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环斗罗〕〔毒门太子妃〕〔雷霆具现师〕〔苏扬叶慧云〕〔精灵侦探社〕〔崛起在港综世界〕〔脑海里飘来一座废〕〔这是我的星球〕〔宁璃陆淮〕〔我真的只有一个老〕〔隋末之大夏龙雀〕〔大奉打更人〕〔我真不是仙二代〕〔一世龙皇〕〔叶慧云〕〔无限血核〕〔旧日盗火者〕〔王婿叶凡〕〔医婿叶凡〕〔妖魔哪里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670章 男人何苦为难男人
    “一个小时前,我们接到报案称阿斯山出现一桩命案,一名男子被抛尸在荒野,目前警方正在调查真正死因,暂时先排除自杀的可能性,应是一桩十分凶残的谋杀案。”

    徐萌萌关上电视,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噤,“这大白天的还有人敢谋财害命?”

    江清柠削着苹果,道:“这有大路你不走,偏偏去没有人的小路,你说不劫你劫谁?”

    “这里可是京城啊,敢在天子脚下伤人性命,这人也太无法无天了。”

    “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关心国家大事了?”江清柠打趣道。

    徐萌萌轻咳一声,“这不是医院里太无聊了吗?”

    “要不我给你办理出院手续?”

    徐萌萌按住她的手,苦笑道:“我觉得我身体还有点不舒服,还得在医院里住几天,没事,无聊就无聊,身体最重要。”

    江清柠看破不说破道:“你那点小心思,明眼人一瞧就能猜个七八不离十。”

    徐萌萌低下头,傻傻发笑,“你昨晚上用了没?”

    江清柠一想起那事,头皮都在发麻,她刻意转移着话题,“昨天的那点小雪太小了,今天天一亮,全都融化了。”

    “你这问东说西的样子像极了做贼心虚。”徐萌萌凑上前,“最好坦白交代。”

    江清柠把袖子挽了起来,毫不保留的露出自己伤痕累累的胳膊。

    徐萌萌瞠目结舌道:“他打你了?”

    江清柠面颊一阵发红,“不是打的。”

    徐萌萌似乎想到了什么,扑哧一笑,“情难自禁,情难自禁,我懂了,我懂了。”

    江清柠捂住她的嘴,“你一个小姑娘怎么一天天的就爱说这些虎狼之词,稳重一点,矜持一点。”

    “看来我的那些药还是有效果的。”

    “得了吧,你的那些药把沈天浩害得半死不活,现在还在床上瘫着。”

    徐萌萌更是惊愕了,“你把药给沈天浩吃了?”

    江清柠也觉得着话里的意思有点不对劲,急于解释道:“不是给他吃了,是他阴差阳错的吃了。”

    “这种东西怎么可能吃错?”

    “我本来是给三哥吃的,他听到了我们的计划,所以将计就计给了沈天浩,然后他就拉的半死不活了。”

    徐萌萌忍俊不禁道:“幸好药是给沈天浩吃了,否则你家三爷瘫在床上,你还不得心疼死。”

    门外,正准备敲门的两人又一次互相看了看彼此。

    陈霆的目光甚有挑衅之意的落在了沈烽霖身上,不得不再次怀疑他是不是真的不行了。

    沈烽霖知晓他的打量意图,索性侧过身,与他面对面四目相接,让他更是看得清清楚楚。

    陈霆道:“虽说这话有些不中听,但我认识好几个中医,沈三爷需要名片吗?”

    “我竟不知道陈先生原来偷偷摸摸的看了这么多医生,不得不感叹一句岁月不饶人,果然上了年龄,曾经年少时再厉害,也得认命,该吃药就得吃药。”

    陈霆点头,“我毕竟是过来人,所以我认为这虚还是得尽早补,不然再过一两年,可就虚不胜补了,瞧瞧江小姐,那如花似玉的年纪,如果沈三爷技不如人,怕是得退位让贤了。”

    “陈先生这么说怕也要未雨绸缪,算起来,徐小姐可比陈先生年轻不少,这小女孩的新鲜劲一过,保不准就失了原先的兴致,你也说了,这如花似玉的年龄,怎么甘愿过着寡妇式平平无奇的生活。”

    陈霆笑了起来,“都是男人,何苦为难男人。”

    “这逞一时嘴快,到最后也只会两败俱伤。”

    言罢,两人又一次分道扬镳,各自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须臾,两人不约而同的站在了病房前。

    陈霆道:“好巧,又见面了,沈三爷是来接沈太太的吗?”

    沈烽霖不置可否,“今天天气不错,准备带我家丫头出去逛逛。”

    “沈三爷兴致真好,那我就不多打扰了。”言罢,两人同时敲了敲门。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林家大宅,笑声朗朗。

    林雪儿正吃着冰淇淋刷着肥皂剧,听着玄关处传来的脚步声,下意识的抬了抬头。

    林景瑄拖着身心疲惫的身体推门而进。

    “哥,你这是干嘛去了?”林雪儿放下电脑,迎面走上前。

    林景瑄委屈的一把抱住自己的妹妹,“幸好,幸好今天没有让你去。”

    林雪儿被他弄得更是懵逼了,忙道:“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许晟毅就是一禽兽。”林景瑄破口大骂。

    林雪儿听得眼睛都发直了,迫不及待道:“他对你做了什么?你这身衣服不像你的风格啊。”

    林景瑄拍了拍身上的灰,“是他的。”

    “你穿着他的衣服?”林雪儿一惊一乍道。

    林景瑄蹙眉,“我穿他的衣服很奇怪吗?”

    林雪儿傻笑着摇了摇头,“没有,没有,很正常,很正常。”

    林景瑄口干舌燥的连喝了好几口冰水,这才平静下来,全拜许晟毅这个贱男人所赐,他今天一整天都轴转在警局里,身为目击者,也身为嫌疑人,他们两被连番问了十几遍。

    毕竟,他们两个大男人大路不走,偏是走僻静而阴寒的小路,怎么看怎么奇怪,就像是去抛尸似的,专挑见不得人的地方遛。

    这下好了,把自己遛成了嫌疑人,还得再接受好几轮的传唤。

    唯一庆幸的是没有让雪儿过来,如果他们孤男寡女出现在那种地方,以后他家雪儿还怎么嫁人啊。

    林雪儿转悠在他四周,欣喜若狂道:“二哥,你还没有说他都对你做了什么?”

    “他害得我心力交瘁,你知道吗?”林景瑄长叹一声,“以后别再我面前提起这个人。”

    “他是不是对你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林雪儿期待着他的回复。

    林景瑄想了想,这话有些些不对劲,但又好像应该这么问,不然还能怎么问?

    林雪儿再问,“他是不是捏住了你的手,跟你在四下无人的地方——”她说着说着掩面笑了起来。

    她好像磕到了自己最想磕的cp啊。

    林景瑄轻咳一声,“他跟你说了?”

    林雪儿噌的一下子瞪大眼睛,“真的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真没想重生啊〕〔万族之劫〕〔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第一战神杨风〕〔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大周仙吏〕〔北玄门〕〔天官赐福〕〔麻衣神婿〕〔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在秦朝当神棍李〕〔剑来〕〔飞虎战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