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戏曲大佬到天王〕〔我竟然死了300年〕〔我是如何当神豪的〕〔资本江湖的最后一〕〔奥灵猎人〕〔戏精娘子总想毒死〕〔明骑〕〔都市之最强大爷〕〔谢邀!高考弃权,〕〔道仙小剑客〕〔腹黑王爷的悍妃〕〔傅先生我们和好吧〕〔仙界第一卧底〕〔在超凡港综遇到美〕〔徒弟都是大魔头〕〔天命之族〕〔我的老婆超迷人〕〔文唐〕〔我的白富美老婆〕〔剑剑超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665章 你觉得你配吗
    江清河自然能够听出来,这个女人是在嘲讽自己,嘲讽她这朵花已经凋零。

    露西从容而淡定的坐在沙发上,单翘起一腿,那修长的大长腿在礼服下若隐若现,更是平添了几分朦胧的诱惑感。

    程易坐在她对面,嬉笑连连,“今天活动上的那席话,真的是让我太意外了。”

    露西表现的大气又不拘小节,她刻意的前倾着身体,女人本色似露非露,她笑道:“你也是让我很意外,和我一唱一和,让合作方找不到任何理由拒绝。”

    “听你这么一说,我们还真是天作之合。”

    江清河端着咖啡,碰巧听见了这么一句话,倏地双手一紧,目光阴鸷的瞪着有说有笑十分暧昧的两人,甚是不甘的闯入了两人的视线,打断了他们的欢声笑语。

    露西接过咖啡,带着一丝挑衅的微笑看向不施粉黛的江清河,轻呷一口咖啡,道:“江小姐还是和以往一样,果真年轻就是好,满脸都是胶原蛋白,不化妆,也是美的不可方物,哪像我,卸了妆就是一脸褶子。”

    江清河端庄得体的坐在程易身侧,右手自然而然的落在他的膝盖上,“露西小姐言重了,你也不老,都说半老徐娘风韵犹存,我瞧着露西小姐正当是最美好的年华。”

    “江小姐这言外之意还是说我老了啊。”露西笑着放下咖啡杯,“这咖啡怎么喝都有点变味了,可能是泡的人手法不一样,所以说这再完美的开始,碰上不完美的人,都成了瑕疵。”

    “好了,我们在谈正事,你进房间看会儿书。”程易扭头看向不为所动的女人,用着吩咐的语气命令着。

    江清河莞尔,“我烤着小面包,我去瞧瞧时间到了没有。”

    露西没有说话,目视着江清河离开的背影,不知为何,就是突然想笑,而且是一种别有韵味的嘲笑。

    江清河进了厨房,隐忍着内心汹涌的怒火,双手紧握成拳,长长的指甲陷入皮肉中,轻微的疼痛刺激着她的理智,她不能自乱阵脚。

    如果她表现的太生气,岂不是正中了这个女人的下怀。

    “程易。”露西突然开口,“我觉得你的眼光真的很差劲。”

    程易笑而不语。

    露西走到他面前,啧啧嘴,“就算我成不了你的妻子,我也不想你自甘堕落到和这种女人有纠缠,你这样,只会让我怀疑自己曾经的眼睛是不是瞎了。”

    “我们说好今天只谈公事不谈私事。”程易打开电话,“坐下吧。”

    露西轻笑道:“可惜有些话我不吐不快,心里堵得慌。”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不会后悔今天的这个决定。”

    露西恍若听了一个大笑话,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是啊,也算是我自作多情替你瞎担心。”

    言罢,露西便是头也不回的摔门而出。

    哐当一声,震得门板都抖了抖。

    江清河听着外面传来的响动声,诧异的从厨房跑了出来。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们两个人竟然自己谈崩了?

    江清河面上是难以控制的喜悦,看得出来程易还是向着她的。

    程易已经失了继续办公的兴致,面无表情的关上了电脑。

    江清河装作看不懂的样子焦急的跑上前,“露西小姐怎么走了?”

    程易回头瞥了她一眼,眼底的厌恶情绪没有半点掩饰,他道:“所有人都好言相劝我不能娶你,你可真是了不起的女人,让所有人都嫌弃和戒备。”

    江清河愣了愣,惊慌道:“程易不是这样的,都是误会,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么编排我,过去的所作所为我已经付出了代价,你也看到了,我得到了惩罚。”

    “你觉得那点惩罚够吗?”程易站起身,缓慢的朝着她走来。

    江清河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后退,“难道还不够吗?是不是非得我死了,他们所有人才会开心高兴?”

    程易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冷笑道:“死?你想着就这么简简单单的结束自己的罪孽?”

    江清河挣扎着,“程易,你对我究竟是什么感情?你昨天明明就像是阳光一样温暖又美好,为什么今天又变成了狂风暴雨?”

    “你觉得你配吗?”程易甩开她的手,怒目,“我娶你从来不是为了和你天长地久。”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江清河双手捧在心口处,面色痛苦又绝望,“如果你不爱我,为什么要娶我?”

    “是你机关算尽要我娶你,难道你忘了?”

    “可是我爱你啊,我是因为爱你才会不惜一切代价和你在一起。”

    “江清河,你说你爱我?”程易不可抑制的大笑起来,“你跟我在一起,从来不是因为爱,而是你的虚荣心。”

    “你是这么看待我的?”江清河摇了摇头,恍若心如死灰了那般往后趔趄了一小步,“既然这样,我们散了吧。”

    程易皱了皱眉,这个女人现在又是唱哪一出?

    江清河摇摇晃晃的往卧房走去,“你说得没错,我是因为虚荣心和你在一起,所以我不会跟你离婚,哪怕你从今以后不会碰我一下,不会和颜悦色的好好对我,在外人眼里,我依然是你程易的合法夫人。”

    程易跟在她身后,本想着再继续和她据理力争一番,却发现这女人把房门锁上了?

    江清河背靠在门上,斜睨一眼身后被她紧锁的房门,轻嘲一声,跟我玩心机吗?

    程易敲了敲门,“我话还没有说完——”

    “你不用再说了,你可以用婚姻囚禁我一辈子,没关系,我不反抗,不拒绝,只要我还是你程易的太太,我就心满意足了,至少虚名,我担上了。”

    “你把门打开。”程易更是加重力气敲门。

    哐哐哐的,整个走廊上都传来回响。

    程易本以为这个女人油盐不进不会开门了,他准备放弃的刹那,房门倏地打开,下一瞬,女人直接扑倒了他面前,以着风卷残云的趋势一口咬住了他的唇。

    江清河的动作又快又猛,她咬下的瞬间,便尝到了血腥的铁锈儿。

    程易吃痛的将她推开,“你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林平李静名字〕〔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