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家妈咪是巨星宁〕〔万亿资产〕〔现在我想做个好人〕〔澳洲风云1876〕〔我本狂婿〕〔女总裁的贴身强兵〕〔农园医锦〕〔能穿越的我该怎么〕〔重回2003〕〔我外婆是武则天〕〔当代华佗〕〔喜时归〕〔侧福晋娇养日常〕〔重生六零我成了反〕〔名侦探修炼手册〕〔我靠科技种田兴家〕〔52345348〕〔我从来都不主动〕〔农门小厨娘:夫君〕〔大唐妖怪图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684章 饶她一次
    夜深人静。

    “叮铃铃……”一阵唐突的手机铃声打乱了屋内的安宁。

    江清柠睡意朦胧的凭着记忆去摸索着床边的手机,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号码,直接按下接听,嘟囔着:“谁呀?”

    “是我。”

    那低沉的嗓音恍若高山流水下最怡然自得的泉水叮咚声,又如炎炎夏日里最和煦的微风拂面而过,让人心旷神怡而流连忘返。

    江清柠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她道:“三哥?”

    “吵着你睡觉了?”

    江清柠看了看手机屏幕上的时间,凌晨三点了。

    她道:“你今天很忙吗?”

    “嗯,这才刚结束。”

    “我之前是不是打扰了你工作?”

    “没有,手机一直放在车上,忘了拿。”

    江清柠右手搭了搭平坦的肚子,欣喜道:“三哥什么时候回来?”

    “可能要晚一点,怎么了?”

    “没、没事,就是问问。”江清柠躺回了床上,仰头望着天花板,“想你了。”

    男人的声音忽然沉默了许久。

    江清柠听不见回复,心脏倏地七上八下的打着鼓,她以为是电话挂断了,不确定的看了看屏幕,数字还在累加,证明对方还在连线中。

    约莫三十秒之后,男人突然轻笑了出声。

    江清柠瞬间面红耳赤,“三哥,你笑什么?”

    “我也想你了。”

    江清柠亦是情不自禁的笑出了声,卷过被子把自己藏了进去,她声音低低道:“三哥,我等你回来。”

    “好。”

    电话挂断。

    江清柠羞赧的从被子里伸出了脑袋,面朝着清风明月的窗外,笑的更是难以掩饰。

    夜色渐深,医院内外,更显死寂。

    狭长的走廊,一人面色凝重的站在了一间病房前。

    病房外的两名保镖尽职尽责的拦下了对方。

    陈霆道:“我是她父亲。”

    保镖们面面相觑一番,最终还是主动退开了。

    陈静静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正两眼空寡的望着那苍白而单调的天花板。

    身体还是难以言喻的疼痛,每一寸被烧毁的肌肤都在拼了命的报复她的自作主张,她很想死,可是疲惫到连咬舌自尽都办不到。

    陈霆漠然的看着如同砧板上任人刀俎的陈静静,目光清冷,没有半分父母该有的慈祥与和蔼。

    陈静静自嘲般冷笑一声,“你还来做什么?看我死没死吗?”

    “是沈娉霜不停的给我打电话。”陈霆环顾屋子,“我当真没有想到你会做出这种事。”

    “既然你不认我这个女儿了,我的事,也不需要你再多费口舌的过问。”

    “我本不想再过问你的事,可是我现在不能坐视不管,你差点烧死的是沈烽霖,就算我和你断绝父女关系,我们陈家也要给沈家一个交代。”

    “还要什么交代?把我的命交给他们就是了。”陈静静不屑一顾道。

    “他们稀罕的是你的命吗?”陈霆嘲笑着她的天真,“你以为死了就能一了百了?”

    陈静静闭上眼,不予再谈这个话题。

    “他们不会让你死,也不会让你活,你知道那是什么折磨吗?”陈霆俯下身凑到她面前,“就如同你现在这样,半死不活的躺着,哪怕想要结束这一生,都没有机会。”

    陈静静以为自己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她终归是血肉之躯,她怕疼。

    陈霆摇了摇头,“你可以继续再这么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只希望事到临头时,你别后悔。”

    “爸。”陈静静痛苦的大喊一声,“我走到今天这一步,都是你们一个个逼我的。”

    “从来没有人逼过你,是你的一意孤行导致的下场。”

    “我没有。”陈静静声嘶力竭道,“是你们,你们才是推波助澜的凶手。”

    “你到现在还只想着推卸责任?”

    陈静静倔强的不肯认错,她咬着牙,“我明明有一个最幸福的家庭,可是短短数月,我的妈妈死了,我的爸爸把我赶出家门,我的一切都毁了,我现在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厌弃,我沦落到今天这一步,是我的错吗?”

    “是,也有我自己的责任,我从不会推卸自己的错,我一直努力的弥补那些错误,可是你呢?执迷不悟,还为非作歹,肆意妄为的伤害无辜的人,我陈霆是教过你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可是我没有教过你违背道德和人伦。商人讲的是利益,不是你死我活。”

    “我只想要得到梦寐以求的东西,也是错了吗?”陈静静情绪一阵激动,仪器开始不停歇的报警。

    “沈烽霖不是东西,不是你抢到手就一定会成为你的私有物,他是个人,有血有肉的人,我只能想办法撮合你们,而不能强逼着他离婚。这事本身就是错误的,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可是你答应过我的,只要是我想要的,你都会给我办到,终究是你食言了。”陈静静哽咽道。

    陈霆背对过身,声音也是透着一种无法言语的疲惫,他道:“那你该恨的人应该是我,不该是那些无辜的人。”

    “我恨你,我就是因为恨你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陈静静撕心裂肺的吼了出来,一口气没有提上来,就这么直接晕了过去。

    陈霆回头看着她落魄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是我的错,你要同归于尽的人应该是我才对啊。”

    翌日,日出江边。

    沈老夫人刚从车上走下,就见一人满面憔悴的挡在了她面前。

    沈娉霜哭哭啼啼的抓住了老夫人的手臂,断断续续的说着,“嫂子,我求求你饶过静静一次好不好?”

    沈老夫人已经不想和她再继续这个没有必要的话题,作势准备离开。

    沈娉霜踉跄着跟上前,她一夜未眠,整个人都像是随时都会断线的风筝,摇摇欲坠着。

    沈老夫人径直进了住院部,对于身后亦步亦趋的女人,全然的漠不关心。

    沈娉霜紧随其后,最后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跪在了老夫人面前。

    这一动作,当真引起了周围不少人的注意。

    纷纷窃窃私语着。

    沈娉霜哀求着,“嫂子,我求求你,答应我好不好?你要求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你饶过静静一次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