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戏曲大佬到天王〕〔我竟然死了300年〕〔我是如何当神豪的〕〔资本江湖的最后一〕〔奥灵猎人〕〔戏精娘子总想毒死〕〔明骑〕〔都市之最强大爷〕〔谢邀!高考弃权,〕〔道仙小剑客〕〔腹黑王爷的悍妃〕〔傅先生我们和好吧〕〔仙界第一卧底〕〔在超凡港综遇到美〕〔徒弟都是大魔头〕〔天命之族〕〔我的老婆超迷人〕〔文唐〕〔我的白富美老婆〕〔剑剑超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676章 我爸不要我了
    沈天浩如同泄了气的皮球完全瘫倒在轮椅上,他不甘心的双手紧扣着扶手,最后犹如认清了现实的失败者,狼狈的痛哭着。

    江清柠不再多言的将手绢递给他。

    沈天浩抽着气,哽咽道:“她为什么要嫁给程易?这个男人有什么好的?他无非就是比我多了一双腿。”

    “沈天浩,你难道忘了你这双腿也是她江清河害的?”

    沈天浩愣了愣,他好似有意的逃避着这个话题,滑动轮椅就往车前走去。

    江清柠望着他那布满了沧桑的背影,心里也说不上什么滋味,就觉得这孩子已经无药可救了,就算江清河将他遍体鳞伤,他依旧认为那是他心里的白月光。

    “姐。”江清河不知什么时候又去而复返了。

    江清柠回了回头,见着打开铁门又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女人,道:“你还想说什么?”

    “我能跟你谈谈吗?”江清河做出着邀请手势。

    “我并不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可谈的。”

    “下个月爸爸生日,我想给他一个隆重的生日宴会,毕竟这些年,我们江家也是跌跌宕宕,爸也老了不少,我们也应该好好的尽一份孝心,你觉得呢?”

    江清柠自上而下的审视她一番,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个女人在欲盖弥彰什么。

    江清河道:“外面冷,姐姐愿意跟我进屋子谈谈吗?”

    “我们感情也没有深厚到需要促膝长谈,你有什么话就长话短说,不必进去了。”

    “我屋子里泡好了你喜欢的红茶。”

    江清柠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倒霉孩子,见他眼巴巴的望着他们,那双眼都快贴在了江清河身上。

    江清河莞尔,“姐,你也不想我再和沈天浩有什么纠缠吧。”

    “我更不想你和我表哥再纠缠下去。”江清柠犹豫一番还是推门而进。

    江清河笑意盎然的跟在她身后。

    客厅里,茶香袅袅。

    江清河切好了水果,摆放的有模有样,她道:“我知道姐姐喜欢吃草莓,这是昨天才空运回来的,特别甜,你试试。”

    “那些客套话,你也不必说了。”江清柠单翘起一腿,没有理会她的殷勤。

    江清河坐在她对面,端庄得体的微笑着:“爸想着从简,但我寻思着近来多事之秋,也是该好好的举办一场宴会热闹热闹,姐姐认为呢?”

    “你都决定好了,问我还有意义吗?”

    “你是姐姐,我当然要尊重你的意见。”

    江清柠呷了一口红茶,漫不经心道:“我尊重爸的意见。”

    “姐姐的意思是不准备办了?”

    江清柠站起身,瞥了她一眼,“你开心就好。”

    “姐姐,既然这是你的意见,我也不好拒绝,那就咱们一家人坐在一起好好的吃顿便饭。”江清河恭恭敬敬的将她送出了家门。

    “免得自讨没趣,弄得最后食不下咽,这顿饭还是免了,你们吃你们的,我们吃我们的,互不干涉。”

    “可是爸最大的希望是见着我们两姐妹握手言和,我知道我曾经犯了很多错,惹了你不愉快,但我已经改过自新,你就当让爸爸开心一点,我们一起吃顿便饭,好吗?”

    “你倒是挺会用爸来压我的,江清河,你觉得我吃这套吗?”江清柠轻嘲了一声她的以自我是。

    “我明白你不屑和我谈这些事,但无论如何,我们都是血浓于水的一家人。”

    江清柠瞧着她那说来就来的眼泪花,如果说哭戏都有段位的话,这江清河的眼泪,绝对是王者层面,能够秒杀一切演技派啊。

    那我见犹怜的小女人委屈样,如果被沈天浩看见了,不得又心疼的哇哇哇的。

    黄昏,阳光竟是有了几分萧瑟感。

    沈氏大楼地下停车场:

    沈烽霖刚坐上车子,就见一人从角落里突然冲了出来。

    司机下意识的踩死刹车,两人因为惯性都是不约而同的往前扑。

    陈静静绕到车窗前,两手拍打着窗户。

    沈烽霖沉着脸色降下了车窗,“陈小姐,你知道你刚刚在做什么吗?”

    陈静静苍白着一张毫无血色的脸,她小声道:“三哥哥,我能上车吗?”

    “陈小姐有话请直说。”

    陈静静摇头,“我能上车再说吗?”

    司机恭恭敬敬的下了车,往旁侧走了至少十米远,确定再也听不见两人的谈话后,背对过身,拿出一根烟,不敢抽,就这么放在鼻子上嗅了嗅。

    陈静静生怕对方会反悔,连忙绕到另一侧坐在了沈烽霖旁边,她两眼含泪道:“三哥哥,我爸要和我断绝父女关系。”

    “这是你们陈家的私事,我一个外人不好过问,你也不必跟我细说,我们也没有熟稔到可以分享各自的家庭秘事。”沈烽霖的言语中全是疏远。

    陈静静这下子更是委屈了,她几乎是本能的抓住了他的衣角,哭哭啼啼的说着:“我爸为了一个外人不要我了,三哥哥,我心里好难受。”

    “陈小姐,我说过了,你不需要跟我分享你家人的事,如果你没有别的话可说,请下车吧。”

    “三哥哥连你都这么对我吗?”

    “陈小姐的话有些歧义,我们之间本身就没有什么牵连,何来对你好还是对你坏的说法?”

    陈静静摇头,“我还记得你允诺过要娶我的。”

    “陈小姐可能记错了,我从未允诺过任何人我要娶她。”

    “我不会记错,你说过等我长大,就把我抱回家藏起来,这每一个字我都刻在心里,像烙印一样这辈子都忘不掉。”

    沈烽霖已经不想再和她多说一个字,转过身,意图明显。

    陈静静咬了咬牙,“你果然对我没有半点情谊。”

    沈烽霖闭目养神。

    陈静静却依然没有离开,坐在车里,就这么目不转睛的凝望着他的侧颜。

    车库里的灯光很暗,碰巧有一抹落在他的眉宇间。

    陈静静特别迷恋这个男人,不是因为他长相英俊,那是有一种人,天生的气质就让人痴迷,不言不语间,也是霸气侧漏。

    像小孩子的糖果一样,她尝到了第一次,怎么都不可能放手了,哪怕最后玉石俱焚,她也不愿意这么美好的东西和任何人分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林平李静名字〕〔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