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夜少追妻99次最新〕〔你似流光缱绻〕〔农门丑妻〕〔宁北苏清荷〕〔开局成了二世祖〕〔全球神祇时代〕〔从灵气复苏到末法〕〔创造沙盘世界〕〔极品神医霸婿〕〔南明第一狠人〕〔寻唐〕〔这名将军温柔点〕〔长公主饶命〕〔快穿之我真的不记〕〔有神如此〕〔朕只是一个演员〕〔穿梭魂器〕〔从火影开始爆装备〕〔英雄无敌之骑士〕〔江辰唐楚楚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699章 跳楼了
    沈娉霜承认自己怕得要死,哪怕最后陈霆并没有对她做什么,她依旧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像个行尸走肉那般双眼空洞的坐在地上。

    她知道的,陈霆绝不会善罢甘休,至于如何对付她,她心里完全没有底。

    但只要能够保住陈静静,她戳破这层纸,也是值得的。

    病房内,陈静静被医护人员重新安置回了床上,崩开的伤口也得到了妥善的处理。

    她却是呆若木鸡状态的望着天花板,任凭着那些人将她动来动去。

    沈娉霜敲了敲门,再次见到完好的陈静静时,她竟是控制不住的泪流满面了。

    “你出去。”陈静静见到了撕毁了她所有希望的罪魁祸首,愤怒的大吼一声。

    沈娉霜已经料到了她肯定会生气,急忙安抚着,“我就来看看你,我马上走,你别激动。”

    陈静静双手紧紧的抓着床单,她吼道:“你为什么要对我爸说那些话?我是他的女儿,我是陈家的孩子,你为什么要说这种谎言来伤害我?”

    “孩子,我知道你肯定会很难过,可是这是唯一能够保住你的机会了。”沈娉霜咬了咬唇,泪光闪烁。

    “我不需要你假惺惺的说着为我好,我凭什么要你这个外人来保?我是生是死关你什么事。”陈静静剧烈的颤抖着,情绪越发激动。

    “因为你是我的女儿。”

    此话一出,整个病房沉默了许久许久,哪怕窗外的艳阳天突然变得阴沉,屋内的两人依然没有动作的面面而视。

    陈静静惊住了,原本还在颤抖的身体倏地就静止了,她两眼几乎都不带眨一下的死死注视着对方,好似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她刚刚说了什么话。

    什么叫做你是我的女儿?

    沈娉霜跌坐在椅子上,她几度哽咽的说着:“从你出世开始,我就看了你一眼,齐氏就把你抱走了,我以为我会带着这个秘密进坟墓,可是我没有想到你会做出这种傻事,让我不得不撕开这个真相。”

    “你、你在胡说什么?”

    沈娉霜道:“我只有告诉他们你是我的女儿,沈家才会看在我的面子上,饶你一次。”

    “我、我不需要他们饶恕。”陈静静不想再继续听她胡说八道了,拉过被子把自己藏了进去。

    话已经说到了这份上,沈娉霜已经不打算隐瞒,拉开被子,与她四目相接,一五一十,毫无保留的道:“现在鉴定结果你不是陈霆的女儿,你还在自欺欺人吗?你就是我的孩子。”

    “我不是。”陈静静反抗着。

    “你是不是也想着我和你做一次亲子鉴定才肯相信?”

    陈静静摇着头,拼了命的捂着自己的耳朵,“我求求你不要再说了,我不是你的孩子,我是陈霆的女儿,我只会是陈家的孩子。”

    沈娉霜颤抖着握上她的手,“孩子,不管你承不承认,你现在和陈霆都没有半分关系了。”

    “不会的。”陈静静失去了挣扎,如同一滩死物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我相信爸爸会来接我回家的。”

    沈娉霜温柔的替她擦了擦眼角的泪痕,“你放心,我会带你离开这里的,我们找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好好的重新开始。”

    “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陈静静推开了她的手,闭上双眼,不再看不再听。

    沈娉霜一步三回头,“我知道你需要冷静,我改天再来看你。”

    夜色朦胧,又是一夜大雪纷飞。

    “听说你要见我?”沈老夫人脱下了外套,随意的递给了身后的人。

    陈静静听着说话声,僵硬的扭了扭脖子。

    沈老夫人径直入内,屋内暖气很足,一进屋便消去了所有寒气。

    陈静静道:“我要见三哥哥。”

    “你应该知道你差点害死了他,他还在医院里养伤,来不了这里。”沈老夫人坐在沙发上,喝了一口热茶,“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我来也是一样的。”

    “我只想见他。”

    “啪”的一声,老夫人将茶杯扔在了桌上,杯中热茶瞬间泼了一桌子,她道:“你还有资格跟我谈条件吗?”

    “我只想见他。”陈静静泪水从眼角处滚出,她倔强的样子,真是让人又恨又怜。

    沈老夫人加重语气道:“我说过了,老三现在身体不方便,来不了这里,如果你没有别的话,好好躺着吧。”

    “我求求你,让我见见他,就一次。”陈静静双手抓住床栏,生怕对方就这么走了,她悬空着身子,目光灼灼的仰望着老夫人。

    “陈静静,你觉得你现在有资格跟我要求想要见谁还是不见谁吗?”

    “阿姨,你也是看着我长大的。”

    “是啊,我从未想到小时候可爱伶俐的孩子长大后会变成这般心机,着实是让我心寒。”

    “我只想见见他,哪怕是最后一面。”

    沈老夫人瞥了她一眼,“我真是觉得你可怜极了,明明手握一手好牌,却硬是被自己打得稀巴烂。”

    “连最后一面也不可以吗?”

    “哼,你别忘了你现在是谁的女儿!”沈老夫人轻哼了一声,再也不管她是哭是闹,头也不回的出了病房。

    陈静静瘫倒会床上,烧伤处的疼痛一阵强过一阵,她死死的咬着唇齿,卯足了劲从床上摔倒了下去。

    “啊。”疼痛袭来,她难以忍受的大叫了一声。

    她一路往前爬着,所过之处,全是破开揉着之后遗留下来的血迹,在午夜下,触目惊心。

    这样的人生,真是黑暗极了。

    朦胧的夜色下,沈老夫人领着浩浩荡荡一群人匆匆从院子里走过。

    嘭的一声,突然被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惊了一跳。

    所有人下意识的望过去,只见白色的雪地里,弥漫开一滩血渍,火红火红的。

    “啊。”有胆小的,早已是惊慌失措的大叫了起来。

    沈老夫人看清楚了掉下来的人,她的双眼睁的圆鼓鼓的,正死不瞑目的望着她。

    那么一瞬间,老夫人心脏都忘了跳动,她往后趔趄了一大步,浑身颤栗的瞪着地上的陈静静。

    医生们一拥而上。

    沈老夫人瘫软在地上,她透过那双眼,仿佛看见了死神的手正在自己头顶上盘旋。

    好似在那一刻,变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