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环斗罗〕〔毒门太子妃〕〔雷霆具现师〕〔苏扬叶慧云〕〔精灵侦探社〕〔崛起在港综世界〕〔脑海里飘来一座废〕〔这是我的星球〕〔宁璃陆淮〕〔我真的只有一个老〕〔隋末之大夏龙雀〕〔大奉打更人〕〔我真不是仙二代〕〔一世龙皇〕〔叶慧云〕〔无限血核〕〔旧日盗火者〕〔王婿叶凡〕〔医婿叶凡〕〔妖魔哪里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662章 自残
    徐萌萌的头重重的磕在了地上,剧烈的疼痛感让她混沌的意识终于有了点点清醒。

    她愕然的看着闯进视线的男人,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和他保持距离。

    陈霆气喘吁吁的喘着粗气,他不敢想象自己如果再晚进来一步会是什么情况,那种恐惧感让他浑身都在发抖。

    徐萌萌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蜷缩在墙角,双手抱着膝盖,把头埋了进去。

    陈霆气急败坏的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不说话的丫头,不由得加重语气道:“你知道你刚刚在做什么吗?”

    徐萌萌不吭一声,恍若自己什么话都没有听见那般,自欺欺人的一言不发。

    陈霆急的绕着屋子转,他道:“你是不是想死?”

    徐萌萌还是不说话。

    陈霆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了一把刀,扔在了她面前。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她一跳。

    徐萌萌惊恐的抬了抬头,有些不明白他要做什么。

    陈霆蹲在她面前,将刀子塞进她手里,“你为什么要死?做错事的从来不是你,你为什么要用这种方法来惩罚自己?”

    徐萌萌颤抖着想要扔掉刀子,她摇头,拼了命的摇着头。

    陈霆再道:“如果那晚上不是我把你赶走,你就不会发生那种事,冤有头债有主,这一切的是非因果都是因我而起,要死的那个人也应该是我才对。”

    徐萌萌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对方拉着自己的手将刀子狠狠的刺进了他的身体里。

    滚烫的血液顺着刀柄湿了她一手心,徐萌萌不敢置信的大喊了一声,“啊。”

    陈霆态度决然,下手又快又狠,几乎不留一点余地。

    锋利的刀刃扎进了他的心脏处,他仿佛都能感受到心脏在刀尖上疯狂的颤动着。

    徐萌萌害怕的抽出了双手,“不要,不要。”

    陈霆双手捧着她的脸,“该死的人从来不是你,而是我们这种臭男人,你怎么那么傻?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那么傻?”

    徐萌萌胆战心惊的从地上爬起来,她想着出去找医生,却因为蹲的太久双腿发麻,她一站起来就趔趄着往地上摔去。

    陈霆单手撑在地上,血液一滴一滴的晕开在地板上,他朝着她,笑得悲怆,“我那天跟你说的小秘密,你还想听吗?”

    徐萌萌踉跄着往外跑,手刚刚接触到门锁,倏然一惊,不为其他,她好像听见了什么我想和你在一起的话。

    她好像听见了啊。

    陈霆笑着望着她的背影,明明笨重的身体却像是羽毛一样轻飘飘的摔在了地上,再也没有了意识。

    徐萌萌两眼发直的看着身前紧闭的门,在那么一刻,她觉得自己血肉淋漓的身体,好像不药而愈了。

    “萌萌?”徐逸天推开门见到的便是这么一副情景。

    她的妹妹呆若木鸡的站着,双手还沾满了红色的液体,一闻时,空气里飘散着一股难以掩饰的血腥味,待他看清楚屋内的情况时,这才发现地上还躺着一个人,地板上晕开了一大片血迹。

    徐逸天仓皇的关上门,错愕道:“萌萌,你杀了他?”

    徐萌萌猛地回过神,摇头,“叫医生,叫医生。”

    又是一阵兵荒马乱。

    江清柠坐在病床一侧,小心翼翼的替徐萌萌把满手心的血清洗干净。

    徐萌萌时不时的会重复问一遍,“他没事吧?”

    江清柠点头,“没事没事,医生正在缝伤口。”

    “他真的没事吗?”徐萌萌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江清柠把染血的毛巾放进盆子里,面色凝重道:“萌萌,是你动手的吗?”

    徐萌萌一个激灵抬起头,眼瞳里是止不住的惊慌。

    江清柠生怕又刺激了她,忙道:“是我嘴笨说错了话,你别急,我们不说这个话题了。”

    徐萌萌看着地上被清理干净的一摊血,似是自言自语的说着:“他拉着我的手,把刀子刺进了身体里。”

    “……”江清柠始料未及传说中人人敬畏的陈霆会是个自虐狂。

    徐萌萌不愿意再回忆那触目惊心的一幕,双手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脑袋,“是我伤了他,就是我伤了他。”

    “不关你的事,萌萌,咱们不去想了,不想了。”江清柠抱着她颤抖的身体。

    徐萌萌魔怔般的紧咬着自己的手,“他的血全部都溅到了我手上,原来血的温度是这么烫。”

    “萌萌——”

    徐萌萌忽然冷静下来,她抓住了江清柠的手臂,两眼一瞬不瞬的注视着她,“他好像还对我说了一句话。”

    江清柠见她坐直了身体。

    徐萌萌笑了起来,“他说想要和我在一起。”

    江清柠表情一滞,她不知道这是徐萌萌幻想出来的,还是陈霆真正这么说了,但眼前这个女人给她的状态很不对劲。

    “我知道,他是在骗我的,我这么脏了,他怎么还会要我?”徐萌萌一个劲用力的敲着自己的头,“我怎么那么脏?”

    江清柠抱着她,“不脏的,我们萌萌很干净,比什么人都干净。”

    徐萌萌声嘶力竭的哭喊着,“清柠,我配不上他的,我满身都是那恶心的痕迹,我好难看。”

    江清柠见她一口咬住了自己的胳膊,用力之狠,几乎一嘴下去便是血肉模糊。

    徐萌萌满嘴都是血腥味,胳膊上传来难以忽视的疼痛,她却依然死死的咬着。

    江清柠扳开了她自残的嘴,害怕道:“萌萌,你冷静点,你冷静一点。”

    “我想死——”

    “哐当”一声,紧闭的房门被人从外野蛮的推开了。

    陈霆苍白着一张脸,几乎不见一点血色,他就这么摇摇欲坠的站在门口处,憔悴的看着里面自己折磨自己的小丫头。

    徐萌萌见到来人,忽然乖巧的停止了动作,规规矩矩的坐在床上,像个犯错的小学生老老实实的低着头承认着自己的错误。

    江清柠惊愕的站起身,“陈先生,您的伤——”

    “沈太太,能麻烦你先出去一下吗?我有话想和徐小姐单独聊聊。”

    江清柠看了一眼徐萌萌的状态,担心道:“您现在的身体——”

    “麻烦沈太太先出去。”陈霆走到了床边,双手紧紧地撑着床栏,他好像在隐忍着痛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真没想重生啊〕〔万族之劫〕〔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第一战神杨风〕〔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大周仙吏〕〔北玄门〕〔天官赐福〕〔麻衣神婿〕〔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在秦朝当神棍李〕〔剑来〕〔飞虎战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