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殿萧天策〕〔第一女婿〕〔唐朝林轻雪〕〔你是我的万千星辰〕〔万族之劫〕〔江小北沈清瑜〕〔无敌天王归来〕〔张诺李世民〕〔我在大唐开酒馆张〕〔厉爷,团宠夫人是〕〔医鸣惊人:残王独〕〔王的女人谁敢动〕〔掌权人〕〔夏天周碗秋〕〔先锋〕〔首席继承人陈平〕〔夏天周婉秋〕〔我真要逆天啦〕〔九叔的掌门大弟子〕〔天王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687章 被戳中了伤痛处
    程易看着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可能是因为戳破了这层纱,这个女人也不再跟自己逢场作戏。

    她现在这样子,就像是一朵带刺的玫瑰,娇艳欲滴,锋芒毕露,让人想着靠近,却又怕被她扎的遍体鳞伤。

    江清河将碎片一一收捡起来,随意的擦了擦指头上的血迹,准备离开。

    程易下意识的抓住了她的手。

    江清河瞥了一眼,“程先生想说什么,直言不讳便是了,不必动手动脚。”

    程易侧过头,目光如炬,“你现在是连演戏都不想演了?”

    “哪怕我想跟你假戏真做,在你眼里,也是虚情假意,得力不讨好的事,我不屑做。”江清河轻轻的拂开了他的手。

    程易眉头微蹙,“你现在又在耍什么把戏?”

    “在你程易眼里,我就是别有意图,或者是心机叵测,反正就不是一个正大光明的好人,既然这样,大家都不必烦恼,你不看见我,不就成了,我们都彼此挂着一个虚名,谁也不妨碍谁。”

    程易咬了咬牙,更是用力的攥着她的手腕,“你以为这就够了?”

    江清河正视着他的双眼,“你觉得不够,可以打我骂我,我任你处置。”

    言罢,她抓起他的手,狠狠的抽在了自己的脸上。

    程易条件反射性的缩回了自己的手。

    江清河忍俊不禁大笑起来,“你怕了?不敢了?”

    程易转过身,“我只是回来拿文件的,你好自为之。”

    江清河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嘴角噙笑。

    “叮咚……”

    程易前脚刚走不到五分钟,门铃响起。

    江清河站在玄关处,目不转睛的望着镜头前不请自来的女人。

    露西似乎等了许久没有等到屋主人开门,索性自己输入密码推门而进。

    江清河道:“露西小姐可真是不见外啊。”

    露西环顾四周,“我以为江小姐会换了密码。”

    “露西小姐无事不登三宝殿,你有话直说吧。”

    “也没什么事,就是闲来无事四下转转。”露西径直入了客厅,“程易不在家?”

    “让露西小姐白跑一趟了。”江清河也不打算待客,继续躺在美人榻上晒着太阳。

    “没事,我也可以和江小姐好好聊聊。”

    “我们之间就不必寒暄了。”

    “不妨聊聊初次见面时江小姐不顾一切救我的恩情。”

    江清河神色一凛,刻意的避开这个敏感话题,侧过身,以背示人,“露西小姐如果没事,请回吧,我需要午休了。”

    “江小姐那日的壮举当真是让我铭记在心,我时时刻刻提醒自己,江小姐是我的救命恩人,无论如何,哪怕她就是跟我抢男人,我都要成全她。”

    江清河没有回复她,任她一个人自言自语。

    露西继续说着:“现在想想,江小姐还真是说到做到,不露声色就抢了我的未婚夫,可是让我伤心难过了好久。”

    “你说完了吗?”江清河坐起身,“程易不是东西,不是我说抢就可以抢走的。”

    “是啊,江小姐说得非常对,回国后,我冷静了许久,程易对我也只能说是一种职责,至于爱或不爱,我无从考究。不过这次回国,我似乎看明白了一点。”

    “你可以走了。”

    露西却是充耳不闻她的拒客,依旧自话自说着:“他对江小姐与其说是爱,不如说是一种精神上的报复。”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江清河恍若被人当面解开了旧伤疤,怒不可遏的吼了一句。

    露西倒是显得平静许多,道:“江小姐也不必生气,我不过就是随口一说。”

    “你出去,这里是私人住宅,不欢迎你。”江清河穿上鞋子,准备赶人。

    露西无奈的耸耸肩,“你这样子就像是我无意中戳中了你的伤痛。”

    “我不知道你在胡说什么,我现在要休息了,不欢迎任何人打扰。”

    “我以为我只是猜测,现在看来程易对江小姐果然没有半分情谊,与其说是情到浓时不自禁的想要娶你,不如说成他就是为了报复你才不顾一切的囚禁你在身边。”

    “出去。”江清河声嘶力竭的将女人推出了家门。

    空荡荡的屋子里,她顺着墙滑坐在地上。

    露西站在屋外,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大概还在嘲笑她的自以为是和自作聪明。

    江清河双手紧紧的捂着耳朵,不听不看不相信。

    夜色朦胧,十四院内外不知不觉起了一层浓雾。

    江清柠的前脚刚踏进家门,就听着身后传来一阵一阵急促的门铃声。

    秦妈擦了擦手上的水渍,刚一打开门就被来人给直接撞开了。

    沈娉霜疾步而至,生怕江清柠又跑了似的,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进了别墅。

    秦妈惊愕道:“你要干什么?”

    江清柠喝了一口水,被来人吓了一跳。

    沈娉霜憔悴不已,整张脸仿佛一夜之间衰老了十几岁,她差点又跪在了江清柠面前。

    秦妈戒备道:“你是沈家的那位姑奶奶?”

    沈娉霜口干舌燥,她还是说着那些话,字字都是离不开陈静静。

    江清柠当真是没有料到这个女人会这么执着,竟然追到了家里。

    沈娉霜道:“就当做我求求你,救救静静,好不好?你要我当牛做马都可以,这一次你帮帮静静好不好?”

    江清柠放下水杯,面色凝重道:“夫人,不是我不帮你,是我在徐家没有说话权,我是个外人,怎么也不能替萌萌做决定,你不该来求我。”

    “不、不是因为徐萌萌,是——”

    “你跟我闭嘴。”沈老夫人的声音如雷贯耳,虽不见其人,但只闻其声便震慑住全场。

    沈娉霜惊愕的回过头,不敢置信的看着门口处老态龙钟的老夫人。

    沈老夫人健步如飞,一眨眼功夫便走到了沈娉霜面前,她威逼利诱的说着:“我警告过你别来打扰清柠,你是老糊涂了,所以记忆退化了?需要我一次一次的提醒你吗?”

    沈娉霜浑身脱力,就这么不顾形象的跌坐在地上。

    沈老夫人抬起头,和颜悦色的看向一旁一脸懵状态的江清柠,莞尔道:“清柠你先回房间,这里我来处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