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丹〕〔陆爷的小祖宗又撩〕〔孙猴子是我师弟〕〔大奉打更人〕〔全能大佬又被拆马〕〔女总裁的第一高手〕〔邪王,你家王妃不〕〔三个姐姐砍我升级〕〔高考失利,回到山〕〔我的女团爆红了〕〔徒儿她总想改邪归〕〔我的绝美冷艳总裁〕〔灵魂冠冕〕〔神秘复苏〕〔桃源山村〕〔最强医圣林奇〕〔第五浩劫〕〔我在大唐开酒馆〕〔巨星从退伍开始〕〔闪婚甜妻:慕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691章 写检讨
    沈娉霜起先还没有反应过来沈烽霖的言外之意,细想一番后,幡然醒悟,她惊愕道:“你做了什么?”

    沈烽霖并不打算隐瞒,直言不讳道:“无论我做了什么,都是她咎由自取的下场,至于姑妈您,鉴于您这段日子的所作所为,我认为有必要断绝您和陈静静之间的所有联系。”

    “你不能这样。”沈娉霜踉跄着就往门外跑。

    医院外,停止的救护车正准备启动。

    沈娉霜不要命的直接挡在了车前,吓得司机连忙踩死刹车。

    医护人员一个个被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得不知所措,还没有回过神,车门哐当一声被人打开了。

    沈娉霜爬上了救护车,看着奄奄一息的陈静静,声嘶力竭的吼着:“你们在做什么?立刻把她送回病房,你们没有看到吗?病人很痛苦。”

    陈静静疲惫的睁开双眼,眼前虚虚实实,她看不清是谁在哭泣,但听着那声音,似乎很熟悉。

    沈娉霜小心翼翼的握了握她的手,“孩子,别怕,我在这里,谁也带不走你的。”

    陈静静只是看了她一眼,便没有力气的又昏睡了过去。

    沈娉霜心疼极了,就这么不撒手的扒拉着移动病床,“你们不能带走她,她很痛苦,她需要治疗。”

    最后,沈娉霜是被两名保安给强行拖下了救护车。

    昔日光鲜亮丽的贵妇人,此时此刻,像个落魄无依无靠的流浪汉,就这么不顾形象的跪在草坪上,意图再追上已经消失不见的救护车。

    “你们不能这样做?你们为什么要带走她,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她?”沈娉霜声泪俱下的往前爬着,不管不顾周围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看戏的旁观者,狼狈的哭喊着。

    陈霆站在二楼的窗户前,俯瞰着泣不成声的沈娉霜,冷傲的就如同一个事不关己的陌生人,最后,轻笑一声。

    真是可笑极了。

    阳光明媚,积压在窗台上的厚雪已经渐渐开始融化。

    病房里,沈天意一如既往的进退为难。

    他很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存在感,免得渺小如砂砾的自己又一次被三叔他老人家想起来。

    江清柠拿着一只橘子,一瓣一瓣的剥着皮。

    病房静的让人有一种不安感。

    “柠柠。”任凭沈烽霖在外如何的呼风唤雨,在这种氛围下,也是有一种心虚感。

    生怕自家小丫头跟他秋后算账。

    江清柠点头,“很快就可以吃了。”

    沈烽霖看着她认认真真的剥着橘子皮,明明是一个果实饱满汁水丰富的好果子,不知为何,慢慢的破了相,就像是手动榨汁一样,橘子汁一滴一滴的融进了垃圾桶里。

    怎么瞧怎么看都有点死不瞑目的即视感。

    沈烽霖默默的给她递了一张纸巾,“擦擦吧。”

    江清柠抬了抬眸,目光灼灼的与他四目相接,“你现在是嫌弃我连一点小事都做不好了吗?”

    “……”

    江清柠把已经惨不忍睹的橘子扔进了垃圾桶里,把双手擦得干干净净,“我知道自己很笨,你遇到什么事都不愿意告诉我,是很正常的,但就算这样,我也很难受被人欺骗,被人隐瞒。”

    “柠柠,我只是不想——”

    “我知道我连剥个橘子都剥不好,你肯定觉得我笨死了。我重新剥一个就是了。”言罢,江清柠从果盘里选出一颗最大最圆一看就是最甜的果子。

    “柠柠,我没有——”

    江清柠三下五除二就把橘子剥好,在他张嘴的瞬间直接塞进了他的嘴里,“甜吗?”

    沈烽霖大概也是第一次被人这么堵住嘴,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自己该说甜还是该说酸。

    江清柠皱了皱眉,“不好吃?”

    “好吃。”沈烽霖咕噜一吞就这么连嚼都没有嚼一下的就咽了下去,似乎是想身体力行的告诉对方,你剥的橘子最好吃了。

    江清柠默默的把橘子放回了果盘里,“我知道你是安慰我才这么说的,我什么事都做不好,一天到晚给你瞎闯祸,你隐瞒我也是对的。”

    “柠柠,我不想你担心。”沈烽霖尝试着握上她的手。

    江清柠委屈的转过身,“就跟这些果子一样,明明又酸又涩,你非得说是又甜又香,你就是存了心的安慰我,我真的是太笨了。”

    说完,她自责的敲了敲自己的头。

    “柠柠,真的很甜,你不信问问天意。”沈烽霖将目光投掷到角落里一直以来尽最大努力缩小存在感的家伙身上。

    沈天意被点名,硬着头皮的站了起来。

    江清柠看了他一眼,“他油腔滑调的,更不可信,明明就是你被烧伤了,他还硬是欺骗我说是同学受伤了,你们一个个的就是看我好欺骗才会串通一气的隐瞒我。”

    沈烽霖加重语气,“沈天意你真的这么说了?”

    沈天意瞠目,“三、三叔,不是您、您说不可以——”

    “闭嘴,天大的事你身为晚辈能隐瞒你三婶?”沈烽霖拍桌,“看来沈天浩的惩戒并没有让你引以为戒,既然这样,你也写个十万八万字检讨书,好好的反省反省自己的错误。”

    “……”

    “三爷你也别为难二公子了。”

    沈烽霖看向一旁目瞪口呆的家伙,反问道:“我有为难你吗?”

    沈天意连忙摇头,“三叔从来不会为难我。”

    “你瞧瞧,他是真心想要反省,毕竟他睁眼说瞎话本身就是错误的行为,写检讨书是最便宜的惩罚,他应该的。”沈烽霖言之凿凿道。

    江清柠道,“那三爷呢?”

    沈烽霖轻咳一声,“我还是病人。”

    “是啊,三爷是病人,我再无理取闹也不能为难一个病人,更何况本身就是我自己的原因,别人家的丈夫有一点伤风感冒的,身为妻子都要一阵兵荒马乱的又是陪同又是服侍,我呢?连剥个橘子都剥不好——”

    “我也写检讨,我会好好反省自己为什么要欺骗柠柠,我怎么能犯这种最低级的错误?夫妻本是该同甘共苦,无论刀山火海,我都应与她携手共进。”

    江清柠眼睛从叔侄俩身上一一巡视而过,最后起身,“我去准备纸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林平李静名字〕〔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古斯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