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山村小神医〕〔高人竟在我身边〕〔豪婿〕〔重生之创业人生〕〔舒盼顾绍霆〕〔朝仙道〕〔我在地府当团宠〕〔最豪赘婿(又名:〕〔霍少接住,天上掉〕〔乱古剑帝〕〔三国之曹家逆子〕〔药植空间有点田〕〔女学霸在古代〕〔抗战之铁血救国〕〔穿成大佬的反派小〕〔大唐:神级熊孩子〕〔三国之巅峰召唤〕〔最强神医赘婿〕〔催妆〕〔将武生之武家庶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666章 只能用老方法了
    江清河嘴角染血,更添了几分妖孽感。

    她笑意盎然的抬起手,随意的擦了擦嘴边的血迹,道:“我就想看看你程易是不是铁石心肠做的。”

    程易摸了摸自己破了个口子的唇角,眉头轻蹙,“我话还没有说完——”

    “还有继续谈下去的意义吗?”江清河嗤笑一声,“程易,我已经明白了,你没有爱过我,我也骗过你,所以我们算是扯平了,既然各自都算计过彼此,谁也别再说自己是受害者。”

    “你这话是在质问我?”

    江清河又一次准备关门。

    程易伸手挡在门口处,“你有资格来质问我吗?”

    “是,我没有资格,所以我选择沉默。”江清河抬起脚一脚踢在了男人的膝盖上,下一刻,以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将房门关上了。

    程易捂着疼痛的膝盖,龇牙列齿的瞪着又被关上的房门,愤怒的用手砸了砸,“你给我出来。”

    “你的房间在隔壁。”江清河回答。

    程易哭笑不得道,“那是书房。”

    “那不是你一直睡着的地方吗?”

    “……”程易觉得自己才是最愚蠢的那个人,这一切原本都是他在主谋策划,怎么现在自己倒成了她的将计就计?

    夜深:

    嘈杂的城市渐渐的恢复宁静。

    十四院内,落针可闻。

    江清柠趴在床上,时不时的会留意一下大门的动静,这都快晚上十一点了,三哥还没有忙完工作?

    她的眼皮子都在开始不停的打架了,她撑着意识瞪直了眼睛。

    不行,她必须要坚持下去。

    沈烽霖动作轻盈的推门而进。

    屋内还是灯火通明,小丫头正趴在被单上,瞧那样子,好像是睡着了。

    江清柠是听见了脚步声,可是眼皮子太沉重,她尝试着睁了睁,最后还是放弃的睡了过去。

    沈烽霖温柔的将她抱回了被子里。

    江清柠身体本能的抱住了他的胳膊,嘟囔着:“三哥。”

    “嗯,我在,睡吧。”

    江清柠迷迷糊糊的看了他一眼,“我等了你好久。”

    “我知道,睡吧,我就在你身边。”

    江清柠往他怀里拱了拱,“不是说、说男人三十似虎吗?”

    沈烽霖不知道这丫头从哪里听说的这些虎狼之词,忍俊不禁道:“那都是胡说八道的。”

    江清柠摇头,“我想你禽兽一点。”

    沈烽霖捂住她的嘴,“乖乖睡觉。”

    江清柠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竟成了梦呓,连她自己都听不见自己说了什么。

    翌日。

    江清柠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了起来,她懵懂的环顾着屋子,旁边的位置早已没了人。

    她揉了揉自己睡意惺忪的双眼,这才想起昨晚上自己忘记了什么。

    她自责的敲了敲脑袋,不是说坚持到底吗?怎么一时大意就马失前蹄了?

    医院:

    病房形势一触即发。

    徐萌萌面色凝重道:“你说沈三爷一到晚上就躲着你?”

    江清柠点头如捣蒜,“

    我表现的有那么如狼似虎吗?”

    徐萌萌捏了捏下巴,故作老神的说着:“不,不是你表现的如狼似虎,而是你太饥饿了,把正直不阿的沈三爷吓到了。毕竟上了年龄的人,可能都或多或少有点肾虚。”

    江清柠恍然大悟,“难怪他前段时间一直在喝中药。”

    徐萌萌眉头紧蹙,“你身为妻子,不应该一天天的想着那种不正经的勾当,你应该从心灵上好好的慰藉他。”

    “可是我瞧着他最近虎虎生威,不像是虚的样子。”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徐萌萌有些难以启齿。

    江清柠神色紧张,“传说中的什么?”

    徐萌萌目不转睛的望着自己的好姐妹,犹豫一番之后,还是实话实说,“传说中的腻了。”

    “……”江清柠如雷轰顶,她跟沈三爷结婚才两年啊,这么快就腻了?

    徐萌萌再道:“也有可能是我杞人忧天,男人嘛,总有几天不舒服的日子,我们应该体谅体谅他们。”

    江清柠轻咬红唇,摸了摸自己的脸,“我难道这么快就人老珠黄了吗?”

    “要不我们试试老方法?”徐萌萌建议道。

    江清柠不明,“什么老方法?”

    徐萌萌轻咳一声,“如果一个男人出现了疲惫期,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我们要刺激他的神经,要让他重新燃起对婚姻的向往和追求,我们用药吧。”

    江清柠下意识的捂住她的嘴,“你这一本正经的说出这种话,让我这心里真正的一点缝都没有了。”

    “上次你拜托我买的,我家里还有很多,就是不知道过期了没有。”

    江清柠扶额,“放在哪里了,我自己去找。”

    徐萌萌仔细的想了想,“这么重要的东西,我不可能随便乱放,应该是在我床底的保险柜里,密码就是我的生日。”

    门外,两人准备推门而进,但听着里面传来的谈论声,两人皆是不约而同的停止了动作。

    陈霆一脸讳莫如深的看了看旁边气宇轩昂的沈三爷,似笑非笑道:“我是不是听错了什么?”

    沈烽霖镇定自若道:“陈先生也是男人,有些话不必说破。”

    陈霆点头,“毕竟大家都上了年龄,有点力不从心,我很明白。”

    “陈先生何必这么妄自菲薄,虽然我懂得男人一岁一个坎儿,但我瞧着陈先生还是老当益壮。”

    “咱们这算不算是五十步笑百步?”

    “陈先生也知道什么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两人各自都当做什么都没有听见那般转身分道扬镳了。

    约莫五分钟后,两人又不约而同的从两侧走回来。

    沈烽霖率先开口道:“好巧,陈先生也是来探病的?”

    陈霆点头,“沈三爷是来接沈太太的?”

    两人心照不宣的同时敲了敲门。

    江清柠有些心虚的推开了一丝门缝,“三哥,你来了。”

    “嗯,该吃午饭了,有想好要吃什么东西吗?”

    江清柠敞开门,“我去拿包包,你等我一下。”

    电梯前,沈烽霖按下电梯键,他偷偷瞄了一眼旁边的小丫头,那心不在焉的样子肯定是在盘算什么。

    江清柠道:“萌萌让我去帮她拿一套干净的换洗衣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