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诺爱请深爱〕〔彩虹在转角白汐纪〕〔异世孤寂剑神〕〔左道倾天〕〔邪君的第一宠妃〕〔女神的上门豪婿(又〕〔女神的上门豪婿〕〔校草殿下太妖孽〕〔孙猴子是我师弟〕〔我在豪门当夫人〕〔真千金她是全能大〕〔寒门贵子〕〔我真不是装逼打脸〕〔才不是魔女〕〔快穿之不服来战呀〕〔风水师秘闻〕〔团宠大佬的马甲又〕〔快穿之女帝今天依〕〔张继海〕〔反穿越调查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678章 你还有未来吗
    沈娉霜隐隐约约间看见了火焰中心处还有一个人,不敢置信道:“静静,你在做什么?”

    陈静静充耳不闻她的声嘶力竭,继续痴迷的抱着沈烽霖,她温柔的说着:“虽然过程会很痛,但马上就会解脱了,三哥哥,你听,窗外飞来了喜鹊,他们一定是在庆祝我们同生共死。”

    “静静,那是老三,你在做什么?”沈娉霜认出了被绑着的男人,更是惊慌失措的往里面冲,可是火势太大,她不敢贸贸然的跑进去。

    陈静静抚摸着他的下巴轮廓,喜不自胜道:“没有人会再阻止我们了,以后你就是我一个人的,那些嫉妒我们的人,再也找不到理由拆散我们了。”

    “静静,你千万不要做傻事,你快出来,你不要做啥事了。”沈娉霜用着沙发垫子不停的扑打着火焰,却依旧是杯水车薪,火焰越烧越旺,几乎快要将中心处的两人吞没了。

    陈静静高兴极了,她仿佛都能触碰到火苗就在她面前熊熊燃烧,她的头发好像着火了,她能感受到被灼烧的疼痛越来越强烈。

    终于到了那一刻吗?

    ……

    “滴答滴答。”

    病房里,有滴水声传来。

    不知过了多久,好像是一天,一周,一个月。

    陈静静浑身难受的睁开了双眼,她望着那白茫茫一片的天花板,心里的期许一下子完全落空了。

    她没死!

    陈静静尝试着动一动手臂,这才发现自己全身都被绑了纱布,她每动一下,都像是皮开肉绽的剧痛。

    沈娉霜提着白粥走进了病房,她似乎已经料到了陈静静会醒来,面色凝重的把粥碗放在了桌上。

    陈静静口干舌燥,喉咙一阵一阵发紧,她想说话,这才发现自己声带受损,只得啊啊啊的发不出一个音节。

    沈娉霜语气沉重道:“你别说话了,你吸入了不少浓烟,声带受损,想要开口说话还需要一段时间。”

    陈静静认命的闭上了双眼,只是不甘心的双手紧扣着床单,她没有想过活,她一点都没有想过要继续活下去。

    沈娉霜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摇了摇头,“你为什么要做这种傻事?我是你姨,你有什么话就不能和我说吗?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我难道会不帮你?”

    陈静静扭过头,她也不知道自己哪里痛,好像全身都在痛。

    沈娉霜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一些,“你知道你做了什么事吗?如果再晚半分钟你就得活活被烧死了。”

    陈静静笑出了声,她走到这一步,好像就没有想过要活下去。

    沈娉霜绕到她面前,“你是想和老三一起死,是吗?”

    陈静静看着她,没有半分隐晦,她的意图太明显了。

    沈娉霜弯下腰蹲在她面前,“你糊涂了吗?你觉得死了就一了百了,你有没有想过万一没有死呢?”

    陈静静确实是没有想过那一步,在她的计划里,他们必死无疑,可是谁也没有料到沈娉霜会突然跑来,她的一切期许全部落空了。

    她现在活着,确确实实还不如直接死了。

    沈娉霜扶额,“老三伤的比你轻,他很快就会来找你,到时候你可有想过后果?”

    陈静静还是那满不在乎的一声轻笑,她好像也没有什么可怕的。“沈家不会饶了你,你现在变成这样,你也不会再有未来了。沈娉霜难受的双手捂住脸。

    陈静静并没有听明白她的意思,但她也没有什么可在乎的。

    沈娉霜擦了擦眼泪,“无论如何,活着也总比死了好。”

    陈静静闭上双眼,纱布下被烧坏的皮肤一点一点的磨灭着她的意志,疼痛感,让她连昏迷都成了奢望。

    “哐当”一声,紧闭的病房门被人从外野蛮的推开了。

    沈娉霜被吓了一跳。

    沈老夫人怒不可遏的闯了进来,瞪着病床上的毫无生气的女人,愤怒的掀开被子。

    陈静静被一股蛮力刺激的止不住的痉挛着。

    沈娉霜焦急道:“嫂子,有什么话等静静好一点再说,她伤的太严重了。”

    “连死都不怕,还怕疼吗?”沈老夫人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的望着差一点就杀死了她儿子的罪魁祸首。

    陈静静虚弱的睁开双眼,支支吾吾的想要说什么,却是说不出一个字。

    沈老夫人没有半分疼惜,不顾她是不是重伤到只剩下一口气,抬起手便是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

    “啊,啊,啊。”陈静静难以忍受剧痛的大叫出声。

    沈娉霜于心不忍,挡在老夫人面前,“嫂子,你先冷静一下,静静现在很虚弱,你这样会害死她的。”

    沈老夫人冷哼一声,“她怕死吗?”

    沈娉霜摇头,“她已经后悔了,她知道错了,你先冷静冷静,等她恢复一些,你有什么话再来对她说。”

    沈老夫人推开碍眼的沈娉霜,看着奄奄一息的陈静静,目眦尽裂,道:“我今天留你一口气,你别以为我会饶了你,我们沈家,从来都不是善茬,从来都不是任人欺负的主。”

    “嫂子——”

    “看好她,别让她死了,不然太便宜她了。”沈老夫人将擦完手的纸巾扔进了垃圾桶,临走前再瞥了一眼连动都动不了的女人,满眼的憎恨,无处掩饰。

    沈娉霜心疼的摸了摸陈静静的脸,纱布下,散开点点红霜,怕是又流血了。

    “可怎么办啊?静静,以后你可怎么办啊。”

    陈静静疲惫的闭上双眼,她毫不关心自己的未来。

    医院的另一栋楼,娴静的病房里,传来阵阵欢声笑语。

    江清柠削着苹果,打趣道:“所以说你让陈霆留下来了?”

    徐萌萌羞赧的低下头,“他毕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怎么能让恩人离开呢?这种以怨报德的诨事,我做不出来。”

    “你那点小心思,我会不明白?”江清柠放下果皮,“你就说吧,心有所属了吧。”

    徐萌萌推了推她的手臂,“咱们看破不说破。”

    江清柠切下一块苹果递给她,“我瞧着你最近红光满面,怕是有好事将近了吧。”

    徐萌萌摸了摸自己的脸,“什么好事?”

    江清柠凑上前,笑逐颜开道:“我们萌萌该出阁了。”

    徐萌萌脸蛋刷的通红一片,她佯装微怒道:“我得赶紧让三爷把你接走。”

    “我家三爷这两天出差了,没人管我。”

    “难怪你一大早就耗在我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