    “妈。”程易推门而进,笑道:“我应该改口了吧。”

    江夫人听着这一声妈,心都快被融化了,连忙牵起他的手拍了拍,“诶,好孩子,该叫妈了,确实是该叫妈了。”

    程易将目光投掷到一旁不吭声的江清河身上,朝着她伸出右手,温柔道:“我知道三言两语解释不清楚,清河,我只想你相信我,我和露西不是报道上的那样,我们只是在谈论公事。”

    江清河摇着头,“你还想着——”

    程易走到她面前,替她擦了擦眼角的泪痕,“我知道你生气了,是我不对,我不该被记者拍到那些敏感的画面,对不起,你不生气好不好?你要我做什么都行,我写检讨,你就原谅我一次好吗?”

    江夫人忙道,“我们清河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当面解释清楚就行了,清河,你也别为难程易,工作上的事难免会有接触,咱们作为女人,不能太斤斤计较。”

    “妈说得对,以后我一定谨言慎行,不再做落人口实的事。”程易牵着她的小手,目光缱绻,“不生气了,好不好?”

    江清河两眼一眨不眨的望着近在咫尺的男人,他的话一半真一半假,可是那双眼里,满满的都是情谊,她在想,他对她肯定是有感情的,他内心深处,爱着的人还是她。

    只是有时候,过往的事在折磨他,所以他才会糊里糊涂的那么铁石心肠的对自己。

    她应该相信他的。

    程易细细的抚摸着她的眉眼,“我们出去吧,该吃饭了。”

    “嗯。”江清河点头,任他大手掌握着自己的小手,又温暖,又踏实。

    江清柠瞧着携手走来的两人,真是扎眼极了。

    江来坐在主位上,用着一家之主的语气说道:“我让你进门,不是因为我认可了你,我只是想着上门是客,不好拒绝罢了。”

    “爸,我替您倒酒。”程易打开自己带来的白酒,一次性斟满了一整杯,他又道:“我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有欠考虑,我先自罚一杯。”

    言罢,他当真是连眼皮都不带眨一下,一口闷。

    江来眉头轻蹙,“酒不是这么喝的。”

    程易笑着继续倒满,“第二杯我还是罚自己先斩后奏,让您和妈担心了。”

    江来按住他的手,“喝的太急容易醉。”

    “这是我应该做的。”程易连灌了自己三杯。

    江来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得了得了,我也不是什么冥顽不灵的老顽固,你们自己做的决定,以后有什么后果,自己担着就行了。”

    江清柠不得不感叹自家表哥是认准了父亲的死穴上门了,他以前就想着两个女婿和他像好兄弟一样不醉不归,如今,大女婿是沈三爷,他可没有胆子跟他痛饮三百杯。

    而程易,肯定是偷看了答案,这一连串操作,招招见血封喉,太高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